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抬起頭,把文宮蟠龍的龍氣送入真龍古劍之中,隨後口吐真龍古劍。

    六位大學士看到,一道金黃色的光芒如澄澄大日忽地升起,飛到鎮海紫竹的頂端,圍著頂端一繞,也不見何等異象,就見那頂端的的一節半紫竹斷裂斜倒。

    那金光夾帶紫竹飛下,落回方運面前消失不見。

    「那舌劍的氣息浩大堂皇、威如岳海,頗有龍族氣概啊。」

    「那劍下面,還有一支墨劍,那可是在凌煙閣中立下書法豐碑之人才能擁有。」

    「那劍上的龍紋,凝而不散,前所未有。」

    「他到底是什麼來頭,越想越心驚。」

    「不好,噬龍藤動了!」雲照塵大驚。

    六個大學士面色變得煞白,本能地讓戰詩龍馬後退。

    方運臉上的笑容消失,露出警惕之色,但卻依舊昂首挺胸坐於戰詩龍馬之上,抬頭望著那輕輕滑動的噬龍藤。

    噬龍藤如同一條巨蟒在徐徐動著,隨後,就見上方露出藤條的尖端,乍一看並無區別,很像是放大的蚯蚓。

    突然,那噬龍藤猛地下墜,電光石火間落在方運頭頂。

    噬龍藤的尖端裂成八瓣,美艷的如同八瓣猩紅色的花瓣,但每一瓣花朵上都有兩排寒光閃爍的利齒!

    噬龍藤下垂著,八條裂縫不斷向上加深,而隨著裂縫的加深,八片利齒花瓣越大越寬,彷彿可以遮天蔽日,吞噬萬物。

    恐怖的利齒花瓣在天空輕輕晃動,發出猶如氣流在野獸喉嚨中翻滾的聲音。

    「嗬……」

    一道道灰濛濛的氣流在噬龍藤的齒間盤旋,攜帶澎湃的遠古蒼茫氣息,那六個大學士只覺全身僵硬,甚至連求生的念頭都被那洪荒氣息所湮滅。

    天地即將毀滅!

    方運用龍語低喝道:「吾乃文星龍爵,汝等退避!」

    話明明是方運一個人說的,可在他出口后,彷彿有千龍共誦,同時重複這一句話。

    狂風驟起,野草倒伏,六位大學士連同戰詩龍馬被無形的氣勁掀飛出去。

    那噬龍藤彷彿受到驚嚇一樣,八片利齒花瓣猛地向上提起,裂縫迅速癒合,花瓣消失,重新成為一根有著圓尖形的頂端。

    隨後,噬龍藤徐徐下降,用頂端輕輕碰觸方運的肩頭。

    方運微微一笑,如同摸小孩頭顱一樣,伸手觸摸噬龍藤的圓尖頭。

    噬龍藤立刻輕輕磨蹭方運的手,隨後收回,在離方運一丈遠的地方,如同人一樣注視著方運,雖然它沒有眼睛。

    「你繼續看守這裡,我這就離開。」方運用龍語說完,轉身離開,噬龍藤的智慧並不高,偏偏實力絕強,有吞噬一界之能,說多了沒準會鬧出什麼亂子,還是遠離點好。

    六個大學士坐在草地上獃獃看著方運和噬龍藤交流,這次沒有聖位氣息壓著,也根本不敢站起來,對方畢竟是擁有聖位力量的噬龍藤。

    方運卻身體筆直坐在馬鞍之上,猶如巡察校場的將軍,雄赳赳氣昂昂,絲毫不在乎身後的噬龍藤。

    「起來吧,一道離開花壇。」

    「是!」六個大學士突然變成了等待將軍檢閱的小兵,急忙跟隨方運抵達花壇邊緣,來到灌木叢前。

    灌木叢突然分開,露出一條可供兩人并行的道路。

    方運回頭沖噬龍藤輕輕點頭,然後帶領六人向前。

    雲照塵突然嘆了口氣,道:「想想雲方之前說過的話,說噬龍藤會給他幾分薄面,不會傷害我等,當時咱們還以為他在說大話,現在才明白,他從一開始就不怕噬龍藤啊。」

    「如此說來,雲方在龍族的地位,恐怕不下於普通龍王,至少是大龍王的層次。」

    方運走出灌木叢,抵達花壇邊緣,置身於龍力暗流之內,詫異地看著前方,發出一聲輕咦。

    「怎麼了?」

    六位大學士加緊邁步走出來,站在方運身後一字排開,看到了讓他們絕望的一幕。

    整整二十九頭妖王站在草地上,這些妖王的對面則站著連平潮、丘猛、曲桉和譚禾木四位大學士。

    四位大學士被重重防護戰詩詞的力量籠罩,已經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打算。

    而那二十九頭妖王則笑嘻嘻地看著四個大學士。

    在不遠處,左右偏殿的兩處後門不斷發出轟隆隆的聲音,似是內部有強大的力量在攻擊後門。

    二十九頭妖王的首領,正是熊屠!

    怒斧部落的妖王盡聚於此!

    方運看了看東偏殿的後門,又仔細看了看熊屠,在熊屠的手中看到一面四四方方的玉牌,玉牌之上有許多符文。

    「鎮罪龍符!」方運說出那玉牌的名字。

    「你這個小翰林,見識不淺啊,血芒古地的廢物人族可沒如此眼力。莫非,你就是那個被下了聖廟通緝令的方運?」熊屠的聲音響起。

    方運稍稍眯起眼,雙目中的光芒堪比日月,平靜地盯著熊屠。

    方運身後的六個大學士為之色變,沒想到方運還是被認了出來。

    「雲方,快拿出聖血和聖頁,解救我等!」連平潮等四人立刻後退,他們離龍力暗流不遠,很快停在離方運不足三丈的地方,不敢再靠近。

    「什麼是鎮罪龍符?」雲照塵低聲問。

    「龍符,是龍庭頒發給龍城各地的令牌,每種龍符只能進出固定的地方。這熊屠若是有五龍鎮罪龍符,可以在鎮罪殿來去自如,但那只是三龍鎮罪龍符,只能在鎮罪殿內部行動。所以他們能開啟偏殿大門,所以這花園的戰像不會攻擊他們。」方運緩緩解釋。

    「好厲害的小翰林。仔細想想,血芒古地的翰林絕對沒有像你這般有血性的,敢當著本王的面殺本王的人,看來你就是那個方運了。雖然我不知道你的具體身份,但妖界的懸賞我一清二楚。殺了你,本王便可進入妖界,至少有五成的可能成為妖聖!」

    「哦。」方運隨口道。

    熊屠十分得意,繼續道:「等本王成為妖聖,就想辦法解決血芒古地,讓這裡成為我們熊妖一族的領地,把你們這些人族全部關押起來,當牛做馬,當奴隸使喚!說吧,你是自殺留個全屍,還是本王親自動手。」

    方運淡然道:「前幾天我說過,你不配在我面前提面子,今天我重複一句,你也不配殺我!」

    熊屠陰險一笑,道:「我的目標只是方運一人,至於十位大學士,我保證,只要方運死了,哪怕本王成為血芒之主,也待你們和家人如上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