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芒古地。

    人族數十座城市中,哪怕大雨如注,數不清的讀書人也快步向聖廟趕,因為不斷有讀書人在舌綻春雷。

    「我血芒古地,有傳世戰詩了!」

    「有傳世戰詩了……」

    飽含複雜感情的舌綻春雷不斷在血芒古地各城市的上空炸開。

    從血芒古地的極高空看去,唯有龍城廢墟沒有下雨。

    廢墟中,一些人族與妖族正在與戰像作戰,有的運氣好,只遇到少數戰像,但有的運氣非常糟糕,被數不清的戰像圍攻,甚至還有一些強大的金甲戰像。

    在龍城廢墟的中心,鎮罪殿屹立不倒,後殿之中,凶牙部落與百妖部落的妖王們不斷搜羅東西,和有秩序的人族不同,這些妖王不管什麼輕拿輕放,看到好東西就想辦法放到含湖貝中,含湖貝中放不下了,就放到大包袱里背著走。

    不時有妖王因為寶物而大打出手,引來其他妖王的圍觀。

    第一層地牢中,一切都很安靜,一切都被血霧籠罩,沒有人能看清兩百丈外的一切。

    方運坐在大漠戰馬之上,停在一座囚籠邊緣。

    方運盯著身下的戰馬,除了覺得黑馬額頭的月牙痕迹有些怪異,其餘各處都非常滿意。

    「妖王在龍城廢墟外雖然能飛行,但飛行速度快不過在地面奔跑,除非成為大妖王。只要我的速度快過妖王飛行速度,妖王就不得不在地面追趕,可一旦在地面追趕,必然會被銀沙減慢。尤其對普通翰林來說,他們的敵人基本是妖侯妖帥,大都不能飛行,一旦進入銀沙範圍,就等於失去了追擊能力。這種減速的疾行戰詩從無傳世,一旦普及開,足以讓翰林的力量更上一層樓。」

    方運露出欣慰的笑容,這減速銀沙不僅能用來逃命,也能用來阻撓敵人逃跑,必然會代替之前的翰林疾行詩。

    隨後,方運看向那個囚籠。

    囚籠中只有一個巨大的貝殼,足足有三十丈長,方運也認不出具體的種類,似乎是蚌族,只能稱其為古貝王。

    水族之中,龜妖和貝妖有著強大的防護能力,路上方運見過一頭古龜王,肉體消亡,但龜殼竟然還有微光。這古貝王的貝殼同樣異常結實,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兩扇貝殼之間還是露出一點縫隙。

    縫隙中,閃爍著藍色的微光。

    換成任何人或妖族路過這裡,都會直接離開,但是方運卻停了下來,然後找好角度,從貝殼的縫隙中,看到一片藍色與白色交織的星光。

    方運向四周看了看,沒有人,拿出東海龍宮託人給他的木盒,但想了想又放回去,開始回憶龍族碑文。

    過了一會兒,方運張口發音,聲音非常奇特,而且每次發音都攜帶雷鳴風吼之聲。

    反覆試了十幾次后,前方的牢門突然啪地一聲打開。

    方運面色一喜,急忙推門,無奈地發現,牢門竟然紋絲不動。

    「莫非另有機關?」方運仔細看了好一會兒,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發現根本沒自己想的那般複雜,就是自己力量不夠,打開這扇門至少需要妖王的力量。

    方運立刻書寫《風雨夢戰》,在寒鐵騎士和水流衝擊之下,輕鬆打開門。

    方運快步走進去,輕輕掰開巨大的貝殼,一片星光在眼前鋪開。

    方運小心翼翼進入貝殼中,走到一顆直徑約三寸的珍珠面前。

    那珍珠質地是如海洋一般的深藍色,而裡面卻浮現著數不清會動的星光,向外投射出璀璨的光芒。

    星光珍珠。

    星光珍珠本身的用途並不大,但因為極為美麗,又極為稀少,價格極高,一顆星光珍珠能換幾萬頭古妖奴隸。

    不過,對於方運或現在的各族來說,星光珍珠太珍貴了。

    星光珍珠能儲存古貝王的部分記憶!

    方運不惜外放龍力和才氣形成雙重力量包裹星光珍珠。

    負岳的傳承終究只是負岳一族的記憶,雖然摻雜著各古妖一族的東西,但並沒有龍城內部的記憶,如果這顆星光珍珠中蘊藏龍城的記憶,哪怕僅僅是這第一層地牢的記憶,價值也不下於一件大學士文寶。

    方運現在迫切想以最快的速度進入第二層,龍族碑文只記載了一些簡略的東西,根本沒有地牢的地圖。

    拿起珍珠后,方運並沒有亂動,而是從內部反鎖牢門,然後深吸一口氣,用雙手捧著,把星光珍珠貼在自己的額頭之上。

    轟……

    方運只覺一座山峰撞在自己額頭上,雙眼一翻,暈了過去。

    方運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夢,夢到眼前有數不清的記憶畫面浮現,有的記憶畫面並不清楚,自然破碎,有的記憶畫面很清楚,被自己徹底記住。

    而在奇書天地中,多出一本書,記憶中那些畫面全部被烙印在書中。

    最後,記憶完全被書籍拓印,書籍的封面上出現三個字。

    珍珠記。

    不一會兒,方運睜開眼,嘴角浮現微笑。

    「這古貝王竟然是龍族的奴僕,其中大部分記憶對現在無用,但如果能進入龍城或遇到其他龍城廢墟,作用堪比半聖文寶!哪怕是現在的四海龍聖,對龍城的了解都比不過當年一個普通的奴僕!他的記憶雖然沒有一層地牢的全貌,但能確定一層下二層的入口大概在什麼方位。」

    方運走到囚籠門口,正要離開,卻轉身回返,然後用記憶中的古貝族的方式,圍著古貝王轉圈,唱誦完一首葬歌才停下。

    在方運唱完的一剎那,古貝王的貝殼屍體化為一灘清水,緩緩向四面八方流動,浸濕了方運的鞋底。

    「多謝前輩的記憶。」

    方運說完轉身離開。

    走出囚籠,方運騎上大漠戰馬,向二層入口的大概方位趕去。

    沒等走出百丈遠,一陣令牙齒髮酸的聲音響起,隨後就見一尊高達十丈的騎士帶領一隊高八丈的步兵從血霧中衝出來。

    為首的騎兵的衣著非常奇怪,準確地說它沒穿衣服,因為全身都被黑色的鎖鏈捆綁著,他並非是人,而是一頭上半身是巨猿、下半身是巨馬的奇怪生物。

    「巡獄將軍!」方運認出了這頭凶物。

    巡獄將軍身後分出八條漆黑的鎖鏈,落在地上,而其餘十二頭獄卒身後各拖著兩條鎖鏈,在他們前行的時候,鎖鏈跟地面摩擦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獄卒基本都是魚頭人身,遠不如巡獄將軍威武。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