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一人的呼吸明顯變粗,方運雖然鎮靜,但內心比所有人都激動。

    丘猛喜道:「真沒想到!能陳列在這裡的刑具,至少也是用來對付妖王或大妖王的,甚至可能用來對付半聖。能傷到它們的刑具,必然無比強大。兵家大學士能吸收兵器的力量增強文台,而法家更直接,能用刑具增強法家法典和文台!」

    「這裡每一件刑具都價值連城,只要拿出去,必然可以從聖院或法家那裡得到極大的報酬!」連平潮滿面紅光,把之前的不愉快拋之腦後。

    方運仔細掃視每一件刑具。

    這裡共有三十七件刑具,每一件刑具都被半球形的白色透明光芒籠罩,白色光罩散發著淡淡的龍族氣息。

    白色光罩內,每一件刑具都完好無損,而且每一件刑具的表面都有乾涸的血跡,如同厚厚的油漆塗抹在上面。那些血液不只有紅色,黑色、藍色、紫色等等都有。

    這些刑具的樣式也五花八門,都有銘牌進行介紹。

    有七尺長的小刻刀,這是「刺面刀」,在臉上刺字,也就是所謂的黥刑或墨刑。

    有十幾丈的長鞭,鐵鞭上布滿了倒刺,散發著淡淡的凶威,表面甚至有黑色的霧氣升騰,那些霧氣彷彿是某種縮小的水妖面孔。不要說用,眾人僅僅看一眼就感到皮膚刺疼。

    有九尺長的銀色長針,遍布奇特花紋,從針頭到針尖竟然不斷有鮮血流淌,周而復始,十分詭異。

    大門正對面的盡頭的陳列台是空的,但離陳列台最近的陳列架上,有一口高達二十丈的赤銅巨鼎,眾人根本看不到鼎口,只能在下面仰望鼎足。

    巨鼎一動不動,但當有人目光落在它上面,耳邊立刻響起凄厲的慘叫。

    還有兩根圓柱上插滿了利刃,而兩根圓柱靠在一起,一旦轉動,足以把中間的妖物絞成肉泥。

    除此之外,第二間大廳內還有枷鎖、鍘刀、巨斧、長鋸、腳鐐、金屬棒、囚籠、剪子、刀背馬、尖刺項圈、刀刃棺材、絞索等等大量的刑具。

    陳列架很大,但有些地方空著,上面只有銘牌,刑具已經被拿走。

    每件刑具都散發著奇異的凶意,任何人只要仔細看,必然會被刑具的力量刺激,不得不移開視線。

    「好可怕的龍族刑具,我只覺全身刺痛,是我的錯覺嗎?」

    「不是錯覺,是這些刑具的力量太強大,我們只是看到,身體會自發覺得經歷了刑罰,自然會感到疼痛。」

    「這些刑具,都被多次使用,沾染了那些王者的血液,都是真正的血痕刑具,威力更勝一籌!隨便拿出一件,就不下於大儒文寶。」

    「不!對法家來說,這些刑具比大儒文寶更加珍貴!普通大儒文寶再強,也只能封入一首戰詩詞,可這些王者刑具,能永久性增強法家法典或法家文台,威力之大,難以想象。」

    「可是……這些刑具太大了。」葉放歌道。

    葉放歌說完,幾乎所有人失去了笑容。

    這些刑具主要針對妖王或大妖王,龍族在同妖位中的體形很大,不能當作參考,但哪怕是普通的妖王,體長也不下於三丈。像血芒古地的熊妖王,直立起來一般都有三丈高,如同三層小樓佇立在前方。

    三十七件刑具中,只有刻刀、銀針、尖刺項圈和肉夾四種長度小於一丈,鐵鞭、絞索和腳鐐三種可以盤在一起,也能被含湖貝裝起來,除此之外,其餘三十件刑具都過大,含湖貝裝不下,他們拿不走。

    方運道:「含湖貝可以裝得下的七種刑具,我都不取,我挑其他,想必這次我不用支付龍紋米了吧?」

    「那是自然。」丘猛道。

    「雲方真是好運氣。」連平潮冷笑道。

    「對了,還有一件事。若想取出刑具,必須要破壞那層光罩。不過,鎮罪殿源源不斷為光罩提供力量,要多人合力才能打破。當然,若是有我的敕令,便可以切斷提供給光罩的力量,很輕鬆就可以打破光罩。」方運道。

    連平潮等四人呆立當場,另外有敕令的五人面有喜色,唯獨葉放歌還和平時一樣板著臉。

    「七件刑具六個人分,必須要想出一個公平的方式!」連平潮大聲道。

    葉放歌道:「之前已經說好,若是隨手可以得到的物品,大家平分。但這些需要付出力量才能得到的寶物,誰先得到歸誰。」

    雲照塵道:「老夫便不客氣,做一回惡人,直說了吧。我們六人一人取一件,你們四人合力取一件。你們四人若是打不破護罩,我們再幫你們。」

    另外三人無話可說,連平潮怒道:「如此手段,實乃不公!」

    丘猛輕嘆一聲,道:「平潮兄,不要爭了,他們說的沒錯。我們四人聯手攻擊護罩吧,希望能快速打破,不要浪費時間。若是沒有雲方,我們也只能用這個方法。」

    「算了,有舍有得,或許之後他們會有求於我們!」曲桉道。

    連平潮無力地點點頭,隨後道:「我們四人要最先挑選!」

    所有人看向方運。

    方運道:「與我無關。」說完離開。

    方運沒有動任何護罩,而是騎著戰詩龍馬仔細看陳列架上的每一處銘牌,哪怕是被拿走的刑具的銘牌也要看一遍。

    雲照塵道:「給你們四人六十息的時間,若六十息內無法決定,我們便自由挑選。」

    連平潮四人急忙商量,很快得出結論。

    「我們選那條倒刺鞭!」連平潮道。

    葉放歌冷哼一聲,沒有說話,七件東西中,那鐵鞭的賣相最好,看樣子也最強。

    「那好,剩下的我們六人選擇。我最後選吧。」雲照塵道。

    眾人不禁露出敬佩之色,連沒有敕令的丘猛都道:「照塵兄好氣度。」

    雲照塵笑道:「跟雲方比,我又算得了什麼?」

    眾人點點頭,心道也是,雲照塵只是后選,可方運不僅給了敕令,這七件甚至一件不選。

    「未必!老夫若是有飲江貝,得了那麼多龍族碑文,也不選這七件!」連平潮道。

    「可惜你沒有!」雲照塵道。

    「你快點去攻擊護罩吧!」葉放歌一臉嫌棄。

    連平潮又羞又惱,不得不與其他三人一起前往存放倒刺鞭的地方,開始攻擊保護倒刺鞭的護罩。

    四人的唇槍舌劍、戰詩詞與大學士文台一起發威,攻擊了幾十息,光芒明顯變淡,四人剛露出喜色,護罩輕輕一震,光芒恢復如初。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