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其他人一頭霧水,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雲菏低聲問:「雲世侄,你之前見過雲奧?他做了什麼事?」

    方運道:「也沒做什麼,他就是見我之前說了幾句怪話被我聽到,所以我對他們不冷不熱,之後雲奧便口不擇言,污衊栽贓,在背地裡罵我。總而言之,當時我就說雲奧此人不堪大用,無才無德不要緊,關鍵是無能無恥,偏偏喜歡無緣無故攻擊高文位之人。現在想想,我當時的眼光很准,你們看,今天他就會因為無能無恥而葬身斧山!」

    等方運說到最後,許多讀書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張口就判定一個進士的生死,實在太嚇人了。

    雲奧怒道:「雲方,你我終究是雲家人,做人留一線,何必趕盡殺絕?我不過是想為雲家多拿一些龍紋米,現在都讓給你,我一粒不拿,你為何要咄咄逼人!」

    方運盯著雲奧,譏笑道:「之前誰在我門口潑糞,誰說要殺了我,誰要砍我手臂,又是誰把我出賣給熊妖?」

    雲奧忙道:「我只是說說而已,並沒有真做,道個歉就好了。至於潑糞之事,與我無關,是雲峪等幾個童生做的,那幾個人都留在山谷中,並沒有一起隨行。」

    「無論你如何狡辯,都無法改變你與聶缺等人逆種的事實!今日,我便誅除逆種,以正血芒!百息之後,立於我面前之人,皆為敵寇,一併誅殺!」

    方運說完,按部就班使用戰詩詞,喚出寒鐵騎士和連詩刺客,而玉門關的虛影依舊籠罩著他。

    方運之前的戰鬥離現在還不到半刻鐘,簡直歷歷在目,現在突然調轉筆頭,雲奧和聶缺率領的兩千多人全慌了。

    兩千多人是很厲害,可再厲害也比不過熊摩率領的熊妖大隊,熊摩乃是堂堂妖侯,竟然連近身方運都不能,這人到底會強大到何種程度。

    康行知朗聲笑道:「都說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現在卻是鳴蟬震天,威壓天地,什麼螳螂黃雀,哪怕是大熊也不堪一擊!」

    雲菏立刻道:「與雲方協同作戰!」

    「諾!」眾人答應之後,一起調轉筆頭,面向昔日的友人。

    聶缺急忙伸手道:「等等!等等!雲方大人,這件事我們有錯在先,按照規矩,這些龍紋米和聖血玉不僅歸您,我們富源雲家與聶家還可以付出一定的賠償!好說好商量,大家都是讀書人。」

    「不,討價還價是買賣,讀書人不會販賣規矩。我心中有兩條底線,過了第一條,你們還有認罪賠償的機會,但過了第二條,只能死!當初我指出活路你們不走,現在,我賜予你們死路!」

    雲奧哀求道:「雲方,我可是雲捷的堂弟啊,你怎能忍心殺你好友的堂弟。雲菏大伯,您幫忙說說話啊,我可是您看著長大的,我雖然有些許不端,但我從來不算是罪大惡極之輩啊,我只是想奪家主和龍紋米田而已,我本來不想殺你們兩人啊!爹,您快說說話啊!」

    雲琥帶著哭腔看著雲菏,道:「大哥,是我和雲奧鬼迷心竅,被聶缺那個老賊灌了**湯,可我真沒想過要殺您啊,您可是我的親大哥。大哥,您要是不答應,我就在這裡給您跪下了,以後我們三房什麼事都不做,也不跟您爭了。別人的命我不管,甚至我的命您也可以拿去,能不能留雲奧一條命?雲捷已經走了,雲奧要是再死,以後咱長樂雲家就只是舉人家族!」

    雲菏眼圈發紅,噙著眼淚道:「三弟,大哥之前勸過你和雲奧,得饒人處且饒人,龍紋米和聖血玉可以拿走,萬萬不能傷了我雲家的恩人。可你們倒好,一意孤行,不僅要殺雲方,還出賣他,我沒臉求他啊!你們,堵住了我的嘴啊!」

    雲琥與雲奧如鯁在喉,怎麼也說不出話來,因為雲菏說的都是實話。

    「大哥,雲方,我給兩位跪下了!」雲琥猛地下跪,以頭撞地,不斷磕頭。

    雲奧淚流滿面,用力拉扯父親。

    聶缺暴喝一聲,道:「雲方,老夫問你,我聶家願用一半的家產換一條命,你答不答應。」

    「不答應。」方運冷漠地回答。

    「好,算你狠!城主大人,我乃聚雲城進士家族之家主,現在這個聖元大陸的外人猖狂無禮、仗勢欺人,妄圖……」

    雲照塵沉著臉毫不客氣打斷聶缺的話:「富源雲家與聶傢伙同雲奧等人犯上作亂,叛族逆種,從今日起,驅逐出聚雲城,人人得而誅之!」

    方運對面的那些人如遭五雷轟頂,個個面如死灰,幾個年紀大的人竟然氣得昏厥過去。

    城主乃是金口玉言,一旦下達命令,意味著這些人將徹底失去容身之地,子子孫孫都會受到影響,甚至被滅門。

    「家主大人,雲方大人,我只是被雲奧欺騙,我真沒有動手啊!請兩位大人饒小的一命!」一個童生說完,扔下手中的弓箭和腰間的長刀,跪在地上,膝行向一側,遠離雲奧。

    「我也不想動手,我是被逼的!」一個普通士兵扔下長槍,快步向一側跑去。

    「我……」

    就見大量的人扔下兵器,快步向兩側跑。

    聶缺與雲奧的隊伍原本如同煮熟的整雞,而現在,這隻雞的皮肉正在迅速剝離,很快只剩下不沾一絲肉的雞骨架,連雞屁股都沒了。

    片刻之後,雲奧與聶缺身邊只剩下不足兩百人,是原本的十分之一。

    有的是兩個人的親人,有的是多年的友人,還有的是家僕,還有些人之前大罵過方運,這些人根本沒有選擇權。

    「叛徒!你們都是叛徒!你們一定會遭天譴!等殺了我們,雲方也一定會殺光你們!」雲奧憤怒地沖兩側的逃兵大叫。

    「求翰林大人開恩!」

    兩側的逃兵成片成片地跪下,以額頭觸地,卑微如螻蟻。

    方運掃視兩側的逃兵,道:「方才有幾個人不僅辱罵我,還支持雲奧出賣,乃是逆種之舉,檢舉有賞!本聖眼裡容不得沙子!」

    不遠處的聚雲城城主雲照塵盯著方運,目光深邃。

    這一次,「本聖」二字異常清晰。

    站在方運身邊的人越發詫異,個個若有所思,「本聖」兩字可不是誰都能自稱,任何非半聖若是敢如此自稱,輕則文膽破碎,重則文宮頭顱炸裂。

    「你到底是何人,為什麼敢稱聖!」雲奧絕望地吼叫,眼中充滿了深深的恐懼。

    這一次,雲奧意識到,方運自稱「本聖」絕非虛妄。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