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整整十頭妖王瞬間死亡,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在利齒花朵籠罩之後,十頭妖王連反抗的動作都沒有,這意味著利齒花朵不僅有鋒利的牙齒,還有恐怖的威能。

    窺一斑可見全豹,越是這種看似平平的威能,越讓人心生恐懼。

    十朵利齒花張開后又收斂,恢復為十根藤條高高懸浮在上空,如同整片花園的君王,俯視所有人。

    方運伸出左手,就見藤條似乎猶豫了剎那,隨後一根藤條乖巧地降下,碰觸方運的手心,如同接受主人撫摸的小狗一般。

    熊屠萬分駭然,神色惶惶,死死握著鎮罪龍符,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有幾頭熊妖王嚇得四腿戰戰,抖得異常厲害。

    這些熊妖王從藤條身上感受到莫名的壓迫力,如同遇到了天敵。

    曾經被方運的聖頁和聖血嚇退的熊崆和熊煞最為驚慌,甚至在內心留下了難以磨滅的陰影,本能地感覺若是攻擊方運,必然死亡!

    十條噬龍藤輕輕晃動,不僅妖蠻害怕,連平潮都嚇得面無血色,兩手抖個不停。

    「雲……方……方……這……這真是噬龍藤嗎?讓……它離遠點可好?老夫……老夫……有所不適……」

    雲照塵等人看著詫異,都不明白連平潮為何如此懼怕噬龍藤。

    「什麼,是噬龍藤?」熊屠再也顧不得什麼聖族妖王的威儀,嚇得噔噔噔後退三步,一邊後退一邊大喊,「不要攻擊方運!全部後退!噬龍藤大人,我手持鎮罪龍符,忠於龍族,絕無二心,請您不要殺我們!之前是誤會!是誤會!」

    堂堂第一熊妖王竟然說出這種話,許多人想笑又不敢笑。

    「何為噬龍藤?」孟靜業低聲問。

    三大亞聖世家的人竟然都搖頭,顯然也不知道這種遠古極凶的來歷。

    曾家一位大學士道:「老夫翻閱兩界山典籍的時候,倒是發現過一些妖族壁畫,其中有一幅壁畫畫著一群妖族跪拜大日,不過和我們人族的太陽不同,壁畫里的大日是紫色的,而且外放出無數的藤條,看樣子與這些藤條有相似之處。因為壁畫上跪拜的還有半聖妖物,我格外好奇,還問了幾位老學究那紫色大日是何物,都回答不出來。現在知道了,應該叫噬龍藤。」

    衛皇安笑道:「熊屠,現在老實了吧?你動手給我看看?」

    方死冷哼道:「熊屠,你無需忌憚方運。他雖然是龍族的文星龍爵,但你有鎮罪龍符在,他奈何不了你。方才你們有十一人攻擊方運,只有你活下來,正是龍符之故。這意味著,別人攻擊你,噬龍藤也會出手相助。你和方運一樣安全。」

    「說的是!」熊屠急忙挺直身體,後腿著地站立起來,額頭上的紅毛隨風輕動,看似恢復了往日的氣勢,但實際上後背微微拱著,比平時矮了數寸。

    方運看向方死,問:「化名方死,對我恨之入骨,你是雷家人還是宗家人?能如此快確信龍符的作用,看來進了血芒古地還保留格物之境,擁有格物之目,追尋至理,洞察入微。」

    從大學士開始,人族會不斷獲得強大的力量。

    初入大學士只是新晉,再之後,就要「格物」,而格物乃是讀書人的根基。

    所謂格物,便是探尋萬物萬事的道理,一旦格物有成,大學士便進入格物之境,擁有格物之目,獲得極為強大的洞察力,讀書的時候可以更清楚重點所在,交談時可以更敏銳理解別人的真實意圖,戰鬥時更快發現敵人的弱點,諸如此類,益處繁多。

    方運自信面對新晉大學士還有一戰之力,但面對格物之境的大學士,失敗的可能性非常大,因為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會被格物大學士看在眼裡,處處都是缺陷破綻,一切手段都會被針對。

    經驗豐富的老兵憑藉一根木棍,也能打得全副武裝的新兵哇哇大叫,兩者的差距就是如此懸殊。

    外界的大學士進入血芒古地后,實力會快速下降,一直會降到新晉大學士的層次,這位大學士明明雙目泛紅,被血芒之力侵蝕很深卻依舊如此清醒,依舊停留在格物之境而不是降到新晉進士,那必然是實力絕強之人。

