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眼前的花壇是橢圓形,長兩里寬兩百丈,裡面生長著各種各樣的植物,對人族來說,裡面的植物非常高大,但對龍族來說,裡面的植物只能算很普通。

    花壇最外圍是一圈五層樓高的灌木,密密麻麻糾纏在一起,形成橢圓形的包圍圈。灌木之內,有高達百丈的樹木,有十餘丈高的花,還有各種稀奇古怪的植物,紫的、綠的、黑的等等應有盡有。

    在少數的樹木花朵的枝幹上,纏繞著一些紫底紅紋的藤條,那藤條足有一丈粗細,猶如看不見頭尾的巨蟒,看上去有些怪異。

    雲照塵等六人紛紛拿出聖頁敕令。

    連平潮等四人沉默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雲照塵嘆了口氣,什麼話都沒說,但每個人都聽懂了他想說什麼:以後跟雲方說話,千萬要確定了再說,不然就是連平潮這種結果。

    方運道:「這裡,中為水池,兩側為假山和花壇。我要入水池,你們進花壇。花壇中應該有不錯的神物,你們進入后,無論遇到多少,只能取一株,可明白?」

    「自然。我們終究不是龍族,若是取多了,龍力暗流或許會發起攻擊。」雲照塵道。

    其餘五個大學士輕輕點頭,身為大學士,這點道理他們都懂。

    「我在裡面看到了『噬龍藤』,就是那種紫底紅紋的藤條,凡是有這種藤條的植物,你們不要碰。若是碰了,必死無疑。」

    「那是什麼東西?只是聽名字就令人毛骨悚然,竟然連龍族都能吞噬?」孫展帆問。

    「類似妖界的樹妖,但沒有妖那麼高的智慧,屬於奇特的異怪。噬龍藤很強,尤其祖藤強到龍族也無法將其完全毀滅,最後龍族使用大威能與祖藤強行簽訂契約,使得噬龍藤再也不能吞噬龍族,但可以攻擊其他種族。你們手裡有我的敕令,裡面那條噬龍藤應該不會攻擊你們。」

    連平潮問道:「噬龍藤應該是了不起的寶物吧?」

    方運瞥了連平潮一眼,道:「是寶物,全血芒古地的所有人族和妖族加一起,也不夠那條噬龍藤吃的。總之,噬龍藤這種寶物,連人族半聖也會垂涎,但垂涎完該做什麼做什麼,這東西是遠古極凶之一,半聖招惹不起。」

    「這噬龍藤這麼厲害,怎麼會在鎮罪殿中?」

    「整座龍城只有七個地方有噬龍藤,龍獄佔五條,鎮罪殿占其一,是為了震懾囚犯。可以說,那些什麼戰像只是裝飾,鎮罪殿的真正守護者,就是這條噬龍藤。你們還記得我提起鎮罪殿時候的樣子吧?」

    「記得,你當時的表情很矛盾,說過鎮罪殿極度危險。」葉放歌道。

    方運道:「噬龍藤就是主因。不過,我當時覺得龍城的噬龍藤應該在浩劫之戰中消失,沒想到這條還在裡面。這東西壽命本來就很長,而且能夠休眠,所以活幾百萬年不成問題。這條噬龍藤正在休眠,你們只要不驚動它,一點事沒有。」

    「如果它醒來會如何?」雲照塵問。

    「和整座血芒古地的人一起死,其實也沒什麼。」方運淡然道。

    幾個大學士卻是心中一驚,方運這是在說這種凶物會屠光整座古地,太可怕了。

    「知道我為什麼不進花壇了吧?」方運半開玩笑道。

    「容我們商議之後再決定是否進入吧。」劉山阿苦笑連連,沒想到看似普通的花壇中竟然會有這種凶物。

    「我也不太想進去了。」葉放歌道。

    方運笑道:「你們不用害怕,有我的聖頁敕令在,噬龍藤應該會給我一個薄面。」

    「你真不把我們當人看啊。」雲照塵也開起了玩笑。

    連平潮道:「花壇危險,但水池不一樣啊。龍族喜水,這片花園最昂貴的神物,自然是水池。」

    連平潮明指方運要去拿最好的神物。

    方運冷哼一聲,騎馬向水池的方向行去,道:「我若不去水池,你們所有人都會死在鎮罪殿中!」

    十人大驚,雲照塵問道:「怎麼了?」

    「龍族碑文上記載了一些東西,我得處理一下。噬龍藤留在這裡,絕非偶然,顯然有什麼東西逼得它不得不留下來。鎮罪殿出世,怕不是什麼好兆頭。鎮罪殿門口若沒有妖族,我早就帶著龍族碑文跑了。」方運道。

    「你別嚇我們……」連平潮半信半疑看著方運。

    方運沒有答話,若不是自己要在血芒古地留三個月,看完碑文後就早就直接逃跑,絕不在龍城廢墟和血芒古地逗留一秒。

    若是現在逃跑,那自己的文星龍爵將會被剝奪,甚至很會遭到龍族的懲罰,方運實在不甘心。

    「到底關於何事?」劉山阿問。

    「不能說。」方運道。

    「好吧,我們看來是幫不上你了,你要小心。」

    方運點點頭,獨自一人前往花園中心的水池。

    水池外觀看上去普普通通,直徑約兩百丈,水池的邊緣是湛藍的金屬色,上面鑲嵌著各式各樣的金絲。

    看著方運前行,葉放歌低聲道:「你們是否記得,這裡的布局和雲方一開始說的有些不同。前殿和後殿之間就算有花園,雲方也不至於如此鄭重其事,更不太可能有噬龍藤這種極凶之物。」

    「看來這座鎮罪殿被強大的力量改變過了。這讓我想起血芒古地的傳說……」雲照塵沒有把話說完。

    方運騎著馬,在水池十丈外稍稍停留,面色變得無比嚴肅,然後緩緩前行,不多時,只覺一陣清涼的微風在身邊吹拂,直到抵達水池邊才消失。

    方運輕輕鬆了口氣。

    哪怕過了幾十萬年,這水池中仍然有水。

    裡面的水很清澈,可一眼望不到底,深處漆黑一片,看著令人發毛。

    在水池的內壁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紫金色紋路,至今依然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這哪裡是水池,根本就是鎮邪井,有深海恐懼症的人怕是會嚇得腿軟吧,方運心中嘀咕。

    突然,幽暗的水底浮現一隻碩大的紅色眼球,紅眼黑瞳,黑瞳之上暗金裂痕如網,凶威無邊,嚇得方運頭皮發麻,心臟驟停。

    那碩大的眼睛浮現后,又迅速下潛,消失不見。

    撲通撲通……

    方運的心臟快速跳動。

    「連龍族碑文都只是提到『那物』而不叫名字,到底是什麼來歷?」方運心中想著,緩緩從飲江貝中拿出一滴龍聖之血,一顆龍王龍珠。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