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七人不斷向著五龍大殿的方向進發,越向前走,遇到的戰像越多。

    到了後期,戰像大都直立起來,遠遠地都能看到,如同巨大主宰,掌控這片天地。

    眾人為了儘快到達,只能硬沖戰像的領地,才氣消耗越來越多。

    「能見距離只有十里了!」

    方運說完,眾人一起打量四周。

    天空與四周的血霧更濃,哪怕是大學士們也看不到十裡外的景象。

    地面再次傳來熟悉震動。

    譚禾木嘆息道:「那兩百戰像又追了上來,我們恐怕需要第三首阻敵詩。」

    「那就用!」方運毫不在乎聖頁。

    幾個大學士用異樣的目光看著方運,似乎都在思索什麼。

    方運則看了雲照塵一眼,雲照塵眼中有一絲無奈之色。

    砰砰砰……

    地面的震動越來越大,但過了一會兒,震動開始變小。

    劉山阿笑道:「終於跑出那兩百戰像的領地!可以鬆口氣了。」

    「幸好有雲方,不然我們必然會被它們追到,甚至可能永遠無法抵達大殿正門。」

    七個人正聊著,餘光突然發現左後方有東西移動,齊齊回頭。

    一支完全由妖王組成的隊伍出現在那裡,妖王足足有三十一頭之多!

    其中九頭熊妖王正是熊煞帶領的暴峰部落,而另外二十二頭妖王方運都不認識。

    熊煞見到方運等七人,先是一愣,然後放聲大笑。

    「熊崆,就是他們七人!就是他們誘使孟家人殺我部落妖王,就是他們在我們重傷之時趁火打劫。」熊煞用碩大的熊掌指著方運等人告狀。

    所有熊妖王都是四肢著地奔跑,而那頭叫熊崆的妖王肩高比所有熊妖都高出一尺,而且他的熊毛不是黑色,而是純白色。

    在熊族之中,白色巨熊的地位要比普通熊族高一些。

    「殺!」熊崆竟然一句話也不說,立刻加速衝鋒。

    三十一頭巨熊氣勢洶洶飛奔而來。

    劉山阿急道:「這是熊妖十大部落排名第四的凶牙部落!酋長是熊崆,他的祖輩往前追溯二十代,代代都是妖王,甚至還出過大妖王!熊崆是僅次於熊屠的妖王之一,危矣!」

    「繼續往前逃,若能逃進五龍大殿,或許有生機!」雲照塵做出了最準確的判斷。

    「對,我們還有……」葉放歌說到一半,呆板的面容露出絕望之色,「……我們完了!」

    就見凶牙部落酋長熊崆的後背突然浮現一座半透明的冰山,籠罩方與圓一里範圍,而冰山之上,卧著一頭體長達五十丈的巨大白熊!

    突然,那巨大的白熊睜開眼睛,目光所視,凍絕萬物,隨後高高舉起右前掌。

    熊崆的動作與巨大白熊的動作保持一致,同時下落。

    聖相之擊!

    轟隆隆……

    前方二十餘里扇形範圍內的建築廢墟被巨大的力量掀起,亂石漫天,不等那些巨石落地,密密麻麻的小型寒冰山峰不斷從地面向上突起。

    那些寒冰山峰從一丈高到十丈高不等,形成一片茫茫冰山,天空甚至飄著雪花,截住七人。

    幸好兩位大學士手中都有文寶,可以迅速形成防護戰詩,不然七人早就被熊崆的聖相之擊徹底殺死。

    七人附近的冰山全部破碎,但遠處的冰山依舊存在。

    奇特的寒意籠罩所有人,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行動遲緩起來。

    戰詩龍馬的速度竟然下降一半!

    「好強大的聖相之擊,怪不得他能成為第四大部落的酋長!」連平潮無比憤怒。

    「繼續逃跑!全力加速!」雲照塵道。

    就見六位大學士把大量才氣注入戰詩龍馬體內,戰詩龍馬立刻獲得提速。

    方運也把才氣注入戰詩龍馬體內,速度也有了提升,但是,卻只有六位大學士速度的七成!

    方運無論天賦如何,終究是翰林,終究比大學士低一個文位,在相同的時間內,注入戰詩龍馬的才氣遠小於大學士。

    幾息之後,方運被落在最後。

    方運看著六個背影,眼中的光芒緩緩暗淡。

    身後,是三十一頭妖王!

    三十一頭妖王絕對不是任何一位翰林所能面對的敵人,更何況,方運連翰林頂峰都沒有達到,僅以才氣而論,勉強達到了翰林中期的程度,相當於三殿翰林或四殿翰林。

    方運努力駕馭戰詩龍馬,但文位低的劣勢越來越明顯,他與六位大學士越來越遠,但與那些熊妖卻越來越近。

    尤其是一身白毛的妖王熊崆,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飛奔,那些冰山好似成為他的助力。

    方運又回頭看了一眼,一顆心深深沉到谷底。

    這裡無法使用平步青雲,否則的話,自己完全可以逃開。

    可現在,幾乎毫無勝算。

    「咦?雲方你怎麼了?」雲照塵突然回頭髮問,露出訝異之色。

    方運苦苦一笑,道:「我是翰林。」

    雲照塵等六人這才想起方運的文位,這才意識到之前沒有全速前進,自然拋不下方運,可現在是最快的加速,方運註定跟不上。

    「我等……不能見死不救。」雲照塵騎在馬上,露出苦澀的笑容,望著其餘五位友人。

    「嗯,不能不救。」葉放歌道。

    連平潮卻道:「此時此刻,為何要做婦人之仁?讓他一人死,還是讓我們六人陪著一起死?你們難道已經糊塗了嗎?」

    「可是……」

    「沒有可是,若救他,我們將與整整三十一頭妖王戰鬥,必死無疑。我絕不會相救!就算他是照塵的私生子!」連平潮終於挑明內心的猜測。

    「回援!」雲照塵突然減速戰詩龍馬,與方運並列前行。

    除卻連平潮,其餘四個大學士大減緩速度,與方運並列前行。

    方運眼中消失的光芒漸漸恢復。

    「你們這些蠢貨,你們會後悔的!」連平潮大罵,依舊保持原來的速度,在其餘人的前方。

    「我……」方運想要辯解。

    雲照塵道:「不要想太多。既然我們組成了一支隊伍,那就應該伸出援手!這是我們人族能在血芒古地對抗妖蠻的重要原因。」

    方運輕嘆一聲,道:「好吧。」

    「雲方,你應該主動去迎戰熊崆,拖住他,為我們創造機會。你之死,重於泰山,我們一定會銘記在心!如果你牽連我等,那就是罪大惡極!」連平潮道。

    「準備好四千斤龍紋米吧。」方運淡然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