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見過衛大學士!」所有人一起拱手問候。

    「諸位不必客氣。我們正在商議如何突破正門。三位亞聖世家的領隊人已經同意與我等聯手,等進入正門后,再各走各的路。現在你們到來,勝算更大。」

    雲照塵看了一眼方運,方運輕輕點頭,示意雲照塵全權負責。

    「我們自然也願意與諸位文友合作,共闖鎮罪路。」

    「哦?照塵兄果然博學多才,若不是孟兄提醒,我等還認不出這龍族古文。」

    「我們馬上趕到,到時候詳談。」雲照塵舌綻春雷道。

    「好。」衛皇安輕輕點頭,雙眼中的紫色稍微濃了一些,最後卻刻意看了方運一眼。

    大多數人的目光都放在雲照塵臉上,但少數幾個人卻看了看方運。

    一個翰林在大學士的隊伍中十分扎眼。

    「雲方,本王等你許久了!」

    怒斧部落隊伍所在之處,就聽一聲怒吼,一隻方圓十丈的巨爪從天空升騰,攜帶雷鳴之聲拍向方運,宛如一團烏雲當頭飛來。

    「熊屠酋長未免太不把我人族放在眼裡了!」衛皇安一邊說著,一邊口吐唇槍舌劍,就見紫色的光芒一閃,把那妖術巨爪斬散。

    方運看到那紫色古劍目光一凝,速度竟然超過了四鳴,而且似乎並未儘力。

    若不用藏鋒詩,真龍古劍也不過勉強達到五鳴之速。

    新晉大學士不用藏鋒詩,唇槍舌劍卻能超過四鳴,在聖元大陸都是一代人傑。

    衛皇安雖然晉陞大學士多年,可有血芒之力在,他的實力會一直停留在新晉大學士階段,突破的可能性非常低。

    「衛皇安,這個雲方困住我侄兒,我以投影分身阻止,讓他給本王一個面子,他不僅沒有聽,反而殺了我侄兒!此人,不殺不足以平本王心頭之恨!」

    「哦?雲方文友,你真敢當著熊屠的面殺他的侄子?」衛皇安略帶驚訝之色望著遠處的方運。

    不等方運作答,雲照塵微笑舌綻春雷道:「我親眼所見,絕不會假。」

    方運不說話,心中明白雲照塵這是不想讓他說話太多,避免被潛在的威脅發現,能多隱藏一刻也是好的。

    「哈哈!好,沒想到我血芒古地竟然有如此威武不能屈的男兒,那老夫就更不能讓熊妖殺你!熊屠,他和你的仇,我衛皇安接了!」衛皇安說完扭頭看向熊屠,神采飛揚,雙目中的紫光更亮。

    熊屠勃然大怒,額頭上巴掌大的紅毛輕輕抖動,道:「衛皇安,你當本王不敢殺你嗎?」

    「對啊。」衛皇安非常自然地回答。

    一些大學士忍不住微笑起來,連三支亞聖世家的大學士也有幾人在笑。

    「你找死!」熊屠作勢欲撲,就聽唰唰唰幾十道聲音響起,無論是血芒古地還是聖元大陸的大學士,全部口吐唇槍舌劍。

    劍尖直指熊屠。

    一**強大的氣息在天空蕩漾。

    「人族所在,容不得妖類橫行!」孟靜業手持大儒文寶筆,隨時準備出手。

    和人族這邊齊齊出手不同,四支妖族部落卻顯得並不統一,除了怒斧部落和凶牙部落,血爪部落和百妖部落沒有太多的表示,有不少妖王反而像是在看好戲。

    「你以為,人多便能嚇得住本王嗎!」熊屠毫不畏懼,氣焰更勝,身後浮現一個漆黑的熊頭祖靈,足足十丈高,比那大妖王戰像更加巨大。

    「能。」衛皇安一本正經回答。

    一些大學士再次發笑,連方運都跟著笑起來,心道這位血芒古地第一大學士也太有趣了。

    「衛皇安!」熊屠氣得睚眥欲裂,全身的妖煞如火焰升騰,火苗冒出一丈多高。

    衛皇安從飲江貝中拿出一粒龍紋米,放在嘴裡,氣定神閑道:「好了,老熊,在這裡打來打去沒意思。留著力氣進鎮罪殿吧,別到時候你連主殿都進不去。」說完,衛皇安慢慢咀嚼龍紋米。

    「這才叫財大氣粗啊,有事沒事吃龍紋米,比不了。」劉山阿笑呵呵道。

    熊屠狠狠瞪了衛皇安一眼,道:「那我們就在鎮罪殿中見分曉!」

    「好說,等我拿到裡面的寶物,請你吃龍紋米!」衛皇安展現出好客的一面。

    「寶物?我看你未必搶得過那幾個聖元大陸來的人。」熊屠開始挑撥離間。

    「搶不過就搶不過,都是人族,給他們比給你們熊瞎子強。對了,等離開鎮罪殿,我準備西征,重走先祖之路,你能不能把你們部落挪走?」衛皇安面帶微笑,比同齡人少了一些沉穩,多了一些瀟洒。

    「你做夢去吧!」熊屠又恨又氣,拿衛皇安完全無可奈何。

    方運暗中傳音問雲照塵:「衛皇安一直是這種性子?倒也有趣。」

    「他啊,家世顯赫,從小就是血芒古地最頂級的紈絝,玩鷹遛狗,馴馬養鳥,無一不通,偏偏書讀得也厲害。你看他身邊的那頭鷹妖侯,原本只是個妖將。他性子從小就這樣,現在還收斂了不少。要是沒見過他,一定會被他的名頭騙了。」雲照塵看著衛皇安傳音給方運,目光異常複雜。

    方運點點頭,默默調整位置,落在隊伍的最後,其他大學士都明白方運在隱藏,無人說活,讓雲照塵在最前面。

    不多時,隊伍來到人族大學士們所在的地方,驅散戰詩龍馬。

    衛皇安如同本地主人似的,笑著對孟家、荀家和曾家的大學士道:「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雲照塵……」

    方運默默聽著衛皇安介紹眾人,眼看衛皇安就提到自己,雲照塵笑道:「那些戰像走了許久,怕是要返回,我們還是快一些商量吧。那些妖王怎麼想的?」

    衛皇安笑道:「熊瞎子們還能怎麼樣?沒進大殿先討論怎麼分寶物,比我們來的早,都爭半天了,咱們說咱們的。我們的計劃本來還有些不周詳,有了你們把握更大。至於裡面的寶物,不管如何,誰搶到算誰的,搶不到的不準翻臉!人,不能學熊妖!」

    衛皇安說著又把一粒龍紋米放進嘴裡,完全是把龍紋米當零食吃。

    「衛大學士說的有道理,人族自然與妖蠻不同。」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這個聲音沉穩有力,讓人本能地感到可靠。

    方運循聲望去,就見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面帶微笑,並無特別之處,只是讓人覺得此人很和善。

    這個人,站在十多個大學士的前面。

    「這就是莫遙,之前的血芒第一大學士。」雲照塵暗中傳音。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