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照塵道:「平潮,雲方寫敕令的時候你也看到了,並非是他不想贈送,而是他書寫敕令會損耗極大的力量,他不賣就算了。對了雲方,我們要把敕令放在哪裡?」

    六個大學士一直雙手捧著文星龍爵敕令,不敢有半點馬虎,生怕掉在地上。聽了丘猛的話,六個人都意識到,這東西別說萬金難求,恐怕連萬斤龍紋米都求不來。

    「貼身放好即可。這敕令水火不侵,很難損壞。」方運道。

    六個大學士立刻小心翼翼摺疊好聖頁,認認真真放入衣衫內里的口袋中。

    「我出一千斤龍紋米收購一張敕令!」連平潮怒視方運道。

    「連大學士真會開玩笑。」

    方運說完,也不理會連平潮,騎著戰詩龍馬奔向一面牆壁,同時伸手摸進衣服里,準備把飲江貝拿出來。

    一路上,方運都用衣物遮掩飲江貝,避免被別人看到,別人都以為是含湖貝。

    現在要收兩百多面龍族碑文,一個含湖貝不夠,只能用飲江貝。這些碑文是龍族的書籍,都十分高大,最小的也有一丈高,最大的甚至超過十丈,而含湖貝只是一丈見方。

    方運觸摸到飲江貝,心道飲江貝是長寬高各十丈的空間,現在有些小了,以後得需要一枚吞海貝。至於天地貝,那東西太貴重,龍族自己都不多,不用多想。

    沒等方運伸手拿飲江貝,連平潮突然哈哈大笑道:「雲方賢侄,我不知是誇你聰明還是蠢,這兩百八十面碑文有大有小,有薄有厚,哪怕你打碎其中一些,也至少要十幾個含湖貝才能裝下!你以為我為何同意你得到全部的龍族碑文,就因為你裝不下!我倒要看看你拿什麼裝!」

    另外三個沒得到聖頁敕令的人露出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雲照塵卻輕輕搖頭,一副哭笑不得的樣子,他親眼見過方運有飲江貝,所以方運說要龍族碑文的時候,他根本就沒在意,誰知道連平潮竟然聰明反被聰明誤,以為方運拿龍族碑文毫無辦法。

    「我的含湖貝可以騰出一些空間。」葉放歌道。

    「我的也可以。」孫展帆道。

    雲照塵微笑道:「你們想多了,雲方不需要咱們的含湖貝,看下去便知。」

    眾人好奇地看著方運。

    在離第一面碑文還有十丈遠的時候,方運突然張口以龍語說了一個詞語,就見整座房間輕輕一震,牆壁上所有的碑文輕輕震動。

    離方運最近的碑文竟然自動飛離牆壁,直飛向方運。

    到了近處,方運拿出飲江貝,飲江貝中外放出一道白光,把龍族碑文收入其中。

    「是飲江貝!」劉苑驚訝道。

    「竟然有飲江貝!」連平潮面色一沉,雙眼直勾勾盯著那有紫色邊紋的飲江貝。

    整個血芒古地,也只有兩隻飲江貝,一隻在衛皇安手裡,一隻在怒斧部落酋長熊屠手中。

    哪怕是聖元大陸的眾聖世家,一般也只有家主才手持飲江貝,除非有特別需要,否則連大儒也只是有含湖貝而已。

    飲江貝的價值要超過大儒文寶。

    戰詩龍馬踏著地面發出噠噠噠的聲音,沿著牆壁近處一路小跑,凡是路過之處,所有的龍族碑文都會飛到方運面前,被飲江貝收走。

    有幾個高度超過十丈的龍族碑文,都斜斜置放在飲江貝中。

    飲江貝的空間是含湖貝的一千倍,存放這些東西輕而易舉。

    不多時,方運繞著東偏殿的第一間大廳跑了一圈,把所有的龍族碑文收入飲江貝中,臉上浮現喜悅的笑容。

    連平潮看到這一幕,臉色發黑,哪怕傻子都知道,方運必然從這些碑文中得到了天大的好處。如果說以前方運對鎮罪殿只是略知一二,現在至少知道了十之七八,隨便說幾句,就能讓眾人受益匪淺。

    對眾人來說,大部分寶物並不算重要,最多是讓自己更加富有而已,身為一城之主,擁有三千斤龍紋米和擁有三萬斤龍紋米的差距不大。

    但多活五年和多活十年卻有著巨大的差距。

    血芒古地的讀書人吃了普通延壽神物也用處不大,而最頂尖的延壽神物他們也吃不起,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這五龍大殿中。

    孫展帆問:「雲方,老夫有一事想問,這些碑文中,可記載跟血芒之力或延長壽命的方法?」

    方運輕輕搖頭,道:「沒有明確記載血芒之力,延壽神物倒是有,不過延壽神物並不多,而且獲取方法很特別。」

    「用什麼方法,你必須公布!」連平潮精神大振,沒想到還是找到了機會。

    方運不冷不熱地看了連平潮一眼,道:「自然要公布。方法其實也不難,要麼有龍族的御令,要麼有我寫的敕令。」

    「信口開河!你的敕令怎會那般有效?更何況,除了你說的,碑文上應該還記載別的辦法,你不想告訴我等!」連平潮道。

    方運道:「別的方法?有啊,你要是能突破龍力暗流,可以和我們一樣去取。」

    連平潮頓時啞口無言。

    龍力暗流是龍族仿照海洋中的暗流外放的力量,一旦形成,表面上看不到任何跡象,可一旦進入暗流區域,必然會遭到龍力暗流的攻擊。

    最差的龍力暗流也是龍族半聖設下,哪怕經過幾十萬年,力量有所損耗,也不是大學士可以硬闖的。

    雲照塵道:「既然是有龍力暗流保護,那就沒辦法了,這種力量大家都知道,沒有任何捷徑,要麼靠絕對的力量破壞,要麼靠龍族。既然這裡除了石碑再無它物,我們進下一處大廳。」

    「好。」

    眾人又掃視了一眼這座大廳,所有的碑文消失后,大廳更顯空蕩,牆壁上還有一些裝飾品,但明顯不是什麼寶物,身為大學士還不至於刮地三尺。更何況每人只有一個含湖貝,空間有限,只有一丈見方,只能裝最有價值的東西。

    眾人騎乘戰詩龍馬,沿著東偏殿的走廊快速前行,很快來到偏殿的第二間大廳。

    十一匹戰詩龍馬在門口減速,慢慢進入大廳。

    每個人的雙眼都在放光。

    這座大廳的裝飾風格和前殿的富麗堂皇、東偏殿第一座大廳的樸素都不同,大廳的地面是黑色帶著暗紅的地面,而四壁和屋頂都是血紅的底色。

    大廳兩側,有兩排陳列架,正對的門口的盡頭,有一座陳列台。

    這座大廳中,陳列著數十種刑具。

    這是一間刑具陳列室。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