🏡
PTT小說網
x
    聽到自己要駐守,雲旦與聶丞兩個進士的面部好像被灑上水然後結冰一樣,無比僵硬。

    但是,比兩個人面色變化更大的,是雲琥和雲奧這對父子。

    連方運都知道,雲旦與聶丞與雲奧交好,平時也相互幫襯,與死去的雲捷表面上也是稱兄道弟,但實際上關係一般。

    長樂雲家、富源雲家和聶家雖然結盟多年,但不同子孫從小就在不同的學社,各房之爭、嫡庶之爭永遠存在。

    方運面無表情,心中卻知道自己的話起到了作用。

    在前往斧山的路上,家主雲菏偶爾會找方運聊天,畢竟方運是最後見過雲捷的人,又直接把地圖拿來,而不是自己去取龍紋米,在雲菏心中,方運就是整個血芒古地最正直的年輕人,對方運無比信任。

    出發的第二天晚上,兩人聊到雲奧,方運就把雲奧討要地圖的事說了出來,雲菏什麼也沒說,沒想到今天提前分配駐守進士。

    雲菏在警告雲琥和雲奧父子!

    長樂雲家的家主,是雲菏!

    許多人若有所思看著看向雲琥雲奧父子。

    雲琥只比雲菏小兩歲,同樣年過五十,他呵呵一笑,道:「大哥說的是,雲旦與聶丞太小,經驗不足,外出太過危險,還是在這裡駐守為佳。」

    方運一直在觀察雲奧,發現雲奧極為不滿意這種安排,但他隨後勉強擠出笑意,道:「雲旦,聶丞,大伯父從小就對你倆特別好。看看,現在苦活累活爬山的事交給我們,你們倆在駐地可以享清閑。」

    雲旦笑了笑,道:「多謝雲伯父,那我和聶丞就守著駐地吧。您果然了解我,我是真不願意外出,就喜歡在駐地。」

    「好,那便說定了!關於獵妖,你們有何建議?雲方,你說說。」

    方運聽到「雲方」的時候還感到陌生,但很快反應過來是叫自己,竟然是談獵妖,看來做戲要做全套。

    方運從雲捷等人的隨身包裹中得到一些書籍和雜記,無論是雲捷還是其他人,大都會習慣性把一些東西記錄在紙上。

    雲捷的記錄中,就曾多次提到一個叫「黑牙」的熊妖部落,而黑牙部落就是附近的三座部落之一。

    於是方運道:「亦我所見,我們主要防備黑牙部落即可,另外兩個部落可以當作目標。」

    雲菏露出讚賞之色,道:「雲捷早在幾年前就吃過黑牙部落的虧,看來他把這件事告訴過你。這黑牙部落,的確不一般。據說部落首領是十大熊妖部落之一的『蒼牙』部落首領的兒子,不像其他小部落那樣是普通妖帥,而是一頭王族熊妖侯!」

    聽到「熊妖侯」三字,在場的一些舉人為之色變。

    熊妖侯與人族的翰林相當,一頭熊妖侯完全可以力敵五個進士,幸好只是王族,若是聖子熊妖侯,殺十幾個進士易如反掌。

    不過血芒古地只有一支聖族後裔,不存在聖子。

    一頭熊妖侯帶領一千熊妖,雲家的獵妖隊未必撐得住。

    雲菏繼續道:「在路上的時候,我已經派人探查清楚,附近共有六支獵妖隊,其中有兩支獵妖隊由翰林帶領,若是那頭熊妖侯敢進攻,我們可以發求救煙火,他們必然會前來相助。當然,按照慣例,所得的熊耳全都歸他們。」

    眾人頓時暗暗鬆了一口氣,既然有人相助,那損失一些熊耳不算什麼。

    雖然血芒古地內鬥嚴重,但很多事都在暗地裡進行,哪怕是現在的血芒古地第一大學士衛皇安,都不敢大張旗鼓殺害獵妖隊,有其他獵妖隊在,除非熊妖族進行大討伐,否則這座山谷穩如泰山。

    「雲奧,你的看法呢?」

    雲奧道:「伯父,黑牙部落既然有熊妖侯,如雲方兄所說,我等應該避開,而不是前往挑釁。以我之見,就拿最弱小的那個『白毫』部落當目標,獵殺他們外出的捕獸隊。」

    雲菏笑道:「賢侄,兩個翰林獵妖隊已經定下拿白毫部落磨礪後輩。」

    「那可惜了。」雲奧道。

    「那我們只能去殺尖石部落的熊妖了。可惜尖石部落的妖族混雜,至少三分之一不是熊妖,哪怕滅了這個部落,我們也得不到太多的好處。」雲琥道。

    康行知嘿嘿一笑,道:「雲琥老弟,你還是和以前一樣,眼裡只有好處。不管是哪個部落,只要殺就行,在老夫眼裡,什麼妖都一樣!」

    方運道:「康老先生說的是。那尖石部落雖然熊妖少,但還有一點好處,這種有其他妖類的部落,會被一些純熊妖部落排斥,就算屠光這個部落,也沒有太大麻煩。」

    雲奧不滿地看了一眼方運,覺得方運故意針對他父親。

    「雲旦,你覺得如何?你從小就機靈。」雲菏問。

    雲旦看了看雲奧,笑道:「我倒是贊同雲方與康老先生的見解,尖石部落的確是很好的目標。」

    雲琥與雲奧父子沒有再說話。

    雲菏笑道:「那就以尖石部落為目標,誰人有異議?」

    雲家眾人閉著嘴,心道血芒古地什麼時候允許有人反對家主了?

    「好,那明天我們便外出,先殺一殺尖石部落的威風!」雲菏雙眼中復仇的火焰熊熊燃燒。

    康行知道:「追殺雲捷賢侄的熊妖部落找到了嗎?」

    雲菏搖搖頭,道:「已經把熊頭交給城主,大概要等兩個月才會有結果。」

    康行知點點頭,道:「那就按照之前商定的,若是尖石部落對我們駐地無害,先去斧山找找神物,找個十天半月的,然後再獵殺尖石部落的妖族。」

    「現在是尋米季節,其他獵妖隊都以尋米為主,獵妖為輔。」雲菏道。

    「家主英明!」一個舉人急忙拍了一個馬屁。

    方運掃視其他人,發現許多人都變得輕鬆起來,看來他們以為雲菏雖然要報復妖族但不會太過激進。方運卻心知肚明,雲菏一旦得到龍紋米田,必然會招兵買馬,不掃蕩幾個部落決不罷休,大帳里的人最後能有一半活下來就不錯了。

    「先吃飯,吃飽喝足再說!」雲菏笑呵呵道。

    不多時,熱乎乎的飯菜上來,眾人吃完,開始你一言我一語討論進山尋找神物的細節,方運靜靜聽著,很少插嘴,反而被人認為謙虛知禮。

    夜深了,晚宴結束,方運回到自己的帳篷,繼續讀書學習,直到凌晨四點才睡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