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到熊屠一口咬定自己的身份,方運心生疑惑,熊屠之前在前殿門外沒有絲毫的懷疑,但在這裡相遇后突然說破自己的身份,這期間必然發生了什麼,極可能是有人告密。

    方運掃視連平潮等四人。

    連平潮原本向方運求救,可聽了熊屠的話之後,他變得猶豫不決。

    丘猛卻看著方運身後的六個大學士發獃,驚道:「你們六人為何變得如此年輕……」

    雲照塵道:「先不說我們如何,先解決熊屠之事!熊妖狼子野心,一直想奴役我等,熊屠的話絕不能當真。更何況,血芒古地絕不可能認熊屠為主,正如雲方所說,它只是妖蠻,不配當此地之主!」

    孫展帆道:「照塵說的不錯。如果連熊妖的話都信,簡直蠢到無藥可救。不管如何,我必死保雲方!老夫垂老多日,銳氣減消,今日恢復到壯年時期,便要拿熊屠試筆,看看老夫筆鋒是否可斬妖王!」

    熊屠哈哈大笑道:「你們一定是在這花壇中得到了寶物,吃後年輕了一些。但那又怎麼樣?二十九比十一,我等穩操勝券!更何況,聖族熊妖王不是你們區區普通大學士能比的!你們六人,既然吃了神物變得年輕,就要珍惜,白白死在本王手裡的話,實在可惜啊!」

    劉山阿道:「屠妖滅蠻不分文位,戰死沙場豈分老幼?只要能殺一頭妖王,便不可惜,若能殺死兩頭,那便賺了!諸位,我血芒古地大學士,可曾向熊妖低頭?」

    「不曾!」

    九位大學士齊聲回答,哪怕是正在猶豫的連平潮都本能回答。

    「難道,你們真想死在這裡?」熊屠全身燃起鮮紅如火的妖煞,其他妖王跟著動起來,把十一人堵在花壇邊緣。

    「死在這裡的,可能是你們。」方運處之泰然,這一次,他拿出了大學士文寶扇,輕輕放在胸腹間扇著,既有文人風姿,也能在關鍵時刻外放文寶扇的力量,抵禦攻擊。

    「笑話!雖然本王不知道你們如何進入龍力暗流,但不要以為藏在龍力暗流之後就奈何不了你們,本王有鎮罪龍符在手,可以暫時驅散龍力暗流!」熊屠道。

    「龍力暗流?無足輕重。」方運說著走出龍力暗流,站在連平潮等四人的之前,其餘六位變年輕的大學士緊隨其後,隊伍的十一人全數到齊。

    「你膽子倒不小,怪不得妖界和龍宮聯手要殺你。諸位大學士,本王再給你們幾息時間考慮,如若你們執迷不悟,不要怪本王驅動此地的戰像殺光你們!」

    葉放歌道:「熊屠,你們熊妖果然蠢,我們既然能進入龍力暗流,戰像豈會攻擊我等?」

    「葉放歌,都說你是萬年不笑的棺材臉,今日我就讓戰像打得你滿臉開花!我這鎮罪龍符,能驅使殿內的所有雕像!戰像,出動!」熊屠大喝一聲。

    就見四壁上的數以千計的戰像離開牆壁,站在草地上,等候下一步命令。

    連平潮低聲問:「雲方,你能不能阻止這些戰像?」

    「放心,它們不會攻擊我。」

    「好一個狂妄的翰林,戰像,殺光他們十一人!」熊屠眼中露出兇殘的目光,下達了命令。

    上千戰像一動不動,簡直和普通的雕像毫無區別。

    「殺死他們!」熊屠用力晃了晃鎮罪龍符,然後詫異地看著戰像。

    所有戰像依舊紋絲不動。

    「熊樣兒。」葉放歌冷冷地道。

    熊屠火冒三丈,大罵道:「一群蠢貨,廢物戰像!你們再不殺他們,我把你們全部打碎!」

    所有戰像依舊一動不動。

    連平潮哈哈一笑,道:「熊屠酋長,你的鎮罪龍符可能是偽造的,別白費心思了。那些戰像絕不會攻擊我們。」

    熊屠牙齒緊咬,眼中的血光大盛,道:「哪怕沒有戰像,我們也能把你們碾成肉泥!所有妖王聽令!」

    「在!」

    二十八頭妖王齊聲大吼,就見這些熊妖王全身覆蓋氣血鎧甲,然後外放妖煞護體,面目變得無比猙獰,呼吸急促,作勢欲撲。

    眼看眾妖王就要出手,東偏殿的大門突然發出一聲巨響,亂石飛濺,大門崩塌。

    就見衛皇安一馬當先從殘破的門洞中沖了出來,兩隻眼睛中的紫光更加明亮。

    「哦?」衛皇安停在石階之上,詫異地看著方運與熊屠雙方對壘。

    隨後,就見大批的大學士或翰林從破門洞中陸續出來,有衛皇安的人,也有莫遙的人。

    等讀書人全部出來后,凶牙部落的熊崆與熊煞等妖王出現,在熊崆等妖王之後,是百妖部落的妖王。

    百妖部落的妖王只有一半是熊妖,其餘都是其他各族妖王,如魚妖王、狼妖王、虎妖王等等,它們不知為何個個面帶憂色,似乎被什麼嚇到了,出了東偏殿的門洞后,全都心驚膽戰地向西偏殿所在的後門望去。

    「轟……」

    就見西偏殿的後門隨之崩塌,孟子世家、荀子世家與曾子世家的讀書人陸續出門。

    看到這些人,百妖部落的妖王面露驚色。

    熊屠看著方運冷哼一聲,掃視從兩個大門口出來的人,把氣血之力融入聲音中大喝:「血爪部落的熊妖們呢?熊窟不會蠢到繼續留在前殿偏殿吧?好東西早就被那些人族給瓜分完。」

    百妖部落的那些妖王聽到血爪部落嚇得身體一哆嗦,個個閉口不言。

    那之前圍堵過方運但被聖血嚇跑的熊崆無奈道:「熊屠殿下,血爪部落去了西偏殿,百妖部落也跟了過去。然後百妖部落就看到,血爪部落被三大世家的人殺光。」

    熊屠怒罵:「看到人族殺我熊族,你們為何不前去相助?」

    熊煞譏笑道:「三大世家的人聯手出擊,聲勢駭人,那些妖王哪敢救助,全都嚇得屁滾尿流,跑到東偏殿。」

    西偏殿後門那邊傳來孟靜業冷冷的聲音:「熊屠,你若敢殺一人,就和血爪部落去地府敘舊吧。」

    「熊屠,你真是不給我衛皇安面子啊,我都說了我要保這雲方,你竟然還想動手,這是逼我出手啊。」衛皇安微笑著看向熊屠。

    熊屠卻假意露出無奈之色,道:「我本來也不想殺雲方,但在偏殿的時候,你們人族告訴我雲方就是方運,我這才起了殺心。」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