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六位大學士和方運立刻在駐地準備,而雲照塵把長樂雲家的人叫到一邊,發出城主令,讓他們留在這裡,到時候城主府的城衛軍會來這裡把他們接走,然後送往某個小鎮,禁足三個月,連家主雲菏都不能倖免。

    沒有一個人反對,因為方運的身份太重要。

    這些人不僅沒有沮喪,甚至有些興奮和自豪,無論再如何敵視聖元大陸人,可面對虛聖,都沒多少反對的底氣。方運畢竟救了他們,就算被囚禁也有大好處,能得到進士教書,許多普通士兵甚至有機會考中童生。

    兩個時辰后,警示號角聲突然響起,接著陸續有人大喊。

    「妖王來了!」

    「有大批妖王靠近!」

    方運等人立刻腳踏平步青雲飛到半空。

    就見前方五十里處,有一支龐大的熊妖軍隊陸續從淡紅色的霧氣中出現,旌旗林立,連綿不絕,氣勢衝天。

    妖蠻軍旗懸浮在高空,足有百丈長寬,其色如血,徐徐飄動。

    妖蠻軍旗的前方,足足有十七頭妖王在天空飛行。

    在血芒古地,妖王的數量遠遠多於人族的大學士!

    「是暴峰部落!」丘猛一眼認出來。

    方運點點頭,他也從這支妖族大軍的旗幟圖騰認出是暴峰部落,十大部落之一,大名鼎鼎,殺過數不清的人族。

    龐大的隊伍走了好一陣,才徹底從血霧中走出來,粗粗一看,至少有十五萬大軍。

    這股力量,幾乎可以橫掃人族任何一座城市,前提是聖廟失去力量。

    飛在最高處的,是一頭身形龐大的血紋熊妖王,四肢踏空而行,肩高接近一層樓。

    「暴峰部落的酋長熊煞都出現了,看來他們對龍族大殿勢在必得。」

    劉山阿的話音剛落,那熊煞一抬熊掌,所有熊妖突然齊聲大吼。

    「嗷……」

    就見熊妖大軍周圍天地元氣紊亂,強勁的氣流與聲音在十五萬熊妖氣血的催動下,向四面八方擴散。

    漫天塵土飛揚,而熊妖們繼續前行,更顯雄壯。

    山谷離那裡近五十里,可同樣遭到鋪天蓋地的沙塵暴襲擊,同時能聽到熊妖的嘶吼聲。

    那熊煞露出白玉般的鋒利牙齒,以氣血傳音吼道:「雲照塵,熊屠殿下已經放話,讓你交出那個叫雲方的翰林,負荊請罪。否則的話,在龍族大殿遇到你,格殺勿論。等出了龍族大殿,必將殺上聚雲城!」

    山谷內先是死一般的寂靜,隨後連平潮尖聲道:「怎麼回事?這是為何?雲方,你給老夫說清楚,不然別怪老夫不客氣!」

    劉山阿、葉放歌、譚禾木與丘猛四位大學士沉默不語,一起看向雲照塵。

    一個翰林得罪第一妖王熊屠,那比得罪第一大學士衛皇安更危險。

    衛皇安終究是讀書人,此人雖然打擊報復過敵人,但從來沒有牽扯到無辜,名聲頗正,但得罪了熊屠,半數的熊妖都會想殺方運邀功。

    熊屠是聖族妖王,在血芒古地代表最顯赫的出身和最強的實力。

    論地位,熊屠可以穩壓血芒古地所有人族,因為這裡的人族沒有半聖世家。

    雲照塵道:「無非是雲方殺了他庇護的妖侯熊摩。」

    「什麼?他……他能殺了熊摩?」丘猛嚇了一跳,重新打量方運。

    正要發怒的連平潮愣在那裡,一動不動,其他三人像看奇物一樣看著方運。

    「老夫不信!」連平潮眼中怒意未消。

    「我親眼所見。」雲照塵態度洒脫,一副你們愛信不信的模樣。

    看到雲照塵這樣子,其他人眼中的疑色漸漸消失。

    他們很清楚,熊摩很強,哪怕大學士殺它都要費一番工夫,甚至可能被它逃掉。若是方運能做到,意味著有了頂尖翰林的實力。

    「既然是因為殺熊摩而起,那就無妨,要怪的話,只能怪殺的不夠多!」劉山阿輕輕點頭。

    「自然。」葉放歌表示支持。

    其他三人不說話,沒有再說什麼。

    方運暗暗鬆了口氣,無論他們心中怎麼想,但絕對不會做出有益於熊屠或有損方運的行為,否則,這就有背叛人族的嫌疑,這是血芒古地乃至全人族的政治正確。

    若不能保護人族殺妖功臣,甚至將其出賣給妖族,那血芒古地的人族早就被族滅。

    那熊煞繼續道:「熊屠殿下說了,要親手殺死這個雲方,那我們暴峰部落就不插手,留給熊屠殿下。至於你們,不要妄想進龍族大殿,最多在廢墟里轉轉。若你們敢跟我暴峰部落爭奪,就不要怪我們趕盡殺絕!」

    「那就走著瞧。」丘猛舌綻春雷道。

    平時脾氣極差的連平潮卻閉上嘴,眼中充滿憤怒,卻不像丘猛那般大膽。

    凶煞輕蔑一笑,率領十五萬大軍前往山谷的西側,最後在五十裡外的地方安營紮寨。

    如此龐大的妖族軍隊在近處,所有人都寢食難安,山谷中出現輕微的慌亂,最後雲照塵親自出面才壓下來。

    若在平時,暴峰部落必然會攻打山谷,現在最重要的是龍族大殿,哪怕熊妖有把人族一鍋端的機會也會延後。

    暴峰部落酋長熊煞既然說了不會動手,那這裡就是安全的。

    不過,那些妖王給人的壓力太大,雲照塵等人商量后決定延遲進入斧山,等妖王進山再說。

    雲照塵給了方運幾套聚雲城的翰林服讓他換上。

    時間慢慢過去,兩個時辰后,一支六人的大學士隊伍路過,進入山谷寒暄幾句后便深入斧山。

    四個時辰之後,又一支人族大學士隊伍出現,足足有十二人,但他們身上的青衣大學士服與血芒古地的有明顯的區別。

    「那是……哪個亞聖世家的人?」丘猛問。

    「哪裡分得出來。」雲照塵輕輕搖頭。

    方運只一眼就認出來,這是孟子世家的隊伍,其中帶隊的赫然是大名鼎鼎的孟靜業,方運見過此人。這位孟靜業曾常年駐守十寒古地,五年前才回來。此人不僅殺妖有功,而且學識辯才極佳,三年前與荀家之人爭辯「法先王」與「法后王」時,力壓荀家所有大學士,在孟家備受年輕人歡迎。

    荀家與孟家之爭甚大,性善與性惡只是其一,「法先王」與「法后王」之爭同樣牽扯甚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