    「方翰林好眼光。」那方死盯著方運,眼中的紅芒輕輕閃動。

    方運微笑道:「我之所以不在外界暴露身份,是為防止暗中的逆種或叛徒出賣我。現在到了這裡,身份被叫破,已經無需顧忌。你,還是正常稱呼本聖吧。」

    「本聖」兩字一出,血芒古地的所有讀書人與妖族為之震驚,唯獨雲照塵面色不變,而熊屠目光閃爍,因為他之前聽過方運自稱「本聖」,還以為方運是口誤。

    「是啊,在下自然要稱呼您一聲,方虛聖。」方死的聲音里充滿濃烈的恨意。

    這個稱呼一出,多位血芒古地的人驚呼,尤其是方運同隊伍的幾人,除了連平潮一臉的茫然,雲照塵微笑不語,其他八個人各個面露驚喜之色。

    「活著的虛聖?我不會聽錯了吧?」孫展帆道。

    「你們看照塵的笑容,這老東西早就知道,方運定然是虛聖沒錯了!」

    「可是,他憑什麼獲封虛聖?」

    「噓……」葉放歌阻止眾人議論。

    衛皇安與莫遙的隊伍中也出現了騷動。

    方運望著方死,輕輕點頭,道:「我大概猜到你是誰了。」

    「你唬騙不了老夫!」方死不為所動。

    方運道:「無需唬騙。其實原因很簡單,能豁出去性命進入血芒古地殺我的大學士不多,對我恨之入骨的大學士更少,也就區區二三十。其中,能被宗雷兩家用來犧牲的大學士,也就你們幾個廢物。更何況,你是大學士,你是雷家的大學士,你的尊嚴和臉面讓你不喜易容,所以哪怕你掩飾了聲音,但說話的語調、遣詞用句、口氣和一些細微的習慣,都沒有絲毫的變化。而我,為了避免被懷疑,改變了自己很多方面,所以當你出現的時候,和我記憶中的人稍稍對比,便能猜到你的身份。」

    「你說的很有道理,你看起來更像是格物大學士,可惜,也只是口舌上的格物大學士,你只是猜測,並不能斷定老夫的真正身份。」方死道。

    方運笑了笑:「雷謨大學士,是誰幫你暫時修復文膽?你還能撐幾天?不要小瞧天下人,學海三傻大人。」

    荀平洋道:「方虛聖,雷謨在你進入血芒古地後去世,早就下葬,他……咦?他的確很像雷謨。」

    「不愧是方虛聖,樣樣精通,方全才名不虛傳。看來,格物之目雖有用,若不得其法,還不如一顆七巧玲瓏心。」孟靜業道。

    「是啊,現在再用格物之目看雷謨,當真處處是漏洞。」

    方死冷淡地道:「是你認錯人了,雷謨已死。」

    「原來如此,看來你們幾人都是棄子。」方運沒想到這次雷家人如此狠辣,從此以後,聖元大陸再無雷謨這個人,雷謨就算離開血芒古地,也只能去各古地隱姓埋名。

    「只要你死,我們哪怕是棄子也值得!」方死身邊的方滅咬牙切齒盯著方運。

    「想殺我?先解決噬龍藤再說吧。」方運說道,他暗中一直在觀察所有的大學士。

    孟靜業道:「無論你們幾人是誰,既然被我們看到,就不要妄圖再走了。莫遙,交出你隊伍的三個大學士。」

    莫遙呵呵一笑,道:「老夫乃是血芒古地之人,不似衛皇安那般數典忘宗,遇到聖元大陸大學士便卑躬屈膝。我與他們有一筆交易未完成,在此期間,動他們三人,就是與我莫遙為敵!」

    「哦?莫遙大學士,你是準備與我們三大亞聖世家為敵?」孟靜業的語氣毫不客氣,完全不把曾經的血芒第一大學士放在眼裡。

    「這裡是血芒古地,不是你們聖元大陸!你們仗勢欺人,我莫遙豈能束手就擒!」莫遙毫不畏懼。

    衛皇安哈哈一笑,道:「莫遙,沒想到你竟然有如此膽氣!好,等你被三大亞聖世家的人殺死,我親自給你立碑文,盛讚你對抗聖院暴政,乃是我血芒古地的義士,讓你的不屈念頭傳遍天下!」

    「你我同為血芒古地之人,難道眼睜睜看著老夫被他們殺死?諸位城主,我血芒古地不曾屈服於熊妖,但可曾對聖院低頭?」莫遙道。

    衛皇安道:「不管方運在聖元大陸如何,他既然在血芒古地殺了妖蠻,那就是自己人。無緣無故殺他,我衛皇安第一個不服氣。哦,我被你們繞了半天,差點忘了要說的話。莫遙,你與熊屠聯手,栽贓我的人出賣方運,罪同逆種叛族,該當何罪!」

    衛皇安本來笑嘻嘻的,可說到最後突然迅速變臉,殺機湧現,口吐唇槍舌劍。

    唰唰唰……

    他身後的大學士紛紛出手,莫遙的人立刻還以顏色,就見數十把唇槍舌劍在兩支隊伍之間懸浮。

    「衛皇安,你莫要血口噴人!」莫遙道。

    「血口噴人?你的性子我太了解了,不僅買通了我隊伍里的人,恐怕也買通了雲方……不,現在應該叫方運了,也買通了他隊伍里的人。他們隊伍中發生了什麼,你已經知道。一定是你讓人傳音給熊屠,告訴他雲方就是方運,借它之手殺掉方運,甚至讓熊屠栽贓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