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位大學士的對話裡帶著濃濃的唇槍舌劍的氣息。

    方運心中猜測,衛皇安與莫遙在前殿的時候必然沒少打嘴仗,衛皇安絕對沒少損莫遙,「扒皮摳牆」四個字實在太過形象,莫遙身為大學士,一開始或許不介意,但被說多了,心中必然有芥蒂。

    在血芒古地,從來沒有好脾氣的大學士。

    實力越強,血芒之力的影響越大。

    方運不給別人插話的機會,立刻道:「第一間大廳已經空了,第二間大廳里有刑具,但被護罩保護,諸位未必能打開。只有這第三間大廳我們還沒進入,既然有兩位大學士在,我等不敢造次,這就離開。告辭!」

    方運說完就轉身,但在轉身的時候,發現莫遙盯著自己的隊伍,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十一人非常乾脆,說走就走,很快抵達走廊盡頭,在大門前停下。

    雲照塵道:「雲方你靠後,我先進入一探。按理說,這前殿和偏殿之中都應該有戰像守衛,可至今一具都看不到,也沒有戰像留下的痕迹,那麼後殿極可能有危險。」

    「也好。」方運沒有逞強,大學士畢竟有文台,攻守兼備,於是退到隊伍的後面。

    偏殿通往後殿的兩扇大門緊緊關閉著,上面沒有任何鎖眼,好似完全密封。

    這座大門不如前殿的正門高,但也有百丈,要仰頭才能看到大門的頂端。

    雲照塵上前試著推了推,紋絲不動,又往回拉,同樣紋絲不動,然後看了看四周,沒有任何機關或開門的方法。

    「這門……」雲照塵犯了難。

    後方傳來陣陣馬蹄聲,衛皇安與莫遙的隊伍正在向第一間大廳趕路。

    衛皇安舌綻春雷道:「那門需要摧毀才能通過,你們在那裡等著吧,等我們出來,大家一起聯手攻擊。」

    說完,衛皇安的隊伍首先衝進第一間大廳,而莫遙也帶著人衝進去,在進門前,莫遙又看了方運等人一眼。

    雲照塵拿出方運給他的聖頁敕令,如同打開刑具護罩一樣,把聖頁放在門上,然後再試著開門,一動不動。

    方運仔細回憶第一間大廳的石碑,道:「我來試試。」

    雲照塵和前面的大學士立刻讓開一條道路。

    在走廊穹頂夜明珠的照耀下,方運來到大門前,口中用龍語吐出兩個字。

    大門紋絲不動。

    方運臉上浮現尷尬之色。

    「會不會需要鑰匙?」雲照塵連忙幫方運打掩護。

    方運不回話,走廊里靜悄悄的。

    思索片刻,方運露出恍然之色,輕咳一聲道:「應該是我發音不標準,沒有學好龍語這門外……外族語言,等出了血芒古地,我要好好學習古龍族文字,練習口語和聽力。」

    十位大學士眨了眨眼,大概明白了方運的意思。

    方運伸出手指,消耗龍氣在半空中書寫,就見淡淡的金光如水一般從方運的指尖中流出,最後形成兩個龍族文字。

    眾人看得清楚,這兩個字和聖頁敕令的最後兩個字有相似之處,但細處有所不同。

    方運張口一吹,兩個龍族文字立刻飛到大門之上。

    「空……」

    大門發出一聲奇特的聲音,隨後外放淡淡的銀光,徐徐打開,明亮的光芒照進走廊,門外是一道向下的台階,台階之外是一片綠色的草地,近處可見花草樹木,遠處則有一座雄偉的宮殿。

    「成了!」多位大學士臉上浮現喜悅的光芒。

    方運退到十位大學士身後,雲照塵一馬當先進入,方運在最後,臨進門前,看到連平潮回頭望了一眼走廊。

    等十一人穿過大門,抵達台階之後,大門轟隆隆徐徐關閉。

    砰……

    悠遠的聲音在偏殿的走廊中回蕩。

    「第一間大廳果然一無所有,雲照塵等人倒是厲害,我們去第二間大廳看看。」衛皇安的聲音在第一間大廳中響起,隨後整支隊伍出現在門口,沿著走廊向前行。

    十六人騎乘戰詩龍馬走了幾步,衛皇安突然問:「雲照塵他們呢?」

    隊伍停下,十四位大學士和兩個翰林一起驚訝地望著前方。

    「他們會不會搶先進入第三座大廳拿寶物去了?」一人道。

    「雲照塵做不出那種事。照塵兄可在?」衛皇安舌綻春雷,白凈的面龐浮現一絲疑惑,眼中紫色的光芒輕輕抖動,依舊手拿扇子輕輕扇著,但比平時快了幾分。

    沒有回應。

    「他們難道已經過了偏殿後門?真是出人意料。」衛皇安陷入深思。

    其他大學士也在思索,過半人臉上都浮現驚容,他們都清楚那扇門極難打開。

    「雲照塵和那個翰林,可不一般啊,皇安老弟,或許雲照塵才是鎮罪殿最大的贏家。」莫遙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只要人族是最大的贏家就好,總比寶物都被妖族拿走好。走,我們去第二間大廳!」衛皇安也不理莫遙,率人衝進第二間大廳,莫遙的隊伍隨之進入。

    不多時,第二間大廳內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

    足足過了半刻鐘,衛皇安的聲音再度響起:「停下,才氣不多了。我聽那個叫雲方的翰林的勸,既然打不開,就不打了,我們去第三間大廳!」

    「皇安老弟,根據陳列架留下的痕迹判斷,有十多件刑具剛剛被拿走,而剩下的刑具,都極為高大,不要說含湖貝,連飲江貝都裝不下,這意味著,他們不僅有飲江貝,還有輕易打開這些護罩的手段。」莫遙的聲音在衛皇安後面響起。

    「他們能拿走是他們的本事,你少在那裡陰陽怪氣!不錯,雲照塵他們果然有些小手段,以前倒看輕了他。血芒古地有此人才,我哪怕重踏先祖之路失敗,也不用擔心熊妖反攻、人族受難。雲照塵不錯,知道把第三間大廳留給我們。走,我們去下一間大廳。」衛皇安帶人策馬趕向第三間大廳。

    莫遙的隊伍緊緊跟上,莫遙微笑道:「皇安老弟,把第三間大廳留給我們的可不是雲照塵,而是那個姓雲的翰林,老夫記得血芒古地所有的讀書人的名字,從童生到大學士,一個不漏。叫雲方的有三人,一個是二十多歲的童生,另外兩個都是年過四十的秀才,怎麼都對不上號,怪哉,怪哉。」

    衛皇安不答話,最後看了一眼偏殿那緊閉的後門,衝進第三間大廳。

    偏殿的後門外,方運等人坐在戰詩龍馬上,望著前方。

    「可惜了,或許那第三間大廳里有重寶。」連平潮輕聲嘆息。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