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石像的本體由黑色的大理石組成,而胸口有直徑三丈的圓形雕紋,雕紋異常複雜。

    這石像的外形是直立的巨蝦,蝦頭尖銳,兩隻外凸的眼睛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散發著鮮紅的光芒。巨蝦戰像不僅有兩根大蝦鉗,腰兩側還有四根較小的手臂,都可以用來攻擊。

    五層樓高的巨蝦戰像跑起來的時候,猶如微型地震,地面咚咚作響,周圍的許多碎石物件顛簸,聲勢駭人。

    「是龍族的戰像!有普通妖王的實力,不要攻擊別處,只攻擊它們的關節部位。雲方你退到後面,隨時準備使用防護戰詩,不需要你戰鬥。其餘人與我一起迎敵!」

    「那就麻煩諸位了。」方運立刻後退幾步,站在六位大學士身後,目光卻盯著戰像身上的雕紋。以前敖煌說過,龍族的戰像對外族來說只能硬碰硬解決,尤其對古妖來說,只能用命去阻攔。

    但是,龍族自有一套辦法應對,只需要把龍力送入戰像胸口的雕紋,就可以封住十個時辰。

    本來在躍龍門之前,方運是沒有資格使用龍力,文宮蟠龍雖然有龍力,但難以外放,只能用來保護文宮。可在學海的龍船形成龍門投影后,方運發現自己可以調動文宮蟠龍的龍力,雖然龍力稀疏,只是幼龍的層次,但終究是真正龍力,封住雕紋綽綽有餘。

    現在不是危急時刻,根據和雲照塵的約定,方運不用暴露實力,先喚出了連詩刺客,然後按部就班喚出白馬將軍和翰林戰詩兵將。

    六個大學士戰鬥經驗十分豐富,先作了疾行戰詩,開始向各處分散疾行,然後以戰詩士兵減緩巨像的速度,再使用強大的大學士攻擊戰詩、唇槍舌劍和文台的力量。

    方運一邊後退,一邊觀察大學士層次的戰鬥。

    十具戰像很強,五層樓那麼高,眾人只能仰望,乍一看強的不講道理,哪怕是大儒也會被蝦鉗輕易夾成肉泥。

    但是,讀書人擅長遠程攻擊。

    數以千計的戰詩兵將如同螞蟻擋在戰像腳下,戰像本能地用蝦鉗砸、用腳踢,它們的動作和正常的人類一樣敏捷,往往一擊就能殺死上百戰詩兵將。

    擊殺兵將的代價就是,它們的速度減緩。

    六把閃亮的才氣古劍在戰像身邊飛舞,戰像很敏捷,但才氣古劍不過尺許長,速度超過三鳴,已經完全超越了戰像能捕捉的範疇。

    方運微微一笑,當年製作這些戰像的龍族,絕對想不到會出現唇槍舌劍這種力量,哪怕古妖種類繁多,也不會隔空御物,最多投擲一些硬物,和唇槍舌劍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才氣古劍瞄準了戰像的關節處不斷攻擊,火花四射,撞擊聲連綿不斷。

    方運一邊看,一邊揣摩這六個大學士的控劍之法,很快發現了一些之前被自己忽略的細節,暗暗記在心中。

    六位大學士在控劍之餘,也偶爾使用戰詩,主要是用來阻擋和減慢戰像的速度,而真正的攻擊主力除了唇槍舌劍,還有文台。

    文台是大學士形成的強大力量,如同唇槍舌劍一樣,可以不斷成長。

    方運掃過六人的文台,就見雲照塵、葉放歌、譚禾木和連平潮四人的文台一模一樣,都是普通的一層文台,文台上都有一座惟妙惟肖的祠堂。

    這就是血芒古地大學士的特點之一,大都使用「祠堂文台」,從血芒古地嚴厲的宗法制度中吸收力量,並化為戰鬥的力量。

    經過觀察,方運發現連平潮善於使用宗法制度中「罰」的力量,比如「惡逆」「不道」「不義」或「內亂」的力量。

    他的祠堂文台總會發出一股黑色氣流,包裹著戰像的關節處,不斷造成破壞。

    而雲照塵、譚禾木和葉放歌三人則主要使用宗法制度中跟禮相關的力量。

    方運目光落在雲照塵身上,就見他的宗祠文台外放出一道清光,籠罩一具戰像,那戰像完全不會奔跑,只會一步一步慢慢行走,每一個動作都標準無比,顯然是用了「宗主家法」,命令戰像必須如此。

    葉放歌在雲照塵的基礎上,使用了「嫡庶尊卑」的力量,他的宗祠文台外放兩道清光,籠罩兩具戰像,無論那兩具戰像如何掙扎,都無法超過被雲照塵命令過的那具戰像,因為他們被定為卑微的庶子,永遠不能越過尊貴的嫡子。

    方運第一次見到這種力量,頗感好奇。在聖元大陸,由於法家的強大,這種宗法制的力量空前虛弱,連禮殿之人也很少使用宗法的力量。

    可在血芒古地,數百年來大量的讀書人在宗法制的秩序下生活,大學士一旦形成祠堂文台,力量不容小覷。

    方運暗暗輕嘆,宗法制度終究會被法家力量取代,任何妄圖阻擋大勢的人,都將被浩浩蕩蕩的歷史潮流粉碎。

    血芒古地偏安一隅,只要與外界的通道沒有被打開,就可以一直維持。

    戰像的數量雖然超過大學士,可只會用身體進行近戰,哪怕個個都有普通妖王的實力,也依舊被六個大學士玩弄於股掌之間。

    僅僅百息之後,十具戰像全部倒在地上,它們的關節處遭到破壞,至少需要一刻鐘才能恢復。

    七個人重新聚到一起,然後快速向前沖,在距離十具戰像五里后停下來,進入一座倒塌的宮殿里,一邊控制戰詩兵將尋找有價值的物品,一邊商議。

    雲照塵道:「我之所以選擇戰鬥,是為熟悉戰像的力量。諸位也看到了,這種層次的戰像,哪怕多幾十個,也奈何不了我等,但數量若是過百則會有麻煩。不過龍城不可能滿地都是戰像,只有大殿入口或特殊的地方才會多,所以接下來……」

    雲照塵掃視六人,道:「我們現在有兩個方案,一鼓作氣向前沖,不需要跟戰像糾纏,直接向五龍大殿前行。不過……我們沒有地圖,血霧瀰漫,只能看清方圓十數里內,很容易迷路。第二個方案……雲方你來說吧。」

    其他五個大學士好奇地看向方運。

    方運輕咳一聲,道:「諸位也知道我略通尋古之學,雖然我們看不清這片龍城廢墟的大小形狀,也不知道我們在哪個方位,但是,龍城的布局習慣我略知一二,可以根據所見的建築布局,推斷出五龍大殿的大體方向。現在我們看到的建築太少,我需要再走幾十里才更有把握,如果能找到標誌性的建築更好。」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