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這是不講仁義!你這是信口雌黃!」連平潮大怒,雙眼中的紅光變濃。

    「雲方,你捫心自問,此種行徑,可有仁有義?」丘猛沉聲道。

    方運道:「生意歸生意,情誼歸情誼。我之所以直接進東偏殿,之所以要這些龍族碑文,就是為了保護龍族的秘密。我本以為,我對龍族有情有義,你們是我的隊友,也會對我有情有義,我把其中的秘密告訴你們無妨。但你們四人不在乎與我的情誼,那我自然只能跟你們談生意。」

    「你一個翰林,能在龍族有什麼身份?老夫不相信,這是你的一面之詞!」連平潮道。

    「雲方,你到底和龍族有什麼關係,必須說清楚!」譚禾木道。

    方運微笑道:「我在龍族之中,有爵位。至於具體是什麼,說了你們也不懂。我覺得,還不至於有人傻到在龍族的鎮罪殿說這種謊話。龍族文字向來難學,而且許多秘文並不外傳。我若不是有龍族爵位,絕不可能認全龍族的文字。」

    「龍族的爵位?這倒是沒聽過,但既然是雲方說的,而且敢在這鎮罪殿中說,應該屬實。」雲照塵道。

    「這裡可是龍族的鎮罪殿,若雲方胡編一個龍族爵位,恐怕走不出這裡,我相信雲方。」孫展帆道。

    連平潮深吸一口氣,死死盯著方運,道:「照你所說,你會把那些秘密告訴其餘六人,而不會告訴我們四人?」

    「不僅是秘密,還有別的。諸位稍等。」方運說著,從飲江貝中拿出六張聖頁。

    十位大學士一起好奇地看著方運。

    方運並沒有拿出硯龜墨女,而是用大學士文寶筆蘸足了上好的龍血墨,調動文宮上方蟠龍的龍力,融入筆墨之中,書寫龍族文字。

    方運徐徐書寫,足足用了一百息,才寫完第一張聖頁,而聖頁上僅僅只有六個龍族文字。

    文星龍爵敕令。

    敕令本是帝王才能發布的命令文書,龍族中,至少要手握重權的龍皇才有資格發布。文星龍爵在龍族的序列中,高於龍皇和普通半聖,完全可以頒布敕令。

    過了好一會兒,方運才寫完六張「文星龍爵敕令」,面色發白,氣血兩虧的模樣,甚至右手都在顫抖。

    寫完之後,方運不得不從飲江貝中拿出一些眾聖世家和龍宮贈送給他的滋補神物服食,這些神物對龍族來說都是大補,他吃下之後,面色很快恢復紅潤。

    方運把六張聖頁敕令一一送給六位大學士,雲照塵離方運最近,首先用雙手接過。其他五位大學士雖然不清楚這是什麼,但見雲照塵如此鄭重對待,也不敢無禮怠慢,也都用雙手接過。

    六人仔細打量,而那四個得不到的大學士則伸長脖子看其他人的聖頁敕令,四個人又好奇又不滿。

    葉放歌忍不住問:「雲方,這是何物?」

    方運微笑道:「一張還算不錯的文書,遇到一些獄卒或意外,應該會起作用,主要是躲避機關。鎮罪殿很複雜,有了這東西,比沒有強。」

    連平潮冷哼一聲,道:「我當是什麼,裝神弄鬼,你若是隨便寫點東西都能有用,何必找我們,自己就能直接進入鎮罪主殿。」

    方運微笑不語,敖煌雖然整天嘮嘮叨叨,但也不是什麼都說,更不是什麼都知道。人族傳承才千年,一些東西都流失,龍族傳承幾十萬年,許多東西自然會散佚。若不是看到這房間里的碑文,學到了寫敕令的手段,方運根本不知道可以頒發敕令。

    而且,碑文的「敕令」二字,有三十二種寫法,各有妙用,可方運憑藉文星龍爵只學到敕令兩個字,若不看碑文,只能認得兩個字,形不成敕令力量。

    若是早會寫敕令,外面那些戰像根本就不會攻擊自己,完全可以旁若無人進入這座大殿!

    雲照塵問:「雲方,你為什麼不給自己寫一張?」

    方運微笑道:「我可直接凝聚敕令,無需寫在紙上。」

    此時此刻,在文宮上方,懸浮的六個大字,文星龍爵敕令,這敕令雖然沒在紙上,但卻比那六張聖頁敕令的氣息更濃,或者說,這才是真正的敕令。

    丘猛卻突然面色大駭,隨後指著雲照塵的聖頁敕令結結巴巴道:「這……龍……我……我從聖頁上感覺到龍族的氣息,好像是龍力的氣息。對!沒錯!我在四十年前遇到過這種氣息,因為年代久遠,一時間沒想起來,現在終於想起來!就算不是真龍的氣息,也可能是偽龍的氣息,絕對不會錯!」

    「絕無可能!」連平潮嘴很硬,但眼中的震驚和懊惱之色卻出賣了他。

    「他雲方憑什麼!」曲桉張嘴說出了心裡話,說完立刻閉嘴,意識到自己失態了,身為大學士,曲桉很清楚方丘猛的話意味著什麼。

    那意味著,方運可能掌握龍力!

    在龍城廢墟,掌握龍力雖不能說橫著走,但絕對比其他大學士自在安全百倍千倍。

    連平潮氣急敗壞道:「這只是猜測而已,雲方一定有什麼寶物,可以形成龍族的氣息,不可能是真正的龍力。或許,那件寶物就是從龍城廢墟所得,甚至是鳳火梧桐木。按照規矩,他不僅要公開,還要讓我們四人也得到聖頁敕令!」

    方運冷漠地看著連平潮,道:「連大學士,請要點臉!」

    「你說什麼!」連平潮大怒,沒想到方運竟然說這種話,只差一點就等於撕破臉皮,他正苦於沒有借口,現在正是好時機。

    雲照塵斜跨一步走到方運與連平潮之間,然後看著連平潮,道:「連大學士,請注意你的言辭。你已經在污衊詆毀雲方,如若再在此事上糾纏,別怪老夫做一些不願做的事!」

    雲照塵的態度很平常,但話語中流露出來的意味卻很不平常。

    連平潮眼中凶光大盛,死死地看著雲照塵。

    葉放歌等五個大學士腳步輕移,站在雲照塵身側。

    而曾經反對方運的丘猛三人,竟然一動不動,根本沒有往連平潮身邊站的意思。

    連平潮深吸一口氣,把所有的憤怒強行壓在心底,冷笑道:「好!好!好!雲方,你贏了!關於龍族碑文之事,就此揭過,我絕不再提。既然談生意,那我就買你的聖頁敕令,你開個價吧。」

    「敕令無價,情義可得,萬金不賣!」

    「你……」連平潮氣得渾身發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