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奧看著前方的龍紋米田,深吸一口氣,道:「這片龍紋米田,是我雲家的,誰都不能據為己有!」

    「你想做什麼!」雲菏猛地扭頭,用兇狠的目光看著雲奧,看著自己的好侄子。

    雲奧一張口,唇槍舌劍橫在身前,然後讓蛟馬緩緩後退。

    「所有人到我身邊!」雲奧說完,許多讀書人和士兵離開隊伍,衝到雲琥與雲奧父子身邊。

    方運眉頭微皺,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意識到之前自己沒有想過的可能性。

    「伯父,您老了。」雲奧坐在馬背上,平靜地看著雲菏,目光中沒有絲毫感情。

    雲菏森然道:「雲奧,你可知道,以下欺上,其罪當誅!」

    雲奧微笑道:「伯父要埋葬雲家,晚輩自然要阻止。晚輩絕非以下欺上,而是帶著雲家七位家老的親筆文書以及城主府的文書前來。」雲奧說著,從懷中取出一疊文書,舉起讓四周人看到。

    「文書中寫著什麼?」雲菏目光極冷,額頭青筋畢露。

    雲奧道:「七位家老加我這個進士,共八人,超出家老數量的六成,再加上城主府的文書,授予我全權負責龍紋米的處置方式,並暫時剝奪家主雲菏的一切權力。」

    雲菏冷然一笑,道:「雲奧小兒,你以為老夫當了這些年的家主,僅僅憑藉家主的位子嗎?老夫現在命你銷毀這些虛假文書,如果照做,老夫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如果你一意孤行,別怪老夫以偽造家老文書和背叛雲家之罪,將你當場格殺!」

    康行知嘿嘿一笑,道:「老雲,我的眼光沒錯吧?雲奧這小子最不是東西,從小就敢把自己的錯往一個小婢女身上推,然後為了掩蓋錯誤把人活活按進池塘溺死。這種小畜生哪怕做出再不要臉的事,我都不奇怪。把龍紋米田告訴雲奧,你簡直老糊塗了!至於雲琥,也是個不要臉的老東西,他但凡對你有一點兄弟情義,也不至於做出如此下三濫的事。」

    雲琥與雲奧父子臉一陣青一陣白。

    雲琥輕嘆一聲,道:「大哥,這件事,你做差了。」

    雲菏蒼老的臉上閃過一抹痛心和恨意,譏笑道:「我的好三弟,是我為兒子報仇錯了,還是殺熊妖錯了?」

    「雲捷是我看著長大的,雖說他與雲奧小時候有些許矛盾,但終究是自家人,我問您,我可曾說過雲捷半句壞話?可曾害過他?」

    「不曾。如果你真有害他之心,老夫焉能留你!」雲菏的話語裡帶著平時沒有的傲氣,他平時雖然看上去和氣,實則有自己的底線,只要雲琥沒有突破他的底線,那麼他依舊把雲琥當親弟弟看待。

    雲琥感慨道:「雲捷之死,我也很難過,但這片龍紋米田最大的用處,是要為雲家打造一個翰林!只要我長樂雲家重新晉陞翰林家族,再去獵妖,殺死的熊妖必然更多!如果我們長樂雲家能出現一位大學士,什麼仇報不了?大哥,您是進士,文位比我高,難道連這個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嗎?」

    無論是方運還是康行知,甚至一些對雲菏忠心耿耿的人也都是一愣,因為每個人都清楚,雲琥說的很對。

    雲菏呵呵一笑,聲音里透著無盡的悲涼,盯著雲琥,緩緩問:「我的好三弟,等雲家出翰林之時,我的眼能睜開嗎?我的舌劍還在嗎?我還能騎在馬上,看紅雲之下,熊妖伏屍嗎?」

    雲琥呆在原地,啞口無言。

    方運聽到雲琥的話的時候,也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事情要往長遠了看,獲取最大的利益才是真正的聰明。

    但是,聽了雲菏的話,方運才突然意識到,自己和所有人都忽視了最關鍵的一點。

    父親為兒子報仇的心!

    雲菏要在有生之年,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屠滅妖族,所以,他要拿出一半的龍紋米招兵買馬。

    但是,雲菏並沒有完全忽視掉雲家,他留了一半的龍紋米。

    雲菏死死握著馬鞭,盯著雲奧,問:「龍紋米田由我兒雲捷發現,他的命,難道不值一小半米田嗎?」

    雲琥與雲奧父子繼續沉默。

    眾人仔細一想,雲菏說的對,現在等於雲家白白得了四分之一的龍紋米田和血玉,而且是雲捷送的。

    但是,雲琥和雲奧父子臉上竟然沒有挫敗之感,這讓方運這個旁觀者感到很詫異。

    雲奧突然咧嘴一笑道:「大伯父,您想要的,是兩成半的龍紋米與聖血玉,對吧?」

    雲菏盯著雲奧,並不作答。

    雲奧繼續道:「我以代家主之身命令,劃分兩成半的龍紋米與聖血玉給予雲菏大伯,但其他七成半的龍紋米田,歸我雲家!」

    說完,雲奧扭頭看向方運,臉上帶著凶獸捕獵食物才有的殘酷笑容。

    方運認真看著雲奧,看了幾息后,嘴角浮現一絲莫名的笑意。

    「雲奧,這一半的龍紋米田屬於我,誰給你的權力劃為己有?你,算什麼東西!」方運臉上的笑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居高臨下的質問。

    雲奧一愣,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

    雲琥輕輕搖頭,道:「雲方世侄,你忘記了一件事,除了你,在場所有人,都是我長樂雲家的人!」

    「哪怕整座血芒古地都是你雲家的人,這半邊龍紋米田,依舊是我的!」方運的聲音斬釘截鐵,不容置疑。

    雲奧笑道:「爹,您別勸他!這個從大後方來的鄉巴佬,自以為年紀輕輕中了進士,就可以橫行血芒古地!我向他要地圖,是給他一個面子,給他一個機會,哪知他竟然拒絕。我早就想教訓教訓他,我倒要看看,當我們雲家收走最後一粒龍紋米的時候,他的臉色將是如何!我從小就很喜歡看斗敗的野狗夾著尾巴逃竄的樣子!」

    雲菏嘆息道:「雲奧,那半邊龍紋米田,的確是雲方之物。若非他帶著地圖前來,雲捷就白死了,而我雲家,不要說兩成半的龍紋米田,連一粒龍紋米都得不到!他帶來的地圖,值一半龍紋米田!」

    雲奧笑了笑,道:「伯父,這龍紋米田屬於誰,他說了不算。在這裡,咱們雲家的拳頭大,咱們雲家說了算!血芒古地,可不是法家那些蠢貨的地方!我現在宣布,這片龍紋米天屬於我長樂雲家,任何強奪之人,都視為雲家大敵,就地格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