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向前走,方運低聲問:「放歌先生,湯劍秋大學士之名我倒是聽說過,但伯父從來沒跟我提起過。」

    葉放歌沉聲道:「若我是照塵,我也沒臉提起這個叛徒。」

    「他做過什麼事?」

    「湯劍秋此人雖然小毛病多,甚至可以說心術不正,但卻是不折不扣的天才,但沒把天才用到正地方,否則他的成就遠高於我們。我們在進士時期就認識,交情深厚,哪怕他喜歡貪便宜,做一些惡事,我們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是多年的情誼。直到……」

    葉放歌輕聲一嘆,繼續道:「直到衛皇安名聲鵲起之時,湯劍秋暴露了本性,明明是天賦不如衛皇安,卻不甘心被比自己年輕十餘歲的人超越,於是在各文會上抨擊衛皇安。當年我們和衛皇安一樣都是翰林,都未成大學士。我與照塵屢次規勸他,但他不僅不聽,反而險些與我們翻臉。」

    「多年的交情怎能因外人而放棄?所以我與照塵哪怕並不攻擊衛皇安,也堅定站在劍秋的身邊。那些時候,衛皇安如日中天,實力越來越強,湯劍秋見毫無希望,心神越發不定,凡是涉及衛皇安,他必然像瘋狗一樣上前辱罵攻擊。」

    「衛皇安當年未成大學士,一直隱忍,可在他成為大學士后,找了個由頭便要整治湯劍秋。那個時候,我與照塵已經成為大學士,為了湯劍秋,惡了衛皇安,處境十分艱難。直到有一天,雙方的矛盾徹底爆發,衛皇安要殺湯劍秋。我與照塵拚死相護都有失敗之危,而湯劍秋竟然毫無骨氣地投降,出賣我們兩人。」

    「我倆終究是他的好友,當年有些話都是順著他說,並非是真攻擊衛皇安,但他說了那些,我們二人無法反駁。總之,湯劍秋把一切都歸咎到我們兩人身上,甚至說我們兩人之所以能成為大學士,都是因為搶走了屬於他的龍紋米。幸好莫遙知道不能讓衛皇安一人獨大,出面保下我等。」

    「湯劍秋終究還是有點愧疚之心,在那之後不敢見我們,閉關修行。直到數年前成為大學士,這才與我們恢復來往。照塵是個謙謙君子,對劍秋一如往昔,但我與他早就恩斷義絕,幾乎不來往。此次我們本來不想帶他,但他求到照塵頭上,照塵不得不答應。誰知道莫遙對此次龍族大殿志在必得,竟然也願意拉攏他。」

    「這種人莫遙先生也看重?」方運問。

    葉放歌無奈道:「湯劍秋別的不行,陰損詭計卻很厲害,而且非常大膽,在龍族大殿,他這種人如魚得水,莫遙自然需要。現在的湯劍秋來不是奉莫遙命令來說什麼,就是被莫遙趕出來,再次投靠我們。」

    「原來如此,此人簡直與雲奧一樣不堪。」方運輕輕搖頭。

    雲照塵一直沒有開口,直到葉放歌說完,他才舌綻春雷道:「劍秋,我們在此地。」

    「哈哈,總算找到了,我馬上過去!」舌綻春雷的聲音充滿喜悅。

    不多時,湯劍秋靠近,方運仔細一看,卻是微微一愣。

    在他的心目中,湯劍秋理當是個相貌猥瑣的老頭,哪知道此人相貌儒雅,兩鬢微霜,看著他的目光,竟然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不等雲照塵說話,葉放歌不客氣地道:「有事就說,沒什麼事可以滾了!我們已經找到足夠的人,不需要外人。」

    湯劍秋一愣,掃視眾人,多看了方運一眼,啞然失笑,道:「大學士只有六個,何來足夠之說?這個小進士氣度倒是不錯,不過要代替我還是差了點。不說這些雜事,我此次前來,是代表莫遙兄請諸位共襄盛舉!」

    雲照塵微笑道:「劍秋,我們已經說過,沒有莫遙大學士那般野心,只是幾個熟人在一起去龍族大殿逛逛,絕不會阻撓莫遙大學士。」

    方運從雲照塵對莫遙的稱呼中聽出了隔閡。

    湯劍秋不以為意,笑道:「之前你若如此做,我絕不勸說,轉身就走。但現在,不僅多出六大亞聖世家的大學士,妖界的部分妖王也會陸續出現。」

    「什麼?妖界不是不能進入血芒古地嗎?」丘猛道。

    「但龍族可以讓他們進入。」湯劍秋皮笑肉不笑道。

    「難辦了!該死的龍族,真該殺光他們!」連平潮滿面怒色。

    劉山阿平時笑呵呵的,但現在卻笑不出來,道:「若是我猜的不錯,那些妖王的實力應該不會太強,恐怕連聖子都不會有吧。」

    「山阿先生有眼光!」湯劍秋笑道,「來的妖蠻是清一色的聖族妖王,但沒有聖子,更沒有祖神一族。無論是對聖元大陸還是妖界來說,咱們血芒古地都是災地,他們不可能把最有天賦的聖子們送入這裡。不過,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妖皇必然會駕臨。」

    「妖皇駕臨之事,我們已經知道。」葉放歌冷冷道。

    湯劍秋微笑道:「既然你們已經知曉,那還說什麼?和我們一起加入莫遙先生的隊伍,共抗熊妖十部落、聖院六亞聖世家和妖界諸王。如若不加入我們,你們碰到任何一個勢力,都難逃一死!對了,莫遙先生的隊伍,已經有足足十五位大學士。」

    「那又如何?」葉放歌道。

    湯劍秋臉上笑容不減,道:「我絕不逼迫威脅,先在這裡等答覆,諸位可要想清楚。只有莫遙先生的隊伍,才能讓你們安然走進龍族大殿。」

    「那衛皇安呢?」葉放歌嘲諷道。

    在衛皇安三個字出現后,湯劍秋臉上的笑意迅速消失。

    「那個狂妄自大的東西,豈能跟莫遙先生相提並論?龍族大殿,必然是他的葬身之地!當年我就說過,此人總有一天會死在自己的狂妄之下!他那些詩詞文章,簡直一文不值,只有瞎子才會看上!他根本不配當第一大學士!」

    方運愕然,沒想到這個湯劍秋的變化如此大,在場的每個人都從湯劍秋的聲音里感受到對衛皇安的嫉妒和痛恨,兩人之仇簡直不共戴天。

    雲照塵道:「劍秋,你先回去吧,你的選擇沒有錯,莫遙先生不會虧待你們的。」

    「那你們呢?」湯劍秋問。

    「我不喜歡去。」雲照塵回答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