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連平潮冷冷一笑,道:「雲方賢侄,他們這是要你出聖頁。否則的話,無論怎樣,都不可能從五十多具戰像的包圍中救出他們,連我們都可能栽進去。消耗聖頁救四個毫無關係的大學士,這應該是天底下最賠錢的買賣。」

    方運點點頭,道:「連先生的話給了我啟發,很有道理。」

    連平潮微笑道:「雲賢侄過獎了。」

    其他五個大學士看著方運,默不作聲,他們沒辦法責怪方運,因為方運並不認識那四個大學士,沒必要拿出珍貴的聖頁來。

    方運繼續道:「連先生拿買賣生意來比喻,的確值得我借鑒。幾張聖頁能做什麼?無非是死物而已,但四個大學士卻能殺死數不清的妖蠻。幾張聖頁如果能換四個大學士的命,對人族來說是一本萬利的事情。」

    「你……」連平潮如同吃飯被噎著似的,盯著方運說不出話來。

    「雲方不僅大才,更兼高義,實乃我等楷模!」葉放歌肅然起敬。

    「照塵兄邀請雲方加入,我之前十分反對,甚至暗中給照塵兄傳音,希望趕走他。可此刻才明白,我們隊伍中有雲方是天大的幸事!老夫為以前之事道歉。」譚禾木恭恭敬敬向方運作揖認錯。

    「真是我人族好兒郎啊!」丘猛讚歎,只是目光有些複雜。

    方運笑道:「諸位莫要誇我了,想辦法救下那四位大學士吧。」

    「好!」

    連平潮十分不情願,但終究是隊伍的成員,和眾人一起行動起來。

    七人與被困的四人舌綻春雷,很快商量出一套方案,立刻實施。

    七人先是沖向那些戰像,戰像立刻分出三十具撲來,這七人一邊阻攔,一邊靠近那四個大學士。

    靠近之後,譚禾木拿出方運給他的聖頁,使用阻敵詩化虛為實,正好落在四個大學士那裡,包圍四個大學士的戰像瞬間陷入重重迷幻之中,不斷爬山。

    七人則衝進阻敵詩山,帶著四個大學士沖向五龍大殿的方向,後面的石像撞進阻敵詩山中,開始慢慢爬山,全部被困住。

    十一匹戰詩龍馬踏著高低起伏的廢墟,把那些戰像拋在血霧之後。

    「呼……」其中一人長長吐了口氣,沖方運等七人一抱拳道,「孫展帆感謝諸位,凡是在這裡得到的一切寶物,我都將拿出一半,平分給七位。」

    「我也拿出一半。」其餘三人立刻附和。

    四人驚魂未定,臉上剛剛有了一點血色,聲音有氣無力。

    雲照塵搖頭道:「就不必謝我們了,我們其實沒出什麼力,真正出力的是雲方,他拿出了一張聖頁。你們若真想拿出一半的寶物感謝,都給他吧。」

    譚禾木道:「對,救你們四人,雲方佔九成九的功勞。說來慚愧,沒有他,我們甚至沒有能力救你們。」

    孫展帆看上去比所有人都年輕,一頭黑髮,不像別的大學士要麼頭髮花白,要麼白髮蒼蒼,他詫異地看了看方運,然後用詢問的目光看向其他人,問:「這位雲方是何方文友,為何從來沒聽說過。」

    雲照塵輕咳一聲,道:「這位是我遠方的堂侄,剛剛晉陞翰林,他有不一樣的奇遇。好了,不說他了,說說你們吧,為何會被他們包圍?」

    四人臉上立刻浮現悲憤之色,都想說什麼,可一時間都說不出來。

    過了好一會兒,孫展帆才輕嘆一聲,道:「我們是被血爪部落追趕,誤入此地,被戰像包圍。血爪部落的熊妖王們看到我們被圍困后,瘋狂嘲笑一陣,然後離開。」

    「那戰死的人是……」雲照塵試探著問。

    「馬千軍,梅海。」孫展帆痛苦地道。

    「太慘了,竟然被戰像活活砸成肉泥,然後……屍骨無存,屍骨無存啊!」蘇濛說著眼圈就紅了。

    「算了,不提兩人,回去之後想辦法厚待兩人的子孫吧。」雲照塵道。

    「當然,到時候我會從兩人家中各過繼一個兒子或孫子,養育成人,不墮兩人的一世英名。」孫展帆道。

    「唉……」

    眾人長長嘆息,此時此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堂堂大學士,一城之主,進入龍城廢墟才幾個時辰就戰死,實在太令人扼腕嘆息。

    劉苑面色有異色,問:「方才諸位爭論了好一陣,怕是為難諸位了。」

    一旁的孫展帆急忙給他打眼色,讓他別這樣。

    方運面色不變,其他六個大學士面色卻有些細微的變化。

    連平潮解釋道:「方才是……」

    葉放歌突然打斷連平潮的話,道:「是我們都想救你們四人,但連大學士不想救。」

    「你……」連平潮氣得漲紅老臉,沒想到葉放歌竟然都說了出來,這事一旦傳出,對他的名聲有巨大的打擊,一旦他逝世,連他的後代都可能因此遭殃,畢竟四位大學士的人脈必然強於他自己,連那兩位死去的大學士的友人都會反感他。

    被救出的孫展帆等四人面色果然變得陰沉起來,看向連平潮的目光分外不悅。

    連平潮冷哼一聲,道:「這事沒什麼可說的。孫展帆,還有你們三個,我問你們,若是你們沒有雲方,就算有七個大學士,你們敢衝進五十具戰像之中嗎?」

    被救出的四個大學士一愣,竟然無法反駁。

    雲照塵微笑道:「所以這更能體現雲方的高義啊,你們四人可以不感謝別人,但一定要感謝雲方。好了,事情過去就不要再提了。」

    四人點點頭,感激地看向方運,都想把這個人牢牢記在心裡。

    連平潮面色更加難看,沒想到不僅自己被四人記恨,還反襯了方運的仁義,現在四個人對方運更加感恩戴德。

    雲照塵道:「四位現在是想繼續深入龍城廢墟,還是想離開?」

    孫展帆苦笑道:「離開?我們倒是想。除了跟隨你們深入,我們毫無他法。」

    「我們倒是很願意你們四人加入,畢竟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只不過……老夫小人一次,我們難以相信你們啊。」雲照塵說完,輕嘆一聲。

    十一匹龍馬繼續前進,馬蹄踩在廢墟建築上發出噠噠的聲音,眾人卻沉默無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