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菏騎在蛟馬之上,手持馬鞭指向那個山坡,道:「今晨,有人發現一支約三百之數的熊妖隊伍從這裡進山,我們今天要做的,就是在山中抓住它們,然後盡數殺死!」

    大多數人都只是覺得奇怪,但沒有深想,可有文位的讀書人們則大都陷入沉思,意識到這件事情不簡單。

    方運看了看知道內情的雲琥雲奧父子,兩人都沒有表現出驚訝。

    雲菏的好友康行知老進士看向雲菏,欲言又止。

    三個進士都沒有開口,其他人也不敢多說什麼,跟隨雲菏繼續前進。

    普通馬匹在這種斜坡之上難以前行,但對蛟馬來說,只要坡度不超過六十度,行走起來輕而易舉。

    一千兩百人的獵妖隊伍沿著斜坡進入斧山。

    隊伍消失在斜坡上的時候,西面的血色迷霧中,一隻漆黑的烏鴉無聲無息飛過。

    位於東面的霧氣里,一頭鷹妖兵出現又很快消失。

    斧山山體漆黑,植物卻都有些許紅色。

    方運雙目中有才氣偽裝成的紅光,進入斧山後,越發覺得不適應這種景色。

    不過,在踏上漆黑的斧山的一剎那,方運感到文宮中的蟠龍似乎睜開眼,但又很快閉上。

    「莫非……」

    方運眼中閃過一抹喜色。

    眾人繼續趕路。

    地圖上的標誌十分清楚,由於雲捷隨行的人中有人學過算術,雲捷又是畫道一境之人,只要記下地圖,可以輕鬆找到道路。

    山路崎嶇,前行艱難,到了中午,眾人才翻過一座山。

    午休時分,眾人默默拿出乾糧吃著飯,大多數人若有所思。

    獵妖隊格外沉默。

    方運吃著雲家早就準備好的乾糧,包著甜漿的細麵餅兩個,醬牛肉半斤,鹹菜一塊,紅心雞蛋一個。

    吃的過程中,方運看了一眼普通士兵的乾糧,他們左手拿著黑中透著紅色的粗麵餅,右手拿著發黑的鹹菜,每人都有一塊不足半兩的腌肉。

    吃完之後,輔修農家力量的舉人在小範圍內施展「春風細雨」,讓眾人喝上乾淨的水。

    休息了兩刻鐘之後,隊伍再次啟程。

    在進入山谷的第三天,也就是十一月二十的上午,獵妖隊終於發現了一隊妖族。

    所有人都愣了。

    方運騎著蛟馬,目光有些發直,心道沒想到真碰著妖族了,不過這些妖族和想象中的差距有點大。

    前面有三十多頭妖族,實力最高的也不過是一頭狼妖將,還有七頭妖兵,其餘的都是妖民。

    和普通膘肥體壯的妖族不同,這三十多頭妖族十分瘦弱,而且每一頭都十分蒼老。

    方運過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這些妖族中沒有熊妖,應該是被部落拋棄的,讓他們自生自滅,除非他們能在斧山裡找到神物,否則最終只能在深山老林里覓食。

    「留下四個活口問話,其他妖族都殺掉!」

    雲菏說完,眾人立刻展開攻擊。

    方運沒有用出唇槍舌劍,只用血芒古地聖廟裡也有的戰詩詞進行攻擊。

    片刻之後,戰鬥勝利。

    雲菏親自審問這些妖族,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信息,只知道他們的確是被部落拋棄的妖族,除非能在斧山中找到聖血玉,否則只能死在斧山之中。

    雲菏確定后,殺光最後的妖族,獵妖隊繼續上路。

    妖族不需要光鐵或四角羚羊,甚至哪怕對龍紋米的需求也不高,只當是一種普通的稀有神物,但是,能讓龍紋米生長的血玉,是妖族最渴求的神物之一。

    血芒古地的人口中的血玉,在妖族被命名為「聖血玉」,這是為了和普通的血玉區別開,畢竟在聖元大陸或妖界,都把血色的玉石叫血玉,血液凝聚成的玉石也叫血玉。

    人族眾聖吃龍紋米,而妖蠻眾聖則靠聖血玉梳理氣血。

    據說,聖血玉是聖位生靈的鮮血埋入土中后,在特別的條件下經過幾十萬年的變化而形成的神異之物。

    普通的眾聖鮮血就算放再多年,也無法形成聖血玉。

    目前只有兩個地方產出聖血玉,一個是血芒古地,另一個就是傳說中的葬聖谷。

    偏偏這兩個地方無論是妖族還是人族都很難進入,尤其是葬聖谷,百年一開,眾聖意志肆虐,無敵聖體橫行,恐怖的力量足以破滅星空,能活著出來就不錯了,沒有誰挑挑撿撿。

    血芒古地中有一座名為「黑石」的城市,城牆由斧山的黑石打造,這座城市最出名的地方是,有一塊血芒古地唯一的聖心血玉!

    那塊聖血玉裡面,有一顆妖族半聖的心臟!

    僅僅那一塊聖心血玉,就可以種植十畝龍紋米田,而且經歷了三百多年,至今沒有絲毫變化。

    龍紋米五年一熟,一畝可產五百斤,有一塊聖心血玉,意味著平均每年可獲得一千斤龍紋米。

    人族一位半聖一年也只能吃五百斤龍紋米而已。

    血芒古地各城種植外加野外所獲的龍紋米,平均每年大約可得三萬多斤,三分之一要交易給聖院,另外兩萬斤平均一下,每個大學士家族平均一年只能得三百餘斤。

    在血芒古地,只有吃龍紋米的家族,才能不斷出現翰林或大學士。

    方運扭頭看了看那些妖族的屍體,坐在蛟馬上繼續前行,心裡想著不遠處的那片龍紋米田,只要到手,就安安靜靜在聚雲城或去後方城市住三個月,時間一到,聖院就會接自己離開。

    眾人又走了整整五個時辰,穿過了一條危險且狹窄的山路,峰迴路轉,看到一片不一樣的山坡。

    漆黑的斧山上,植物大都是紅色、褐色或灰褐色的,但前方那片緩坡之上,豎立著一棵棵兩尺高的植物,如同美玉雕刻而成,主幹呈白玉色,兩排淡綠色的葉片向上升起,在葉片與主幹的頂端,垂下一條稻穗。

    稻穗足有五寸長,稻米被金黃色的殼包裹著,顆粒分明。

    「龍紋米!」一人驚呼。

    「是龍紋米田!一定是!」

    「老天爺啊……」

    雲菏、雲琥、雲奧與方運四人面帶微笑。

    康行知愣了好一會兒,才扭頭看向雲菏,無奈道:「老雲啊,你的嘴可真嚴!哪怕在一息之前,我也想不到你是為了這片龍紋米田而來!」

    雲菏笑了笑,但隨後笑容消失,望著前方的龍紋米田,緩緩道:「這是我兒雲捷留給老夫養老的。其中一半歸雲方,另一半中的一半歸雲家,剩下的,我要用來招兵買馬,獵殺熊妖,為我兒復仇!」

    雲琥與雲奧父子兩人相互看了看,雲奧目露凶光,雲琥則露出無奈之色,但旋即點點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