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虛聖,接下來當如何?」孟靜業舌綻春雷的聲音響起。

    方運掃視在場的所有人,人族還有孟家、荀家、曾家、衛皇安和方運共五支隊伍,妖族只剩凶牙部落與百妖部落。

    其他幾支隊伍的人表現都很正常,但衛皇安的幾個屬下卻有些不安。

    衛皇安和方運一樣,依舊輕輕扇著扇子,面色平靜,似是並不在乎突然出現一個比自己身份高的人。

    不等方運下令,熊崆突然大聲道:「各位善良的讀書人,你們快快去後殿和地牢吧,再晚一步,好處都被他們拿走了!千萬不要因小失大,你們先走,我們凶牙部落不跟你們爭!」

    「你吃錯肉了?」身邊的熊煞問,但隨後閉上嘴,醒悟了什麼,然後掃視人族和妖族,此刻,人族大學士的實力對妖族有壓倒性的優勢。

    那百妖部落的酋長跟著大喊:「我們絕不覬覦正殿的寶藏!」

    熊崆又道:「你們現在對我們動手,我們就跑,最後我們跑了,正殿里的寶物也會被別人搶走,得不償失!我熊崆保證,有生之年,凶牙部落絕不主動攻擊血芒古地的人族!」

    「對,我們百妖部落也要尊敬偉大的方虛聖,您就是血芒古地最耀眼的星辰,您就是群山中最巍峨的高峰,您就是人族中最有智慧的先賢!」

    血芒古地的一干大學士哭笑不得,自進入血芒古地,就沒聽說過這種事,以前血芒古地是出現過大儒,可跟虛聖比還是有差距。

    衛皇安小聲嘀咕:「這群不要臉的妖蠻,這種話應該留著誇我!」

    方運無奈一笑,道:「我等暫且放過你們,等從鎮罪殿出去后,你們兩個部落及其下屬部落記得上繳停戰書。諸位文友,我們進入後殿,直下地牢,萬萬不能讓熊屠得到最終的寶物,否則的話,我們都會有性命之憂。」

    「性命之憂,能否明說?」衛皇安問。

    「具體我也難有定論,只是從古妖身上猜出一二,總之,若讓他們得到最後的寶物,我們可能都要死在鎮罪殿!」

    方運拍了拍噬龍藤表示告別,然後一馬當先,其餘人跟在後面,近六十名讀書人奔騰在花園之中。

    噬龍藤的藤條立刻飛到高處,沖方運晃了晃,似是辭別。

    偏殿後門,熊煞低聲道:「我們怎麼辦?噬龍藤那般厲害,會不會順口吃了我們?」

    「應該不會,噬龍藤畢竟是妖聖那個層次的,應該會講道理。」熊崆道。

    熊煞道:「妖聖講道理?你是不是被嚇糊塗了?」

    「少廢話,先等一刻鐘,然後再進後殿。」

    「不知道後殿里有什麼寶貝。」

    「聽方運說,後殿應該不重要,重要的東西要穿過兩層監牢進入正殿,咱們先在後殿搜刮一番,實在沒有好東西,再去正殿。」熊崆道。

    「你不是說不去正殿嗎?」熊煞問。

    「人族那些傢伙總說寶物有德者居之,說不定會到咱們手裡。這裡雖然跟龍族有關係,可咱們是祖帝熊犴的後裔,不比龍族卑微!」熊崆道。

    「你知道什麼是『有德』嗎?」熊煞充滿期待問。

    「不知道,但這並不能影響我得到寶物!」熊崆理直氣壯道。

    百妖部落的幾個非熊族妖王暗中發笑,熊族就是這樣,經常憨得發傻。

    大批的讀書人進入後殿,就見一條百丈走廊直通前方,兩側都是房門。

    走廊兩側大量的戰像動起來,但方運一聲令下,他們全部回歸原位。

    眾人無不驚嘆。

    「我們不要管這裡,衝出去,直接進入地牢!」

    沒有人停留,很快穿過後殿。

    出了門口,眾人發現後面是一大片草坪,而在草坪的中央,有一座大殿,大殿的門敞開著,可以看到裡面有一條向下的階梯。

    「我們繼續!」

    所有人繼續向前。

    方運舌綻春雷道:「我們沒有『龍符』,進入地牢后,會被當作入侵者,不知道被挪移到什麼地方,如果遭到獄卒追殺,能跑則跑,不要戀戰。照塵,你們六人有我的敕令,普通獄卒不會攻擊你們,小心那些強大的獄卒。至於三大亞聖世家的友人,我書寫敕令消耗太大,無法再給你們。你們傳承久遠,進龍城廢墟必然有所準備,拿出來看看,我或許可以幫你們。」

    哪知曾越突然從飲江貝中拿出一個木盒,拋給方運,道:「現在沒有外人,可以給你了。這是青衣龍王敖青岳托我們送給你的東西,說只要在龍城廢墟中遇到你,就有好處,要是遇不到,什麼都沒有,因為這裡面的好處我們用不了。」

    血芒古地的眾人好奇地看著方運,堂堂龍王給方運送東西不說,還讓亞聖世家的大學士當跑腿的,就算是虛聖也未必能有這般待遇。

    方運接過木盒,還未動手,木盒裡面的龍氣鎖鏗地一聲打開。

    方運打開盒子,就見裡面有一頁兵符,是由水族大妖王的皮膚製成。

    「原來如此。」方運說著,把極少的龍氣送入木盒中,就見兵符發亮,隨後在方運意念的控制下,化為三十二個龍族文字升空,飛向三大世家的每一個人。

    隨後,三大世家的大學士每人額頭上都多出一個龍族的「兵」字。

    「你們也有了等同龍族士兵的職權,可以避開普通獄卒。」方運說著,把那木盒放入飲江貝。

    眾人一看方運不說盒子里還有什麼,都知趣地不問。

    很快,眾人抵達地牢入口。

    「還有最後一件事,」方運環視眾人道,「地牢一層就是普通的囚牢,而地牢二層是水牢,準確說,是一片小型的海洋!如果實力不足,千萬不要進入地牢二層。告辭!」

    方運說完,第一個踏入地牢入口,身體逐漸變得透明,最後消失在階梯上。

    「方運,你還沒給我……」連平潮沮喪地看著方運消失的地方,愁眉苦臉。

    葉放歌道:「他已經給了你一千四百斤龍紋米,你還想要什麼?」

    雲照塵道:「平潮,方運利用噬龍藤從熊屠手中救了你,立下一功,他喝退戰像,又立下一功,現在你欠他八千斤龍紋米。」

    「怎麼回事?」孟靜業問。

    雲照塵簡述事情經過。

    荀平洋吃驚道:「血芒古地的人膽子真大啊,敢跟方運賭?在下佩服,以後再也不敢小看天下英雄!」

    三大亞聖世家的大學士們如同看稀罕物一樣看著連平潮,嘖嘖稱奇。

    連平潮面紅耳赤,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就見他呆立剎那,一個箭步衝進地牢入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