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葉放歌緩緩道:「照塵說的沒錯,龍城廢墟不是其它地方。若是與熊妖一族死戰,我等自然可以齊心協力,熊妖不滅,我血芒人族不得安寧。但裡面有五龍大殿,還有太多的寶物,誰也不敢保證關係不深之人會做什麼。」

    「我們能理解。」孫展帆道。

    方運掃視眾人,沒有說什麼,血芒古地終究比聖元大陸殘酷,這裡的讀書人內鬥之盛,超過兩界山大戰之前的人族。

    大學士六十多位,明明可以分成兩三個大隊伍,可實際上分成六七個,明裡暗裡的事情太多。

    方運看得明白,雲照塵的隊伍與孫展帆隊伍中的人,必然有過矛盾,甚至可能有仇怨。

    雲照塵道:「既然大家都是人族,在這等險地,於情於理都不應該拋下任何一人,畢竟沒有生死大仇,對吧?」

    現場的氣氛立刻變得詭異起來,十一人中如果真有兩人有大仇,很可能會在此時引爆。

    「嗯,應該沒什麼深仇大恨。」孫展帆緩緩道。

    無人再說話。

    雲照塵微笑點點頭,道:「既然如此,如果四位願意加入我等,不會在中途離開加入其他隊伍,我等倒履相迎。四位都是人族大學士,是血芒古地的佼佼者,平日里都有好名聲,再加上我等救了四位,想必四位也不會因為一些寶物而如何。」

    「自然!」四個大學士異口同聲道。

    「那麼,我等一起對文膽發誓,結為一隊,生死與共,絕不做出危害他人之舉,如何?」

    「在下同意!」孫展帆道。

    隨後,眾人紛紛同意,於是十一人一起以文膽立誓,至少解決了表面上的隱患。

    方運知道這些都是君子協定,因為各家都有方法規避誓言,不過,哪怕能規避誓言,代價也極大,若是在血芒古地傳開,極為不利。

    人族,終究要講究道德仁義,哪怕是再完善的律法,也有其無法做到的事情,完美世界目前只是人族美好的幻想。

    十一人結成一體,隊伍的氣氛慢慢緩和,一邊前行,一邊交談有關在龍城廢墟發生的事。

    孫展帆等人毫無保留說出了具體的經過,並分享他們的經驗和猜想,而雲照塵也說了許多,不過大多都會提到「這是雲方說的」,幾乎有過半的信息會提到這句話。

    在雲照塵說話的過程中,四個大學士反覆觀察方運,不多時,四人似乎明白了什麼,但都沒有開口。

    方運也不多話,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

    不多時,隊伍又遇到一支戰像隊伍,足足有二十四頭。

    十一人準備充足,沒用聖頁就將甩開它們。

    十一人一路前行一路甩開戰像,越向前,戰像越多。一個時辰后,眾人陷入上百戰像的包圍圈,而且遠處不斷有戰像前來,如果不能快速逃脫,可能會被超過兩百戰像圍攻。

    不得已之下,方運又消耗了一張聖頁。

    等脫離包圍,劉山阿笑道:「雲方賢侄,你這次進入龍城廢墟若是得不到好的寶物,可賠大了。」

    葉放歌不冷不熱地道:「無妨,雲方已經立下五次大功,連平潮城主的龍紋米和龍紋米田已經屬於雲方。再立幾次大功,我看連青揚城都要歸雲方了。」

    「這種玩笑還是不要開了。」連平潮不悅道。

    葉放歌又不咸不淡反擊道:「你多慮了,雲方未必看得上區區青揚城。」

    連平潮雙目中紅光一閃,深吸一口氣,扭頭看向其他方向,不再跟葉放歌爭執。

    被救的孫展帆等死人臉上浮現淡淡的笑意,雖不說話,但戰詩龍馬稍稍遠離連平潮。

    眾人又前行一陣,突然感覺自己的心臟被無形之手攥住,而身體好似墜入深海,無法呼吸。

    剎那之後,這種感覺消失,但每個人的面色都變得慘白,汗水涔涔。

    所有人急忙拉住韁繩。

    十一個人面面相覷。

    「那是何等強大的力量?莫非是聖位戰像?」連平潮目露驚色。

    「哪怕是大妖王都不可能有如此強的氣息,錯不了,必然是聖位力量,而且只是隨意散發的氣息,根本不是針對我等。若是針對我等,我們恐怕已經故去。」孫展帆道。

    「那我們到底留在這裡還繼續前進?」雲照塵問。

    所有人露出憂色,拿不定主意。

    方運卻微笑道:「諸位不必煩心,若我所料不錯,這氣息應該是五龍大殿的氣息,並非聖位戰像。」

    「哦,你真能確定?」連平潮問。

    「我也未在近處見過五龍大殿,只能說九成的可能是。」方運道。

    「我信得過雲方。」葉放歌道。

    「好,那我們就繼續前行,五龍大殿應該就在近處了,不過要減緩速度,以防不測。」

    眾人再度前行,但速度連之前的一半都沒有。

    怪異的是,前方已經沒有建築廢墟,是非常平整的地面,只是地面有一些裂紋,除此之外,白色的地面上只有各種精美的花紋,沒有半點塵埃。

    眾人一邊前行一邊四望,連戰像都沒有,卻更加緊張。

    隊伍不斷前進,原本隱藏在血霧中的地面不斷展現出來。

    突然,前方的血霧徹底消失。

    「你們看!」丘猛驚道。

    一座恢宏壯觀的萬丈大殿分開天地,橫亘在前方,如巨獸在卧。

    灰白色的大殿的上空,五條金龍好似在天空翱翔,活靈活現,散發著猶如實質的龍威,嚇得所有人心臟驟停。

    大殿的門前有一座主道,兩側戰像如林。

    一些大學士和妖王正站在前方。

    大殿的正門上方有一張金色牌匾,寫著兩個漆黑的大字,彷彿能把人的魂魄吸進去,每個看到的人都覺得全身沉重,似乎有一座大山壓在身上,直到把視線移開才正常。

    所有的大學士一頭霧水,盯著那兩個字看了一會兒便放棄,只有雲照塵等幾人看向方運,發現方運表情有些怪,又驚又喜,似乎認識這座大殿。

    「雲方,你可認識大殿匾額上的兩個字。」

    「鎮罪。」

    眾人本能一驚,僅僅聽名字,就知道絕不是普通的五龍大殿。

    「你可知道這鎮罪殿的來歷?」

    方運仰望高聳入雲的鎮罪殿,神色複雜,緩緩道:「龍獄下轄七座五龍大殿,其中四座用來關押囚犯。這鎮罪殿,就是四座關押囚犯的大殿之一,凶名赫赫。而且,除了『鎮罰殿』,其他三座大殿,都是死囚監牢。囚犯不死,永不釋放!」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