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方運拿出龍聖之血的一剎那,浩瀚如海的氣息瞬間遍布整座花園,整座花園泛著湛藍的海光,驚濤駭浪如在眼前,風暴雷音如在耳邊。

    十位大學士只覺雙膝一軟,差點要跪在地上,而他們的頭顱不由自主低下。

    「龍……龍聖之血!」連平潮驚駭欲絕,因為他從龍聖之血中感受到了濃烈的殺意,那殺意彷彿要吞噬天地,毀滅萬物。

    「這滴龍聖之血的主人,絕對還活著,這是龍聖真血!」雲照塵說完,想要抬起頭仔細看那龍聖真血,卻發現根本無法抬頭,冥冥中有一種力量制定了規矩,血芒古地的大學士沒有資格看!

    十個大學士不僅眼前好似看到驚濤駭浪,心中也在泛起驚濤駭浪。

    活著的龍聖之血,是龍聖真血,遠超死去的龍聖的龍聖之血,不是什麼人都能擁有,若是用卑劣的手段佔有,哪怕在星光斷絕之處、相隔百界也會被龍聖知曉,一個念頭就能將其殺死。

    哪怕是眾聖世家的弟子,也別想拿到龍聖真血,因為龍聖真血蘊含龍聖的血脈力量,若是給予他人,很可能會暴露自己的力量,被敵人針對。

    一個有龍聖真血的人,不僅要得到龍族的信任,還要為龍族立下大功。

    方運看著眼前玄黃色的東海龍聖之血,血中有一條淡淡的青龍虛影。

    那青龍虛影先是低頭看了一眼鎮邪井,然後發出一聲蒼古龍嘯。

    「嗷……」

    聲傳方圓數千里的龍城廢墟。

    處處有驚人。

    青龍長嘯之後,與龍聖真血一起飛入龍王龍珠之中,隨後龍珠猛地炸裂,光芒閃爍。

    方運本能眯起眼,而不遠處的十位大學士則如遭重擊,身體倒飛出去,摔在地上,十匹戰詩龍馬化為烏有。

    十人狼狽地掙扎著要爬起來,可無形的威能壓在他們頭頂,讓他們始終無法站起,最後只能坐在尺許高的草地上。

    「這就是聖位力量吧,哪怕只是一滴血,也足以讓我們連觀看和站立的資格都沒有。」

    「照塵,你實話實說吧,這個雲方……不,這個方運,到底是什麼來頭。」丘猛終於忍不住。

    其他人沉默著,顯然,他們都已經猜到雲方就是方運,但並不知道方運在聖元大陸的具體身份。

    雲照塵輕輕搖頭,一言不發。

    「照塵,起碼可以透露一些,哪怕一點也好。」葉放歌道。

    雲照塵沉思片刻,緩緩道:「老夫……地位差一些。」

    連平潮面色劇變。

    雲照塵的地位在血芒古地的大學士中,絕對可以位列前十,就算進前五也不會有人說什麼,與衛皇安和莫遙的地位相差並不大,否則也不會帶人組成一隊進入龍城廢墟。

    論名譽地位,血芒古地的大學士的確不如聖元大陸,但論實際地位,這些大學士都掌握龍紋米,地位絕對比聖元大陸的普通大學士高。

    即使如此,雲照塵竟然說自己地位差,沒有資格透露哪怕方運一點的信息,那足以說明,方運的地位不僅高於大學士,甚至高於大儒!

    「這位是半聖之子?」連平潮試探著問。

    「不要問了,有關他的事,我一個字都不會說。總之,他若死在血芒古地,整座血芒古地都會為他陪葬!」雲照塵說話的時候,特意看了連平潮一眼。

    連平潮嚇得一哆嗦,隨後惱怒道:「他地位若是那般高,為何會被人通緝?」

    雲照塵淡然道:「若是涉及聖道之爭,在血芒古地這種地方殺人最乾淨不過。」

    連平潮又嚇了一跳,道:「他……他一個翰林,涉及聖道之爭?」

    雲照塵沒有回答,眾位大學士繼續坐在草地上發獃。

    龍王龍珠炸裂之後,一頭十丈長的青龍從中鑽出來,沖方運輕輕點頭,直衝入水中,消失不見,只留不斷擴散的波紋。

    隨後,水池上空浮現一層濃濃的白霧,不過一尺厚,把水池完全遮住。

    方運仔細看了一眼水池,調轉馬頭往回趕,驚訝地發現十位大學士正從地上站起來,而且已經沒了戰詩龍馬。

    十個大學士面色尷尬,陸續出口成章形成戰詩龍馬。

    等十人重新登上戰詩龍馬的時候,方運抵達近處。

    雲照塵微笑道:「池裡的東西取到了?」

    「別提了,什麼東西都沒有,還浪費了一滴龍聖之血與龍王龍珠。」方運嘴上說的遺憾,但表情很淡然,絲毫不覺得失去貴重的聖血與龍珠是什麼大事。

    「剛才那條……不,那尊龍聖氣息,是哪位龍聖的?」連平潮小心翼翼問。

    「東海龍聖的。」方運道。

    十位大學士露出恍然之色,怪不得那龍力那般強大,遠比普通聖血強大太多,如果是東海龍聖就說得通了,畢竟東海龍聖號稱龍族最強者,甚至能力敵普通大聖。

    「水池裡到底有什麼?」劉山阿忍不住問。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若是想活命,就只能按照碑文上說的去做。」方運無奈道。

    「龍族碑文給你,才不至於明珠蒙塵。應該再無危險吧?」雲照塵問。

    方運皺起眉頭,回憶碑文內容,道:「遠古時期的東西,死的死,沒的沒,凡是能活到現在的,皆非泛泛,要多加小心。總之,若不出意外,就不會有事。」

    「嗯,畢竟是龍族的鎮罪殿,不至於出意外。那我們現在一起進花壇?」雲照塵問。

    「好。」方運回頭看了一眼被濃霧籠罩的鎮邪井。。

    方運與六人正要向前走,連平潮的聲音響起。

    「雲方,你看能不能帶我們進入花壇?」

    方運詫異地看著連平潮,看著他滿面僵硬的笑容。

    連平潮笑著解釋:「你說每人只能帶一株草木神物,我們四人進去,取四株出來,兩株給你,另外兩株由我們四人平分,你看如何?」

    「我沒有精力寫更多的聖頁敕令了。」方運說完就要走。

    「哎……你別急著走啊。之前老夫雖誤會你,但那不能怪我,你是翰林,我自然要懷疑,你如若是大學士,我豈能懷疑?老夫認錯還不行嗎?」連平潮道。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連大學士日後定當能在文位上更進一步。」方運說完,一夾馬肚子加快衝向花壇。

    連平潮尷尬地呆在原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