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此刻已經是午間,山谷內有縷縷炊煙。

    眾人連夜急行軍,已經十分疲勞,看到駐地山谷,一些士兵興奮地揮手。

    怪異的一幕發生了,城牆上的中年童生隊長仔細一看,面色微變,然後突然摘下腰間的號角,鼓足力氣吹響。

    「嗚……」

    「怎麼回事!」雲菏的臉垮下來,沒想到自己駐地的士兵見到自己不僅沒有開門,反而示警!

    康行知冷冷一笑,道:「一定是雲奧和聶缺那些混蛋搞出來的事。當時留在山谷駐地的,大都是富源雲家和聶家的人,還有雲奧的人。在我們離開后,聶缺恐怕進入山谷,成為山谷的新主人。誰認識那幾個士兵?」

    最後一句康行知用了舌綻春雷,傳遍所有隊伍。

    聶家一個秀才中氣不足喊道:「我認識,那是我們聶家之人,是聶缺的遠房侄子。」

    「哼,我倒要看看他們會怎麼做!繼續前進!」雲菏滿面陰沉。

    方運騎著蛟馬,也不說話,繼續一心二用,眼睛時刻觀察周圍,同時在奇書天地中閱讀裡面的書籍。

    在奇書天地中的閱讀速度本來就是尋常的百倍,成為翰林后,方運的閱讀速度再一次提高。

    不過,方運仍然不滿足,他以消耗才氣為代價,讓閱讀速度再度提高。

    在濟縣當縣令的時候,方運讓玄庭書行的唐大掌柜為自己從各地搜羅了數不清的書籍,總數量已經超過千萬本,都已經被他「吃進」奇書天地,再加上奇書天地原本就有的數百萬本書籍,足夠他看許久。

    每天晚上臨睡前,方運都要選出三百到一千本書籍,留在明日閱讀,先看有用的書籍,那些用處不大的書籍留在以後看。

    不多時,近三千人的大隊走近谷口城牆,城牆上多了三個舉人和十幾位秀才,都是聶缺與雲奧的親近之人。

    三人舉人仔細看了一眼隊伍,個個面色大變,然後低頭交談,很快其中一位老舉人微笑著舌綻春雷道:「歡迎諸位凱旋!我等這就開門迎接!」

    三個人說完,快步走下城牆,打開大門,帶著所有的秀才與童生迎接。

    這些秀才與童生大都面色焦慮,不斷看向方運等人的隊伍,似乎在尋找什麼人。

    一些人發現許多士兵抬著屍袋后,更顯不安。

    到了門口,方運等人翻身下馬。

    方運與雲菏並肩向前走,三個舉人笑著迎上來,為首的舉人笑道:「雲……」

    雲菏冷哼一聲,道:「先進大帳再說!」

    那三個舉人還想再說,但發現氣氛很不對,便閉上嘴,讓開道路。

    這三個舉人不斷向隊伍中跟聶家或雲奧關係密切的人使眼色,但是,所有人保持驚人的一致。

    低頭,裝作看不懂。

    三個舉人十分焦急,但不敢做出過分的舉動,只能跟隨著眾人向里走。

    方運四處觀察周圍,發現這裡的氣氛十分詭異。

    身為翰林,方運早就有過目不忘的能力,前來這裡的上千人他都記得,但這座山谷里大都是生面孔,哪怕有部分見過面的,也都是富源雲家或聶家的人,還有雲奧雲琥父子的人。

    兩人徑直向大帳門口走去,雲菏的面色越來越陰沉。

    方運並不想插手雲菏處理家事,但走到離山谷大帳還有十幾丈的時候,突然停下腳步,面色極冷。

    方運望向自己的帳篷。

    「咦……」

    隊伍驟然停止,許多人撞在一起,發出雜亂的輕呼聲。

    比較靠前的人發現方運有異,都順著方運的視線看去。

    就見方運的帳篷外,被潑了一圈的穢物。

    「放肆!」雲菏怒不可遏,氣得全身發抖,「聚雲城與血芒古地列祖列宗的臉,都被你們這些畜生丟光了!誰潑的糞?站出來!站出來!」

    方運還沒等發火,這位雲家家主就被氣得暴跳如雷。

    在路上的時候,方運已經跟所有人說過,盡量不暴露他虛聖的身份,避免被逆種知曉,雲菏現在不能稱呼他為方虛聖。

    一旁脾氣暴躁的康行知卻一反常態,面色陰冷,怪腔怪調道:「真沒想到,有人找到了新的尋死之法。站出來吧,莫逼老夫動手!」

    「太過分了!」雲傑英滿面漲紅,他上次已經派人打掃乾淨,沒想到這次竟然變本加厲,哪怕方運不是虛聖,他也斷不能容忍這種行為。

    一起從斧山回來的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隨後,這些人有的嚇得瑟瑟發抖,有的義憤填膺,有的幸災樂禍。

    竟然敢在虛聖帳篷外潑糞,簡直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如此對待一位視兩千熊妖如土雞瓦狗的虛聖,簡直是血芒古地歷史上最大的醜事!

    一些老讀書人氣得全身都哆嗦,往方運帳前潑糞,和在聖廟門前潑糞毫無區別!

    「必須嚴查!」

    「一定要滿門抄斬!」

    「大逆不道!大逆不道!」

    駐守山谷的所有人都糊塗了,怎麼也無法想象潑個糞會涉及大逆不道。

    「您說如何處置?」雲菏壓著怒火問方運。

    方運手中的馬鞭已經換成文寶扇,伸手一甩,扇面打開。

    方運扇動扇子,緩緩道:「我是讀聖人書長大的,心懷仁義,為這點小事打打殺殺,未免太極端了,所以,我就不重罰了。我是個講道義的人,這樣吧,誰潑的,吃下去舔乾淨就好了!」

    許多人沉默了,暗道不愧是虛聖,殺人不用刀,污人不用罵,若是有人那麼做了,將會成為全天下的笑柄。

    你是個吃屎的!

    哪怕心志再堅定,文膽也會崩潰,文宮也會碎裂,這完全是對一個人最徹底的羞辱。

    駐守山谷的老舉人聶轍皺眉道:「這位進士大人,您這麼做,未免太過分了。」

    方運扭頭看向聶轍,道:「在堂堂翰林的營帳周圍潑糞,你視而不見,裝聾作啞,我這麼做就過分了?你覺得過分,想幫他們?好,你加入他們,一起吃乾淨!」

    「我是聶家舉人,誰敢讓我如此!」聶轍大聲道。

    一個舌綻春雷的聲音在天空響起:「富源聶家?已經和富源雲家一起,被老夫抄家滅門!」

    眾人仰頭一望,就見六位身穿青衣的大學士腳踏平步青雲,徐徐從天而降。

    「見過雲城主,見過諸位大學士!」雲菏等人急忙作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