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霧彌城。

    能見距離由外界的五十里,暴降為二十里。

    眾人看著前方。

    倒塌的城牆,斷裂的石柱,屋頂被削去的房屋,碎裂的巨斧,折斷的大鎚……組成了此方天地,但一切都被灰白色的塵埃蒙住,只能看到大概的輪廓。

    「滄海桑田,最後有殘垣斷壁留下,已是不易啊!」

    「龍族不愧是當年的萬界之主,尋常的建築哪經得起歲月的洗刷。」

    「這裡只是入口處,就只能看到二十里,若深入廢墟,可見距離又少了許多,更加危險。」

    方運邁步前行,塵埃積累了足足一寸深,幾乎與腳背持平,走在路上不斷發出噗噗的悶響。

    眾人都是強大的讀書人,飛揚的塵埃都被他們的力量輕易排開。

    七人的背後,留下一連串清晰的腳印。

    走了幾步,雲照塵突然停下來,其餘人立刻停步。

    「雲兄,這是……」譚禾木非常不解。

    「這裡是入口處,不會有什麼危險,理當是五龍大殿周邊防護最薄弱的地方,甚至可能被放棄。你們看,從內到外,建築損壞的越發厲害。」

    方運輕輕點頭,他也發現這入口處的特點,不過自己只是翰林,便沒有提及。

    「雲兄說的是,這裡大概是被捨棄的地方,或許過不了多久就會脫離五龍大殿的力量範圍,徹底崩解破碎。」劉山阿道。

    「所以,在這裡我們無需小心,用最快的手段掀起灰塵和易碎之物,然後使用戰詩分頭尋找,看看有沒有寶物神物,或許只是破碎的金屬都可能從聖院換來極大的好處。」雲照塵道。

    「這個主意不錯!我支持!只能進一次龍族大殿,誰管以後如何!」連平潮臉上浮現興奮之色。

    雲照塵看向方運。

    方運卻沒有說話,繼續打量這些建築,很快道:「這裡的建築大都不高,風格也並不多麼華美,明顯不是龍族居住之地,極可能是當年龍族下屬種族居住或辦公之處。如果能儘快解決,不會出太大問題。」

    其餘五人都沒有太在意,雲照塵卻像是吃了定心丸似的,道:「那我們用能引來大風的戰詩詞吹散塵埃,然後喚出戰詩兵將幫忙搜羅。從這裡到五龍大殿,應該超過五百里,我們不可能全速前進,不差一兩個時辰。而且,在入口處搜羅可以更加了解此地,遠勝於冒進。」雲照塵道。

    葉放歌點點頭,道:「我支持照塵。若我們貿然離開這片入口處,進入廢墟外圍,若真遇到危險,只能狼狽而逃。可如果在這裡有所收穫,哪怕逃了,也不至於空手而歸。」

    「老夫贊同。」譚禾木道。

    方運沒有反對,心道大學士就是大學士,哪怕被血芒之力侵蝕,頭腦也非常清晰,明白利益最大化。

    「那好,我們一起用《北風吟》。」丘猛道。

    雲照塵看著方運道:「你只是翰林,戰詩詞的威力有限,就不需要了,等我們用風吹過後,你可以出口成章吟誦出一些戰詩兵將,隨便撿點什麼。按照規矩,在入口處所得的東西平分,不會少了你的。」

    其餘幾人都沒有說什麼,這是規矩,只要不涉及戰鬥爭奪的寶物,眾人都要平分。

    那連平潮不悅地看了方運一眼,輕哼一聲,露出明顯的不滿之色,但也沒有開口訓斥。

    方運看了一眼連平潮,這位大學士回瞪方運一眼,然後放下胸前的擋板,從含湖貝中拿出筆墨紙硯書寫戰詩,其餘六人都是如此。

    方運沒有動筆,不說自己沒掌握大範圍的狂風類戰詩,就算掌握了也沒用,因為翰林和大學士之間的實力天差地遠,最明顯的一點就是少數大學士戰詩有毀滅一座小城的威力,而翰林達不到。

    就見六人陸續完成戰詩《北風吟》,方圓十里內氣溫驟降,點點雪花憑空出現,隨後狂風挾著雪花向四面八方席捲,掀起所有的灰塵。

    地面上的灰塵在以極快的速度消失。

    哪怕六位大學士故意減弱《北風吟》的力量,可這終究是大學士戰詩,那些被灰塵覆蓋的兵器、木材、石料等大量的物件紛紛破碎。

    其中一些物品在當年屬於神物,但卻因為沒有密封,早就被外力腐蝕,化為大量的灰塵或碎片,被北風吹到高空。

    北風一開始還是一片雪白,隨後裡面充斥著數不清的塵埃,如同沙塵暴一樣向前席捲,籠罩數十里的天地,組成一道道塵埃之牆向前推移。

    灰土之牆與血色之霧交織。

    五重的北風吟把前方吹得乾乾淨淨。

    地面上再無塵埃,但有許許多多的碎石,這些都是風吹不走的。

    方運出神地望著前方,很快目光一動,似乎發現了什麼。

    「可惜了,必然有一些較輕的神物被吹走。」劉山阿道。

    「沒什麼可惜的,就算不吹飛塵埃,我們也發現不了那些較輕的神物。」

    「馬上外放戰詩兵將吧。」

    方運沒有握筆,而是準備使用出口成章,因為出口成章不會形成寶光,威力會減弱,不會暴露身份。

    在昨日的龍紋米田附近,方運就與雲照塵決定,不到萬不得已,不暴露實力,比如現在方運只露出含湖貝,飲江貝依舊藏著,像那些霧蝶、墨女和硯龜也都沒有顯現出來。

    方運看向這些大學士,就見六位大學士中,有三位使用了詩經中著名的戰詩《出車》。

    「我出我車,於彼牧矣……出車彭彭,旂旐央央……王事多難,不遑啟居……」

    這首詩講述了周宣王討伐敵人的過程,從一開始的戰前準備到最後的班師回朝都有提及。

    這首詩較長,詩成后,每位大學士面前都出現一千餘輛周朝戰車,由戰馬拉著,一人趕車,兩人持戈。

    這一千輛戰車足以勝過五千以上的步兵。

    另外三個大學士各自用了自己創作的戰詩,人數都在兩千之上,那丘猛的戰詩甚至能喚出五千士兵。

    翰林的戰詩兵將數量依舊是以百計算,但一首大學士喚出的兵將動輒上千,大儒的戰詩至少能喚出上萬兵將。

    方運想了想,誦出一首從聖廟學習的普通翰林戰詩《伐蠻歌》,喚出三百餘戰詩士兵,遠遠比不上六個大學士。

    之後,所有人繼續吟誦戰詩詞,很快每位大學士控制上萬戰詩兵將在這片入口處尋找寶物,方運則只能控制一千多戰詩士兵,效率遠遠比不上六位大學士。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