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可否詳細說明一下?」葉放歌問。

    方運道:「很簡單,龍族以東為尊,許多建築的大門都是坐東朝西。小住所的朝向因為布局問題可能改變,但大建築的正門必然朝西,這第一步,就確定了這處龍城廢墟的方向。」

    「只有方向也不行,我們需要準確的方位,畢竟這裡可能方圓千里。」劉山阿道。

    「是的,所以我說標誌性建築。龍族的建築布局,都是有講究的。比如這片龍城廢墟,必然以五龍大殿為中心,那麼部分建築的頂部會有「拱衛布局」,比如一些大殿上方的獸類雕刻向五龍大殿的方向做出臣服狀。不過大家也看到了,這裡的大殿幾乎都沒有房頂,很難找到。所以只能找其他標誌性建築……」

    方運陸續說了一些基本的東西,但有些東西涉及龍族機密,不能全說出來。

    「雲方賢侄大才,怪不得照塵兄把你帶入這裡。有了你,我們至少節省十個時辰的時間!」劉山阿稱讚道。

    「何止節省時間,若是像無頭蒼蠅亂跑,遇到那幾個嗜殺的熊族部落,我們可能全軍覆沒。」葉放歌道。

    雲照塵微笑道:「那從現在開始,我們由雲方指揮前行方向,誰反對?」

    連平潮卻道:「我並不反對由雲方帶路,但如果他帶錯路,或是把我們送入死地,又當如何懲罰?」

    方運反駁道:「現在的問題是,除了我無人能快速找到五龍大殿的方位,懲罰勇於做事之人,是何道理?至於說懲罰,自然要跟獎勵相對,若我找到五龍大殿沒有獎勵,為何要懲罰?」

    劉山阿等幾人看著方運微笑,心道這個翰林年紀輕輕,但腦子很靈活,關鍵句句在理,換成普通翰林,或許會用別的方式反駁,但方運如此反駁更進一步,連平潮要麼放棄懲罰,一旦要懲罰,那就要拿出相應的獎勵來。

    連平潮沉著臉,片刻之後道:「離開這裡后,我等要分配戰利品。除了自己搶奪的,其餘物品都要平分。如果你真能在十個時辰內找到五龍大殿,允許你從中額外挑選一件寶物。如果你找不到,就必須接受懲罰,分配寶物的時候你不動分毫。」

    雲照塵搶在方運之前道:「我不贊同懲罰雲方,休要再提!若雲方主動出來帶路還接受懲罰,怕是會寒了所有人的心!至於說獎勵,平潮兄說的好,只要雲方提前找到五龍大殿,就可額外挑選一件共有戰利品。」

    「雲兄,你太過於偏幫你這位遠房侄子!」連平潮強忍怒氣道,「只有獎勵,沒有懲罰,若是想給他好處,可以明說!」

    方運笑道:「平潮先生,咱們算算。獎勵的話,只讓我挑一件,而懲罰的話,卻讓我放棄所有寶物,這個懲罰未免太重了。」

    「若不重懲,何來懲罰之說?」

    「您說的對,若不重獎,獎勵也就沒有意義了。」方運道。

    葉放歌道:「平潮,聽說你前兩年搶……不,是發現了不少龍紋米和聖血玉。你既然想獎勵方運,不如把你青揚城的聖血玉與龍紋米拿出來。不多拿,龍紋米千斤,聖血玉五十斤即可。」

    連平潮面色大變,怒道:「葉放歌,老夫與你交情匪淺,何必如此幫一個外人!」

    「平潮兄說笑了,我只是提個建議而已。你不同意可以明說,何必發火。」葉放歌一本正經道,表情和往常一樣平靜。

    方運道:「我看放歌先生的建議不錯。既然對我的懲罰如此重,那增加千斤龍紋米的獎勵理所應當,至於五十斤聖血玉,暫且不要。如果我再立一功,再增加獎勵不遲。平潮先生,您意下如何?」

    連平潮氣得下巴上的白鬍子顫抖,怒視方運道:「好,很好!你區區翰林不僅想著要獎勵,竟然還想要繼續增加獎勵,我連平潮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想增加獎勵?好,只要你同意懲罰加重,我就同意你增加獎勵!」

    方運微笑道:「那就這麼說定了!如果我提前找到五龍大殿,那除了我額外挑一件寶物,連平潮大學士再贈送我千斤龍紋米。若是我失敗,從龍城廢墟中所得一切共有寶物一件不取!如果我以後還想要獎勵,那必須加重懲罰。我們擊掌為誓,如何?」

    「黃口小兒,等出了龍城廢墟,我倒要看看你有何臉面見老夫!」

    連平潮快步迎向方運,然後兩人伸出右手,擊掌誓成。

    方運道:「五位大學士充當見證人,立誓成功,我們現在就出發!」

    「我們先向哪個方向走?」劉山阿問。

    方運道:「根據一路上的建築布局,我基本可以判斷出,之前所在的入口處,是龍城廢墟的南面的位置,但不知道是東南、正南還是西南。就可能性來說,我們現在向北面走的機會最大,只要在路上找到標誌性的建築,我們就可以確定大概的方位,逐步修改方向,最後找到五龍大殿!」

    「不錯。雲方,你帶路吧,我們都相信你!你的疾行詩,由我包了。」雲照塵微笑道。

    「多謝雲伯父。那我們出發吧。」

    隨後,六個大學士陸續書寫疾行戰詩,因為不能飛行,只能書寫騎乘馬類的大學士戰詩《天馬頌》,每人都多了一匹雪白戰詩龍馬。

    七人騎乘戰詩龍馬,在廢墟中前行。

    龍城廢墟歷經大戰,到處都是殘垣斷壁,牆壁傾倒,石柱攔路,根本沒有一條完整的道路,七人只能在起起伏伏的建築廢墟上前行。

    此地十分危險,龍馬的速度始終提不起來。

    很快,一刻鐘過去了,方運沒有發現任何標誌性建築,腳下除了建築廢墟就是建築廢墟。

    又過了一刻鐘,方運還是沒有任何發現。

    一個小時后,連平潮終於忍不住,問:「雲方,你到底能不能找到方向?」

    「請連大學士稍安勿躁,急不得。」方運道。

    「哼!」連平潮目光一閃,沒有再說什麼。

    七人繼續前行,沒過百息,左前方有一支妖王隊伍破霧而出。

    「小心!」

    「備戰!」

    六個大學士立刻書寫防護戰詩或喚出戰詩兵將。

    譚禾木最先出手,書寫大學士防護戰詩《詠崑崙》,乃是半聖謝安在大學士之時所作傳世防護戰詩,詩成后,形成一截崑崙山脈的虛影包圍七人,巍峨高聳,充滿力量。

    而且,這是一首二境戰詩,有了詩魂,威力相當於普通大儒防護戰詩。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