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一聽熊屠竟然當眾說出自己的身份,淡然一笑,收斂二境畫道的力量,露出本來的面目。

    三大世家為首之人面色不變,但其他人卻詫異地望著方運,有的驚喜,有的半信半疑,有的卻異常緊張。隨後,三大世家為首的大學士張口用外人聽不到的方式才氣傳音,這些人才平靜下來。

    「混賬東西!」衛皇安沉著臉大罵,「誰人出賣方運?老夫雖不知方運到底是何身份,但他是人族,是翰林,這就足夠了!出賣方運者,等同逆種,誅十族!」

    熊屠卻驚訝道:「衛皇安,在偏殿中給我傳音的不是你啊?為何我感覺對我傳音之人,源自你隊伍所在的位置。」

    眾多讀書人嘩然,尤其三大亞聖世家之人,以凌厲的目光掃視衛皇安以及身邊之人。

    衛皇安一愣,就見他頭頂浮現祠堂文台,然後轉身看著兩個大學士。

    「其他人我信得過,只有你們兩人來自聖元大陸,是你們兩人傳音給熊屠?方死,方滅,給我一個答覆,不然你們無法活著走出這裡!」衛皇安的語氣冰冷,殺意若隱若現。

    方運也看向那兩人,這兩人就是雲照塵所說的生面孔,經過易容,非血芒古地的大學士。聽到兩個人的名字,方運不僅沒有生氣,臉上反而閃過一抹笑意。

    兩人中顴骨極高的方死用沙啞的聲音道:「衛大學士高看我們二人了,我們二人也是剛知曉那人就是方運。如果我們早知道雲方就是方運,早就想辦法遵循『聖廟通緝令』除掉他!」

    遠處的荀平洋舌綻春雷道:「既然是聖元大陸之人,就把真面目露出來吧。你們既然明知道方運的身份,還要殺他,那老夫便將爾等斬草除根!」

    方死呵呵一笑,道:「這裡是血芒古地,無須遵循聖院禮法,無論在血芒古地做出什麼,聖院都無權處罰老夫!老夫遵循血芒古地的聖廟通緝令,殺一個血芒古地的罪人,你若殺我,就是濫殺無辜!」

    「濫殺又何妨!」荀平洋說完,就要口吐唇槍舌劍。

    「等等!諸位請給我衛皇安一個面子,先弄清誰人是逆種內奸再出手!」衛皇安舌綻春雷,聲音里充滿了淡淡的威壓。

    那荀平洋微微皺起眉頭,道:「罷了,老夫就給皇安老弟一個面子,不過,老夫與方運有些私交,無論最後結果如何,這兩人必須死。」

    衛皇安微笑道:「好,既然平洋兄給我一份薄面,那我也投桃報李,方死,方滅,你們兩人不配在我隊伍中,滾吧!」

    「衛皇安,我們之前約好一起抓捕方運,為何現在你背信棄義?沒想到,區區一個荀家大學士就讓你卑躬屈膝!」方死道。

    衛皇安輕蔑一笑,道:「我衛皇安鬥雞遛狗、跑馬玩蟲,這麼多年什麼事都做過,可誰見過我為了所謂的神物寶物去殺人,更何況去殺一個十分重要的翰林。我一直留你們二人在,一開始是好奇方運這人,後來是想通過你們探聽方運的消息。否則的話,我也不會揚言只抓活的。連你們身後的眾聖世家在聖元大陸都奈何不了他,他的身份地位可見一斑,讓我殺他?你當我衛皇安是蠢材嗎!」

    說到最後,衛皇安面色冰冷,熟悉的人都知道,他動了真怒。

    「早就知道你衛皇安不可靠!」方死說完,與方滅一起後退,靠近莫遙的隊伍。

    熊屠擺出自認為一個很像人族的微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齒,道:「衛皇安,你演的不錯,現在知道亞聖世家的人保護方運,你就馬上劃清界線,老奸巨猾。」

    遠處的曾家首領曾越微笑道:「老夫插一句,在抵達血芒古地后,老夫第一時間聯繫皇安,談起方運之事,皇安早就說不想殺方運,並且願意配合我等。」

    「什麼,你們六大亞聖世家下血芒,是為了保護方運?」方死面露驚容。

    「你誤會了,我們來這裡,只是為了鎮罪殿的寶物。方運來血芒古地是為完成龍族試煉,我們絕不會主動插手。若是路上得知有人要殺方運,自然要順手除掉,你們幾個人,永遠留在此地吧。」曾越道。

    許多人仔細望著孟家、荀家與曾家三支隊伍的人,發現這些人神色如常,顯然早就知道前來的目的。

    孟靜業微笑道:「我出賣一下方小友,在進入前殿後,他讓我們不要動那幅危險的《龍聖巡海圖》,讓我們走西偏殿,因為他要走東偏殿,要拿龍族的一些東西。」

    方運向孟靜業等人一拱手,微笑道:「多謝諸位。」

    血芒古地的大學士立刻回憶前殿的經過,發現三大亞聖世家的人本來想仔細搜前殿,結果突然一起轉去西偏殿,原來是方運指使的。

    異變陡現!

    「殺死方運!」熊屠突然下達命令。

    「吼!」

    二十七頭妖王一起出動,越過熊屠開始攻擊。

    熊屠則手持鎮罪龍符,準備發動最強的聖相之擊。

    「放肆!」

    「畜生敢爾!」

    多位大學士齊齊外放唇槍舌劍,這是最快的攻擊,但是他們離熊屠和方運都太遠,根本來不及救援。

    被攻擊的十位大學士各顯神通,全力防禦,但每個人臉上都浮現絕望之色,因為二十八重的聖相之擊絕對能把十一人轟成碎渣。

    妖族短時間的爆發力遠超人族!

    唯獨方運不僅沒有驚懼,臉上反而浮現不明的笑意,氣定神閑。

    二十八頭妖王藉助血脈中或傳說中的熊族眾聖的力量,攻向方運等十一人,其中熊屠和整整十頭熊妖王的目標是方運。

    就在十頭熊妖王對準方運發難的一瞬間,十根紫底紅紋的藤條從花壇中飛出,每一根藤條的直徑都超過一丈,如同十條碩大無朋的巨型蚯蚓。

    突然,十根藤條的頂端裂開,裂成十朵碩大的利齒紅花瓣,每一朵利齒花都有八瓣。

    就見十朵利齒花對準十頭熊妖王當頭照下,隨後花瓣迅速收攏,形成花苞。

    「嗤嗤嗤……」

    十朵利齒花苞以瘋狂的速度轉動,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每個人眼前都好似浮現裡面的利齒攪動旋轉的樣子。

    鮮血飛濺。

    僅僅一眨眼的工夫,十朵利齒花重開,除了花瓣的紅色更深,沒有一絲的變化。

    花瓣內不留絲毫殘渣,密密麻麻的利齒上不染半點血跡。

    所有的妖王如同驚弓之鳥,快速後退。

    連想幫方運的大學士都止住唇槍舌劍,生怕幫倒忙惹怒這奇特的異怪。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