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族的聲音響起,所有人面色大變,齊齊往山下望去。

    一支熊妖大隊出現在下方,為首的赫然是一頭熊妖侯。

    熊妖不斷從拐角處出現,最後足足有兩千之多!

    方運掃視熊妖隊伍,一頭妖侯,十七頭妖帥,兩百多妖將,其餘全是妖兵!

    這支妖侯隊伍,與人族的萬人隊伍旗鼓相當。

    聶缺隊伍中有一隻被馴化的鷹妖兵,看到熊妖侯后,嚇得連連尖叫。

    熊族本來就高大,那熊妖侯直立起來,足足有一丈之高,在場的所有人都不如他肩膀高,哪怕明明站在山坡的下方,依然擁有強大的壓迫力。

    幾乎每個人都覺得自己要仰視這頭熊妖侯。

    「熊摩?你怎會在這裡!」雲菏驚道。

    方運立刻記起,雲菏說過熊摩,是附近的黑牙部落的首領,據說跟十大部落之一的蒼牙部落熊王有關係。別說長樂雲家,就連聚雲城城主想殺他都需要權衡。

    熊摩用碩大的熊掌摸著肚皮,一邊走一邊嘿嘿笑道:「也沒什麼,為了聖血玉而來。只要你們交出所有的聖血玉,我們馬上走。」

    「你怎會知道我們在這裡?」雲奧警惕地問。

    熊摩笑眯眯道:「一支熊妖隊伍利用黑鴉聽到你們人族尋米隊伍談話,得知那些人發現了龍紋米田。於是他把消息傳回部落,然後去追殺那支尋米隊伍,結果,消息傳回來,熊死了,而且死得乾乾淨淨!本來沒什麼,可他是部落熊王的兒子,而那頭部落熊王有傷,不能親自出手,於是去『怒斧』部落找熊屠幫忙。」

    聽到「怒斧」和「熊屠」之名,所有人為之色變。

    怒斧部落是血芒古地唯一的妖聖部落!

    人族每一次西征,無論聲勢多麼浩大,最終,都倒在怒斧部落面前。

    目前的血芒古地第一大學士衛皇安妄圖重走先祖之路,西征的終點,便是怒斧部落。

    而熊屠,是目前怒斧部落的最強妖王。

    熊摩繼續道:「我呢,當時在怒斧部落,熊屠又跟我老爹關係好,就把為他報仇的重任交給我。我的黑鴉早就發現你們兩支隊伍,我呢,用你們人族的話說叫什麼……對,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不對,我比黃雀還厲害,就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大熊更在後』!」

    眾人一聽是黑鴉,各個面露無奈之色。

    黑鴉的大名,連方運都知道。

    血芒古地所有地方都被淡霧環繞,可見度只有五十里,而黑鴉能看到百里之外的地方,有巨大的優勢。

    但是,黑鴉繁殖能力很差,整個血芒古地不超過五百隻,連妖侯都不能人手一隻。

    「沒想到,老夫準備多日之事,竟然功虧一簣!罷了,熊摩大人拿走這些聖血玉吧。不過,您若是想殺死我們,別怪我等魚死網破!」雲菏舌綻春雷道。

    熊摩笑呵呵道:「我們雖然強那麼一點,但真打起來,損失有點兒大。那就這麼辦,你們給我聖血玉,我馬上……哦,我想起一件事,呵呵呵呵……」熊摩的臉上的笑容突然變得猙獰。

    所有人下意識地戒備。

    「誰殺了那幾頭不爭氣的蠢熊,我必須要查清楚!你們要是不說,那我就只好殺光你們,好向熊屠交代!這次我來,可是得了熊屠的大好處,不能白拿!」熊摩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舌頭上的倒刺閃著寒光。

    雲奧一指方運道:「就是這個叫雲方的,是他殺死了追趕雲捷的熊妖!」

    全場嘩然,甚至連雲奧的屬下也詫異地看著雲奧。

    雲奧之前要對付雲方,是因為雙方有利益衝突,可現在涉及到熊妖,涉及到妖族,雲奧竟然出賣人族,難以想象。

    說句難聽的,如果在熊摩步步緊逼之下,雲奧再出賣方運,大家可以接受,但出賣得如此乾脆,是個人都難以接受。

    方運看著雲奧,眼中怒意升騰。

    「老夫這輩子最後悔的事,便是當年沒有掐死你!」康行知咒罵道。

    「雲奧,你太讓我失望了!」雲菏看著雲奧,更顯蒼老,「雲捷去世后,只有你才能接掌雲家。之前你無論對我如何,至少表面上是為了雲家。身為雲家的家主,那麼做有瑕疵,但不算罪無可赦。而現在,你竟然出賣人族,你,不配當雲家家主,甚至不配當雲家人!回到聚雲城,我會用盡一切手段把你逐出長樂雲家!」

    「你敢!」雲奧雙目通紅,恨不得當場殺了雲菏。

    一旦被逐出雲家,那他將會成為整座血芒古地的笑柄,甚至連他的子孫後代都會遭到無盡的歧視。

    「你敢出賣人族,老夫就敢將你逐出家族!」

    聶缺呵呵一笑,道:「雲菏,你真是老糊塗了。雲奧如此做,可是在救我們的命啊!這哪裡是出賣,這是為大義舍小義啊!一個雲方死了有什麼關係?我們只要活下來,完全可以為人族做更多事!雲奧,你不用擔心,在雲菏驅逐你之前,我誠邀你反出長樂雲家,改姓加入我們聶家!只要你努力,你也有機會成為聶家下一任家主!」

    「雲奧兄乃是為了我們背負罪名,不能讓他寒心!」雲旦立刻幫腔。

    「對!不能怪雲奧,要怪只能怪熊妖太強大!」聶丞道。

    雲奧狠狠看了昔日的伯父雲菏一眼,然後看向方運,道:「雲方,我並非想害你,更不是出賣你,只不過為了保全人族的數千人,只能犧牲你了,我也很為難,但對於人族來說,我們所有人加到一起,比你對人族的貢獻更大!請上路吧。」

    「無能之輩,怎配和我相提並論!」方運說著,冷漠地看著雲奧。

    「我不能和你相提並論?滑稽!你只是一個愚蠢的新進士而已!」雲奧道。

    方運面帶謙虛的微笑,道:「你誤會了,我不是說你不能和我相提並論,我是說……」

    方運稍作停頓,伸手指著聶缺以及雲奧附近所有人道:「我是說,你們所有人加到一起,也不配與我相提並論。」

    全場再次嘩然。

    「狂妄的小子!」

    「這個瘋子!」

    「怪不得雲奧厭惡他,這種人簡直太狂妄了!」

    「竟然敢說自己比咱們所有人都有用,是可忍孰不可忍!」

    「雲家主,您也聽到他的話了,您還認為他值得您護著嗎?」

    雲菏皺眉不說話,康行知輕輕搖頭苦笑,道:「我說雲方啊,我也算是同輩中的狂人,天不怕地不怕,可比你差遠了。你這些話要是能化為唇槍舌劍的力量,一劍至少能夷平一座城市。」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