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視線所及的範圍內,冰峰連綿,經久不散。

    方運轉身,騎著戰詩龍馬停在一座冰山之上。

    雲照塵隨之調轉方向,立在方運身邊,其餘四個大學士一見雲照塵如此,無奈地與方運站在一起。

    「那老夫就看看你如何能嚇退兩大部落的熊妖王!」連平潮卻不跟方運等六人站在一起,繼續向前逃跑,但減緩了速度,不斷回頭看。

    葉放歌則道:「罷了,這片冰山區域乃是凝聚了熊崆的聖相之擊,那是他追溯熊族血脈才形成的力量,我等難以破除,速度大減,被它們追上是早晚的事,不如決一死戰。」

    「既然進入龍城廢墟,就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劉山阿笑眯眯地說道,但目光里隱含危險的氣息。

    方運從飲江貝中拿出一個瓷瓶,打開,一股洶湧澎湃的氣息從那瓷瓶中噴湧出來,那氣息之猛猶如熱油瞬間鋪開,把每個人淹沒,浸透。

    許多人本能地輕輕一顫,所有的妖王都停下腳步。

    所有妖王都覺得,如果自己再快速奔跑,必然會冒犯瓷瓶里的東西。

    「妖族聖血?而且是我熊族半聖之血?」熊崆躍上一座五丈高的冰山,俯視前方不遠處的方運等人。

    其他熊妖王也變得小心翼翼。

    連平潮停下,吃驚地看著方運手中的瓷瓶。

    方運道:「諸位誰能書寫四境攻擊戰詩?」

    眾人一愣,然後無奈搖搖頭。

    「血芒古地中,只有衛皇安把《大風歌》修鍊至四境,能喚出聖魂,除此之外,無人擁有四境戰詩。倒是聖元大陸的人壽命長,有少數讀書人能把低文位的戰詩練到四境。」

    「聖血能讓詩詞直接提升一個境界,四境戰詩用后,雖然不會提升到前所未有的五境戰詩,但可以形成接近五境的力量,沒有正式的命名,大都稱其偽五境。」

    方運沒想到血芒古地第一大學士衛皇安能把《大風歌》練至四境。戰詩詞每提高一個境界,相當於提升一層文位,《大風歌》是舉人戰詩,四境相當於大學士戰詩詞,但有強大的特性,比普通大學士戰詩詞強很多。

    《大風歌》屬於帝王詩,到了四境「聖魂」境界,喚出來的力量不是半聖意念,而是漢朝開國大帝劉邦的意念,能直接跨越時空從大漢帝國借用力量。

    「有三境的吧?」方運問。

    「有!放歌曾在進士時期創作過一首進士戰詩,雖非傳世,但以斧山為形象,以神話中盤古開天地為意念,形成《落斧吟》,威力極強,雖非傳世,但他自己用出勝過所有的傳世進士試。於是他一直反覆修習這首戰詩,已經練至三境,威力相當於大學士戰詩。」雲照塵道。

    「放歌先生,這瓶聖血交給你,我再給你一張聖頁。只要他們敢前沖,你就對凶牙部落的酋長熊崆使用《落斧吟》,四境的《落斧吟》,已經超越普通的大儒戰詩,至少可以讓熊崆瀕死,甚至可能將其擊殺!」方運道。

    葉放歌義不容辭接過方運的聖血與聖頁,道:「好!看老夫的!能以聖血鑄就四境戰詩,老夫死而無憾!多謝雲方!」

    其餘大學士都激動地盯著葉放歌手中的瓷瓶,同時以聖頁和聖血書寫戰詩,這是多少讀書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如果能在臨死前做到,死而無憾。

    聖血,那是連半聖世家之人都不能隨便使用的東西,在眾聖世家的禮物清單中,都屬於頂級的禮物,否則也不會送給方運。

    那些大學士激動歸激動,但看向方運的目光卻多了什麼,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露出這種思索之色。

    「吼……」

    妖王熊崆大吼一聲,鼻子皺起,牙齒外露,道:「區區一滴聖血,還不足以讓我們退縮!你們現在只有七個,不,只有六個大學士,加上聖頁和一滴聖血,最多相當於十個大學士,差得遠!和我們差得遠!」

    熊煞一邊靠近熊崆一邊大叫:「對!差得遠!在我們三十一頭妖王面前,這還差得遠!一首戰詩用完,我們已經突破你們的防護,殺光你們!」

    「哦。禾木先生,您那首二境的《詠崑崙》,若入三境,可否抵擋三十一頭妖王片刻?」

    譚禾木一愣,哈哈一笑,道:「我的二境《詠崑崙》已經相當於大儒防護戰詩,若得聖血相助,進入三境,恐怕能防得住半聖分身一擊,阻擋這些妖王不在話下!」

    「我不信你還有第二滴聖血!」熊崆的兩眼散發著駭人的紅光,在白色熊毛的映襯下,更顯詭異。

    「我所言,你必當相信!」方運說著,拿出第二個瓷瓶並打開。

    一陣猶如海潮的妖聖氣息瞬間傳遍數十里。

    「巨鯨半聖之血!」熊崆咬著牙道。

    熊煞低聲問:「這會不會是假的?」

    「若連聖血都能作假,人族早就一統萬界了!」熊崆道。

    熊煞氣得直磨牙,道:「這小子什麼來頭,先拿出那麼多聖頁嚇走我,又拿出足足兩滴聖血嚇你,人比妖氣死妖!」

    「應該是六大亞聖世家的人。」熊崆低聲道。

    方運說著把第二個瓷瓶遞給譚禾木。

    「兩滴聖血,是否足夠?」方運問。

    「不夠!」熊崆說完,周身的妖煞如冰,為自己披上一層厚厚的冰甲,覆蓋在氣血鎧甲之外。

    「嗯,那我就不一瓶一瓶向外拿了。」方運說著,拿出三個瓷瓶,依次打開。

    三種不同性質的妖聖氣息同時爆發。

    所有大學士和妖王都情不自禁打了個冷戰,心中莫名恐慌。

    此刻,此地,交織著五種聖血的氣息。

    本來還準備逃跑的連平潮急忙趕回來,大聲道:「雲方賢侄,老夫琴道已達三境,只要以聖血滴入老夫的龍骨香中點燃,老夫的《風雷引》將提升一境,相當於琴道四境的力量,足以橫掃眾妖!」

    劉山阿笑道:「成矣!成矣!」

    其他幾人也眉開眼笑,有五滴聖血在,絕對可以對三十一頭妖王形成沉重的打擊。七人合力,臨死前,至少會帶走二十頭妖王的性命。

    關鍵人妖雙方都知道,方運手中恐怕還有更多的寶物!

    熊崆獃獃地看著方運手中的三個瓷瓶,對熊煞道:「我這才明白你看到一疊聖頁時的心情,我感到深深的慚愧,同時還有無盡的憤怒!很想罵人!」

    「身為十大部落的酋長,竟然不如一個小翰林的寶物多,怎能不慚愧!」熊煞非常悲憤。

    熊崆盯著方運,許久不說話。

    熊煞低聲道:「要不……咱們先撤走吧?」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