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花的花瓣沒什麼特別之處,就是六瓣白花,但花朵下面的莖卻極為奇特,如同古妖族的猛獁。

    「這裡倒有一朵與幻魔樹不相上下的神物,名為『屍陽花』,以古妖聖的完整屍體為養料成長。經過龍力煉製后,瀕死前能釋放一頭古妖聖的所有力量,幾乎相當於起死回生。不過,這種層次的神物都被噬龍藤據為己有,不提也罷。」方運道。

    「雲方,可有比延壽果更適合我們的神物?」雲照塵問。

    「目前看來,五虹延壽果最適合你們。其實,你們若再年輕幾十年,根本不需要帶延壽果出去。」

    「那帶什麼?」劉山阿問。

    「很簡單,把延壽果樹下面的泥土挖光,裝滿含湖貝,回去用這些泥土種植龍紋米,你們必然也能擺脫血芒之力,延年益壽。不過,這是循序漸進的功夫,現在的你們還是吃延壽果為好。」

    「雲方果然有眼力啊!這片花壇的泥土才是最寶貴的神物。幾十萬年過去,大量的神物枯榮,花果落地腐爛,滋養土壤,這土壤不知道珍貴到什麼程度。那噬龍藤又是強大的神物,有它在,這片花壇里哪怕都是凡土也已經能成神地。在這種土壤里種龍紋米,或許會讓龍紋米的效用連續翻番。」

    「可惜,這裡的泥土再好,我等也用不了。」

    「我們以唇槍舌劍摘五虹延壽果吧。」雲照塵道。

    「好。」

    不多時,七人停在延壽果樹下,七人分別站在七片不同的草葉上,草葉輕輕搖晃,七人也跟著上下起伏,別有意趣。

    「你們可以直接摘果子了。」方運道。

    七人立刻外放唇槍舌劍,就見七道光芒分別斬向七顆五虹延壽果的果柄,七顆五虹延壽果應聲掉落,唇槍舌劍立刻托著延壽果返回每位大學士身邊。

    七位大學士相互看了看,一起開吃五虹延壽果。

    一口咬下,唇齒生香,口舌生津,濃郁的果香瞬間向四面八方傳遞。

    方運深吸一口,立刻像剛洗完澡后睡了一覺,全身上下無一處不舒坦。

    七個大學士一點都沒浪費,連果核都直接吞到肚子里,也不管這種延壽果有沒有毒性,先吃了再說。

    七個人吃完后,立刻閉上眼睛,就見他們皮膚表面不斷向外泛著各種污物,而那些污物在大學士的力量下自然脫離身體。

    不多時,七個大學士皮膚表面多出一層光芒,過了一會兒又多出一層,隨後每人都被五層光芒籠罩。

    方運仔細觀察這五人,發現這五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年輕,皺紋消失,皮膚緊繃,白髮變黑,牙齒變堅固,各種返老還童的異象紛紛出現。

    過了整整一刻鐘,七人睜開眼睛,詫異地相互看著,方運隨手一揮,在每個人面前凝聚出一面水鏡。

    「老夫至少年輕了二十歲,回到三十齣頭的年紀。」

    劉山阿無奈笑道:「老夫年輕的時候都說娃娃臉,好不容易老了,有了些威嚴,現在又回去了。等老夫回到平峰城,那群小兔崽子定然在背地裡笑我。」

    孫展帆感慨道:「年過六十以後,老夫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現在,只覺身體充滿了力量,簡直比青年時候還要壯。」

    「不愧是五虹延壽果,效用比普通的延壽果強大太多。」

    「百歲可期!」

    「是啊!」

    「多謝雲方!」

    眾人陸續向方運行禮,臉上滿是感激之色。

    「若是沒有雲方,我們就算抵達鎮罪殿,也無法進入花壇。」

    方運擺擺手,笑道:「都是共同進退的友人,這些都是應該的。我去選我的神物。」

    「你難道不選延壽果嗎?延壽五十年,這是半聖都夢寐以求之事。」

    方運微笑道:「這畢竟是龍族的地方,花園裡最好的東西,必然跟龍族有關。我有個朋友是龍侯……嗯,等再見面的時候他應該是龍王了,他應該需要『鎮海紫竹』。這種神物在外面已經絕種,我幫他取一截。」

    「紫色的竹子?是上面有噬龍藤的那株?」雲照塵面露驚色。

    「雲方,你可不要冒險啊,那可是噬龍藤啊,你說過連半聖都惹不起。」

    方運淡然一笑,道:「我好歹也是……就不說了,噬龍藤不會動我的。說句大話,哪怕掌管龍獄的龍族大聖活著,也不能直接殺我。」

    龍爵的地位在遠古時期遠比想象中高,只是龍庭不存,歲月流轉,許多規矩都發生了變化,可這噬龍藤是遠古時期留下的,必然要遵守遠古的規矩。

    「那……你可要小心。」

    「還是再考慮考慮吧。」

    眾人的話語中充滿了擔憂,於公於私都不想看到方運死亡。

    方運輕輕點了一下頭,一抖韁繩,策馬而出,很快來到一根粗大的紫竹前。

    這根紫竹上下均勻,直徑約三丈,每一節有一丈高,足足一百二十三丈。

    在紫竹的中間位置,有一根一丈寬的紫底紅紋藤條不知從何處伸出,圍著紫竹向上纏繞,一直纏繞到接近頂端。

    六個大學士膽戰心驚看著那噬龍藤,但方運卻一點都不在乎,伸手把手按在紫竹之上,立刻感到微冷的溫潤之感。

    方運心中感慨萬千。

    「鎮海紫竹,萬年生一節,哪怕是在遠古時期,這種年齡高達一百二十三萬的都極為罕見。鎮罪殿荒廢幾十萬年,大部分的原始神物已經枯死,現在的草木神物大都是後來新長成的,可這鎮海紫竹卻在一直成長,傲立至今。鎮海紫竹,是當年晉陞龍皇的關鍵之物,這種百萬年的鎮海紫竹,哪怕只有一節,也能引發龍城眾多的龍子龍孫爭奪,甚至願意用半聖寶物交換。這鎮海紫竹看似沒有任何異象,可一旦放到海里,一節就足以鎮壓十萬裏海疆!」

    方運輕輕撫摸紫竹,心中思緒翻騰。

    那龍族碑文上明確記載,龍族後代若要取花園之物,應做到少取,畢竟龍族眾多,若是揮霍無度再多的神物也會絕跡,所以方運規定那六人只能取一種,自己也不想破這個規矩,而且看著滿園的寶物卻只取其一,這也是一種修習。

    在孔子看來,如果能做到這一點,就會如顏子一樣,在簡陋的巷子里,一碗飯,一瓢水,依舊可以不改初心向道,成為賢德之人。

    方運並不想盲目效仿顏子,但自己終究是文星龍爵,更是讀書人。

    「神物萬千,只取其一!」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