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個人折騰了半天,護罩依舊存在,可方運一句話就讓護罩消失,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他在做什麼?」丘猛問。

    無人回答,沒有人看到方運身前的法家法典。

    方運神念附著在法家法典之上,隨後一陣奇特的氣息自法典散逸出來,這種氣息厚重如山嶽,彷彿要重定天地秩序,再立萬界規則。

    二十丈高的鎖荒籠輕輕震動,足足震動了三息后,突然停了下來。

    一切如舊。

    方運輕嘆一聲,看來自己的法典與鎖荒籠並不契合。

    方運不僅沒有沮喪,反而感到輕鬆,若法典吸收了鎖荒籠,那法典畫地為牢的力量將會變得有限,哪怕法典再強,也只能困住大妖王或大儒層次的敵人,對聖位力量毫無辦法。

    方運收起法典,斷了在這裡用法典吸收刑具的念頭,心中決定等出了血芒古地,就去問敖煌龍獄正殿在哪裡,若是能進入龍獄正殿,得到強大的聖位刑具,再吸收入法典不遲。

    隨後,方運騎乘戰詩龍馬,輕輕鬆鬆把九件大小適中的刑具收入飲江貝中。

    這座大廳中還剩二十一件刑具,但最小的也超過二十丈,都是針對古妖的龐然大物,飲江貝根本裝不下。

    看著這些巨大的刑具無法收入囊中,方運對吞海貝的渴望更加強烈。

    「不僅要得到吞海貝,還要得到大號的,至少是長寬高超過千丈的大吞海貝。若是有了大吞海貝,路上遇到的那些寶物,必然可以全部收走,再不值錢,也能換幾億兩黃金。」方運心道。

    雲照塵無奈笑道:「跟雲方真是沒法比啊。刑具不是越大越好,但越大的刑具,摻雜的神物越多,賣給聖院的價格越高。比如被雲方收走的那具刀刃棺材,通體由奇異的金屬打造,價值必然極高。」

    「不能比,比不了啊!」譚禾木輕嘆。

    方運也不管他人,生怕自己漏掉什麼,又騎著戰詩龍馬在大廳中轉了一圈。

    不一會兒,六個用聖頁敕令的大學士擊破了光罩,拿出裡面的刑具,仔細觀察一番后,相互比了比,都從中發現了一些現存極少甚至沒有聽說過的神物,無論是給法家用還是提煉出來都可以,價值極高。

    「聖院必然會出高價收購這些刑具!」

    「自然。」

    而在第二間大廳的一角,各種聲音持續響著。

    砰砰砰……轟轟轟……喀喀喀……

    那四個大學士沉著臉全力攻擊白光護罩,可直到現在也看不到絲毫的希望,維持白光護罩的力量彷彿永無止歇。

    方運與六個大學士默默地看著那裡。

    四個大學士似乎發覺其餘七人的目光,表情有些窘迫,出手更重,以至於他們不得不後退,避免被護罩反彈的力量傷到。

    葉放歌慢悠悠道:「雲方賢侄,那些大的刑具,我們可以將其打碎然後讓你的飲江貝盛放。」

    「我也想過,但最後還是作罷。這裡以前畢竟是龍族的地方,雖然荒廢了,已經是無主之地,但應該各憑本事,沒必要徹底破壞。更何況,飲江貝裝了這麼多東西,空間越來越小,要為以後留地方。」方運道。

    「雲方賢侄說的是。」葉放歌點點頭。

    又過了好一會兒,雲照塵道:「平潮等四位文友,這護罩之堅硬,想必你們也看到了,就算加上我們六人,在短時間內恐怕也難以打破,不如這樣,讓雲方打開,但算他立功一次,如何?立功一次獎勵千斤龍紋米,這件逆蛟鞭如此長,價值必然更高。若是再拖延下去,衛皇安、莫遙或熊妖們前來,你們一粒龍紋米都得不到。」

    四個大學士沉默不語。

    葉放歌道:「龍紋米倒不重要,重要的是等你們才氣耗盡,如何繼續深入鎮罪殿?」

    過了好一會兒,連平潮道:「三位文友,此次獎勵給雲方的一千斤龍紋米,我們共同承擔,如何?」

    「罷了,我看著光罩已經泛噁心,我同意了。」

    「我也同意。」

    「停下吧。」

    四人一起停手。

    方運用龍語輕喝一聲,四個人攻擊了近半刻鐘也沒能解決的護罩消散。

    四人商量片刻,把逆蛟鞭放在譚禾木的含湖貝中,畢竟譚禾木擅長防護戰詩詞,如果真遇到禍事,他存活下來的可能性更大。

    方運最後環視一眼刑具陳列大廳,道:「我們走!」

    方運一馬當先,其他十位大學士跟在方運身後騎馬離開第二間大廳,再次進入東偏殿的走廊。

    十個大學士看著方運的背影,覺得他似乎長高了一些。

    連平潮低著頭,目光變幻,不知在猶豫什麼。

    十一人來到東偏殿第三間大廳的門口,這也是走廊最後一間大廳,再往前就是走廊的盡頭,是兩扇大門。

    十一人向第三間大廳看去,這裡比第二間大廳更寬闊,長度超過五里。

    方運心道果然不能用人族的習慣來衡量,哪怕是華夏古國的故宮,南北長也不過兩里,這一間大廳就超過五里,完全不適合人族,也只有那些體形上十丈甚至百丈的龍族或古妖才適合住在這裡。

    前兩間大廳雖然空曠,但無論是龍族碑文還是刑具都井然有序,而這裡不同,在大廳的一角堆積了許多亂七八糟的雜物,看樣子像是這座大廳經歷了劇烈的搖晃,所有的東西都滑落向那一個地方。

    十人還沒等進門,就聽到走廊里傳來聲音。

    方運扭頭望去,衛皇安率領眾多讀書人出現在走廊里。

    衛皇安舌綻春雷笑道:「諸位好快,找到好東西了嗎?前殿雖大,但老夫麵皮薄,什麼好處都沒得到,不像莫遙那群老不修在扒皮摳牆。至於那幅畫,聖力氣息太強,我沒敢揭下來,莫遙那老東西精明,也不動。」

    方運舌綻春雷回應道:「前兩間大廳的東西我們該拿走的都拿走了,這第三間大廳的東西,就留給衛大學士了。」

    連平潮等幾個大學士皺起眉頭,方運等於把第三間大廳拱手讓人,未免太過了,哪怕不能全佔有,也應該拿一些。

    方運話音剛落,又一批人出現在走廊里,位於衛皇安等人的後面。

    「這鎮罪殿之物,人人可取,非是留給任何一人。」莫遙伸手捋著鬍鬚說道。

    「呦,莫摳牆也來了,怎麼不繼續扒皮摳牆?」

    莫遙微笑道:「衛兄來東偏殿,莫某豈能不來?」

    剛才還在心中責怪方運的大學士看到這一幕,巴不得馬上就走,沒人願意捲入血芒古地最強的兩位大學士的紛爭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