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裡不會有重寶,零碎的小東西應該挺多,衛皇安和莫遙都瞧不上。」方運道。

    「哦?你確定?」連平潮問。

    「那第三間大廳,類似接待之處,囚犯會被押在那裡,等鎮罪殿有了決定,再把他們送入地下的鎮罪牢獄。那種地方不可能有什麼寶物。」方運道。

    「原來如此。」

    「偏殿之事不用多談,我們要儘快進入後殿,然後儘快進入鎮罪牢獄。不過,這前殿後殿之間的『小』花園,我們要仔細看看。」

    方運向四處張望,對方圓百里的鎮罪殿來說,前殿與後殿之間的花園很小,大概只佔百分之一,但對人族來說,這是一處長二十餘里寬一里的大植物園。

    這片花園中,有千丈高的假山,有宛如原始森林的花壇,有如小湖泊的水池,讀書人站在這裡,如同進了巨人國度一樣。

    「沒有他人,我等最先到達,此地屬於我等!」連平潮精神振奮。

    「嗯,你們在草地上找找,或許這些草有些許不凡,賣給農家可以換一些文寶。至於假山、水池和花壇,你們四個人就不要多想了。」方運道。

    連平潮一愣,黑著臉問:「像你之前所說,花壇等地都被龍力暗流包圍?」

    「我們先去最近的花壇,一去便知。」

    方運說著,騎馬下了巨大的台階,在戰詩龍馬踏在草地上的一剎那,整片空間突然出現奇異的變化,隨後,就見四處牆壁上雕像的表皮開始脫落,數以千計的雕像雙眼發出紅光,掙脫牆壁,沖向方運。

    上千雕像腳踏大地,發出砰砰的巨響,聲威駭人。

    「是戰像!後退!」雲照塵大吼。

    方運本能地後退,離開草地範圍,那些有八層樓那麼高的巨大戰像立刻停下來,然後返回原處,恢復為壁雕。

    「原來不能踏入草地。」葉放歌道。

    方運道:「這些戰像,大概都是妖王層次,但是,它們更加靈活,不知道你們是否注意到?」

    「老夫意識到了,的確非常靈活,一個打兩三個普通戰像毫無疑問。」雲照塵道。

    「這樣也好,等後面的人來了,一起聯手闖花園。至於這裡有沒有龍力暗流,那些水池花壇中有沒有寶物,都不重要了。」連平潮面帶微笑。

    雲照塵等六個大學士面露無奈之色,之前方運說過,聖頁敕令可以躲避龍力暗流,但連平潮說的沒錯,現在有沒有聖頁敕令都不重要了。

    方運看了看四周,再度讓戰詩龍馬踏上草地。

    上千戰像再次衝過來。

    「你瘋了?」雲照塵急忙外放文台升空,阻攔來犯的戰像。其他大學士也急忙做戰鬥準備。

    四個沒有聖頁敕令的人中,丘猛和譚禾木快速出手,而連平潮與曲桉慢慢悠悠拿出文寶筆,根本就不想全力以赴。

    方運面不改色,伸出右手,用食指沖前方一點。

    「哤!」

    宏大而又渾厚聲音從方運的口中傳出,這聲音非常奇特,方運說完后,四面八方都有龍吟聲附和,猶如千龍朝拜,異常雜亂,久久不散。

    在場的大學士只覺耳旁轟鳴,天地將亂,心中升起莫名的恐懼。

    那聲音,彷彿有統御萬界之威!

    那些戰像明明紅了眼,殺氣騰騰,可在這個聲音出現后,所有的戰像立刻半跪在地,朝著方運深深低頭行禮,最後起身,返回原處。

    十位大學士全都看呆了,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這……你是如何做到的?」連平潮最為急切,這可是能阻止戰像的力量,如果掌握這種力量,進龍城廢墟如入無人之境,和在自家院子里散步毫無區別!

    「你這翰林委實神奇,難以置信!難以置信!」孫展帆目瞪口呆。

    「原來你真跟龍族關係深厚!」

    「翰林之鳴,清於龍鳳,一人壓血芒古地!」葉放歌感慨。

    劉苑驚道:「這莫非是傳說中的萬界龍吟?傳說中與古妖驚鳴和妖蠻聖嘯並列的力量,只有成為萬界之主的種族才有機會掌握的力量?」

    「什麼?還有這種力量?」

    雲照塵道:「古書上的確有記載這種力量,據說在聖元大陸,周文王與孔聖都獲得過類此的力量,名為『才氣清音』,只不過出了聖元大陸便無法使用。有大儒曾經說過,若人族能成為萬界之主,那麼少數人族就可能掌握才氣清音。」

    方運笑了笑,道:「我離使用『萬界龍吟』還差許久,而且現在的萬界之主是妖蠻,妖蠻聖嘯的力量才是真正強大,萬界龍吟的威力只有全盛時的十分之一。這只是龍族的一種命令,用人族的方式解釋,這是千龍之首的聲音。」

    「千龍之首……」

    十個大學士相互看著,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驚駭。

    雖然遠古時期龍族的數量多,但也不可能像人族這樣多,在各族中依舊屬於數量最少的。而現在,四海龍宮的真龍和普通龍族加一起也不超過四百條。

    連平潮的神色更加凝重,不知在想什麼。

    方運道:「好了,只要我還在這裡,所有的戰像都不會攻擊你們。走,我們先去最近的那處花壇看看,緊跟我,你們感受不到龍力暗流,小心被絞殺。」方運說著一抖韁繩,沖向前方。

    十個大學士小心翼翼跟在後面,像是要進考場的蒙童,不時看向那些戰像,偶爾還看看花壇,生怕被龍力暗流卷殺。

    龍力暗流雖然不常見,但血芒古地出現過,當年怒斧部落出現過一頭大妖王,妄圖征服全血芒古地,最後卻為了尋找寶物,被龍力暗流殺死。

    不一會兒,方運停在花壇十丈外,一指花壇,道:「整座花壇就被一層一丈厚的龍力暗流包圍,你們看。」

    方運說著,從飲江貝中取出一個十兩的銀元寶,用力向前投擲。

    飛出數丈后,那銀元寶一邊飛行,一邊縮小,銀元寶的表面彷彿逐漸被無比強大的力量生生抹除,飛了一丈后,整個銀元寶才徹底消失。

    附近一片沉寂,眾人寧可看著銀元寶直接消失,或者化為碎粉,也不願意看到這種場面,這無聲無息被逐漸抹除的過程實在太揪心。

    「我寧可闖刀山火海,也不闖龍力暗流。」丘猛道。

    「我也不想。」孫展帆道。

    方運微笑道:「只要有聖頁敕令,龍力暗流傷不了你們,有沒有聖頁敕令,很重要。」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