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平靜地看著雲奧,右手執馬鞭,左手把玩著含湖貝。

    「這雲家的家主,還是我雲菏,輪不到你一個小輩說話!那一半的龍紋米田,本就應該是雲方的!」雲菏朗聲道。

    雲奧再一次舉起那一疊文書,道:「大伯父,別的時候,您依舊是家主,但龍紋米田關係家族興衰,由族老聯合決定,您的話,沒有任何作用。諸位雲家的子弟,你們說,現在誰做主?」

    「當然是雲奧做主!家族規定,只要不是自相殘殺或反叛家族,族老有權暫時剝奪家主的權力!如果家主執意違抗,輕則剝奪家主之位,重則逐出家族,若對雲家造成巨大的損失,可以就地斬殺!」一個雲家的老秀才大聲道。

    「說的是,各家都有規定,族老都有權力!龍紋米如此重要的事,怎能讓外人得到一半?我看給他十斤就不錯了。」

    「誰知道是怎麼回事,說不定是雲方殺了雲捷,竊取地圖,但自己又不敢進山,所以來欺騙雲家!」

    「我看啊,雲家主就是太老實被這個雲方騙了!」

    「夠了!」雲菏暴喝一聲,壓下全場的聲音。

    「大伯父,您可要想清楚後果。」雲奧毫不掩飾威脅之意。

    「後果?我兒子的友人,帶著我兒屍身回來的恩人,捨得一半龍紋米田的善人,老夫若是答應雲家侵吞他的財物,老夫還算是人嗎?等老夫辭世,有何顏面去九泉之下見我兒!」雲菏怒視雲奧之後,掃視全場。

    雲奧身邊的所有人都不敢與雲菏對視。

    「我這麼做,也是為了雲家!雲捷堂兄在天之靈,一定也會同意我的做法,這恐怕是雲家唯一一次重回翰林家族的機會!您可以為一己之私眼睜睜看著機會溜走,但我不會!這龍紋米田,是雲家的!」

    康行知笑了笑,道:「雲奧小畜生,老夫要說聲抱歉嘍。這裡有四個進士,我們三個都不同意,你獨木難支,我看,你還是乖乖認錯,雲菏看在你爹的面子上,不會重罰。否則的話,別怪我們兩個老傢伙以惡逆殺家主之罪,將你當場誅殺!」

    雲奧長長一嘆,惋惜看看著雲菏、康行知與方運三人,道:「直到現在,我都不想撕破麵皮。家主伯父、康伯父,真沒想到,你們兩人如此食古不化,不知變通,真是令人失望。不過,只要雲方同意,此事便可結束。雲方,我最後問你一次,交不交出龍紋米田?」

    「既然你如此問,看來你也知道這龍紋米田是我的。若我不交出來,你就敢明搶我的龍紋米田?」方運問。

    「不,我不是明搶,我是為我堂兄雲捷取回他應得的龍紋米田,壯大我雲家!雲方,我本以為你是一個懂得進退的讀書人,現在看來,你不過是一個蠢貨!我本不想那麼做,但是為了雲家,我只能那麼做了!」

    雲奧從馬背的褡褳中拿出一支尺許長的東西,好似炮仗,點燃引線,高高舉起。

    「嗖……」傳信煙花飛到高空。

    「砰!」

    漫天煙花在天空炸開,明黃色的煙花在紅雲之下如秋菊綻放,格外醒目。

    「你做什麼!」雲菏怒髮衝冠。

    方運微微一愣,隨後露出恍然之色,怪不得在抵達龍紋米田之前雲琥與雲奧父子對雲菏無比順從,幾乎不表達任何反對意見,原來早就勾結了外人,一旦情況對自己不利,就馬上外放煙花求援。

    「雲奧賢侄,我就說雲菏那個老東西是木頭腦袋,不可能同意的。他寧可把龍紋米田白白給外人,也不會給雲家,更何況我們富源雲家與聶家!」

    舌綻春雷的聲音在天空炸開。

    眾人向彎路處看去,就見一支人族隊伍緩緩向這裡走來。

    整整五個進士騎著蛟馬在隊伍的前端,其中就包括本來應該駐紮在山谷中的雲旦與聶丞。

    雲旦與聶丞十分年輕,但另外三個進士年紀都在五十上下,是雲菏的同齡人。

    「原來是富源街的三條老狗啊!」康行知黑著臉罵道。

    那三人也不生氣,為首的聶家家主聶缺留著三縷胡,蒼老的面容上滿是笑意,道:「雲奧賢侄,做得好!我們兩家恪守誠信,只取兩成半的龍紋米與聖血玉。至於其他,你們長樂雲家公平處置,我們絕不胡亂插手!」

    「吃裡扒外的畜生!」雲菏怒視雲奧。

    雲奧又羞又惱,道:「家主伯父,我為雲家平白多得了兩成半的龍紋米和聖血玉,乃是一件大功!倒是您,一心偏著外人,我看,您已經不適合家主之位。等回到聚雲城,我就把此事告知族老,廢除您家主之位!當然,您還是我的大伯,我依舊會侍奉您安享晚年!至於為雲捷報仇之事,等我成為翰林,必將把千耳置於雲捷墳墓之前,讓他在天之靈安息!」

    「你竟然敢奪老雲的家主之位,當年你過百日的時候,老夫真應該直接掐死你這個叛徒!」康行知咒罵。

    聶缺呵呵一笑,道:「行知,雲菏,咱們都是幾十年的老相識,就不要在孩子面前丟老臉了。我們富源雲家與聶家無論如何,也是自己人,相互通婚這麼久,誰沒流著另外兩家人的血?雲奧是個好孩子,知道輕重,反倒你們兩人,老糊塗了。龍紋米田如此大的好處,竟然分一半給外人,真是糊塗啊!」

    雲菏譏笑道:「聶老哥,你從小就喜歡搶我東西,現在年紀大了,不搶我了,倒是佔山為王,搶別人的龍紋米。我們三家的血是乾淨的,只有你流著土匪的血,莫非你娘當年被劫走過?」

    一些人暗暗發笑,尤其是聶缺關係不和之人,甚至笑出聲。

    方運沒想到一向古板的雲菏竟然罵這麼難聽的話。

    聶缺面不改色,道:「多餘的話老夫不多講。今天的龍紋米,你們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兩位老朋友,我們明爭暗鬥了那麼多年,今天就歇歇吧。真打起來,萬一我們六人失手,那便不好了。更何況,我們帶的人有點多。」

    眾人看向聶缺後面,他們的舉人和秀才幾乎比長樂雲家的獵妖隊多一倍,而普通士兵也達到兩千之數。

    聶缺的隊伍有近乎碾壓性的優勢。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