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走吧,一起去第二層。不過進入第二層后,你我也會分開,因為我們都沒有鎮罪殿的龍符。」方運道。

    「好!」

    兩人一起上路。

    不一會兒,兩人遇到一頭妖王,那妖王一見方運與譚禾木,猶豫片刻,轉身就逃,消失在血霧中。

    「唉,我還想找一頭妖王試試。」方運道。

    譚禾木忙道:「您可不要小看妖王。您當時有噬龍藤在,別說妖王,就算大妖王也不須怕,可您現在沒有噬龍藤,絕非妖王對手。哪怕有我在,也未必能戰勝對方。那頭熊妖王我認得是熊瑭,雖非聖族熊妖,但祖輩十代都是妖王,實力極強。在他面前,我恐怕只能守而無法攻,才氣衰竭之時,就是你我敗亡之時。」

    「你我聯手也不是那個熊瑭的對手?」方運問。

    「對付普通妖王或許不難,但對付熊瑭,必輸無疑。」譚禾木道。

    「嗯。」方運點了點頭,什麼也沒說。

    兩人繼續趕路,但前行了不到半刻鐘,方運與譚禾木突然回頭。

    就見兩頭妖王出現在後方,距離己方不足兩百丈。

    其中一頭恰恰是那熊瑭。

    譚禾木忙道:「壞了!熊瑭見到你我后,雖然被嚇跑,但知道你我的逃跑方向,恐怕在兩側或後面跟隨,尋找時機。沒想到,他竟然能碰到熊荊!那熊荊雖然不是王族妖王,但實力也不錯,兩妖聯手,一旦被追上,我等必死無疑!」

    方運心知譚禾木生性謹慎,擅長防護戰詩詞,道:「不用慌,應該能逃得掉。」

    譚禾木道:「只要您出聖血和聖頁,必然可以困住他們許久,安然逃離。」

    方運想試一試血芒古地妖王的實力,畢竟這裡的妖王大都被血芒之力侵蝕,論實力不如妖界妖王,自己又進入翰林多日,那些妖侯已經不堪一擊,拿這種新晉妖王當對手再好不過。

    自己進入翰林后,方運感到自己遠比進士時期更好戰,這是眾聖意志與聖院力量導致,也是人族眾生意念的期盼。

    翰林和大學士,是參戰比例最高的兩個文位。

    更何況,隨著深入鎮罪殿,隨著血芒之力變濃,方運也清晰感到自己的身體受到影響,只是沒別人的影響那麼強烈。

    「我的聖血與聖頁不算太多,不如,你我試試這兩妖王的實力?或許能遇到獄卒,我只要一開口,就能將他們擒下。」方運道。

    譚禾木急道:「萬萬不可!老夫在血芒古地中行事有一條準則,與妖蠻之戰能避則避,能逃則逃,除非有十成勝算,否則盡量不戰鬥。」

    「怪不得你的防護戰詩詞在血芒古地堪稱一絕。不過,他們兩妖速度很快,你我跑不過他們,乾脆回頭一戰,若實在無法戰勝,我再把聖血與聖頁給你,困住他們並逃跑,如何?」方運問。

    譚禾木騎在戰詩龍馬上,用懷疑的目光打量方運,問:「為何老夫覺得你戰意熊熊,是想拿妖王試劍?雖說聖元大陸的翰林十老或浴血翰林都有戰勝新晉妖王的實力,比我等都要強上一籌,但他們停留在翰林巔峰少則二十年,多則五十年啊,你明明剛晉陞翰林不久。據我所知,你的翰林才氣煙柱還不足五寸吧?」

    「四寸左右。」方運故意多說,實際才兩寸多。十月晉陞翰林,而現在連十二月都沒到,不到兩個月就達到兩寸,足以震驚世間。不過,方運有五根才氣煙柱,論才氣總量,其實比巔峰翰林還多一點。

    譚禾木面色緩和,道:「半刻鐘!如果半刻鐘我等沒有勝利的希望,馬上逃走,如何?」

    「好!」方運道。

    譚禾木開始指點方運:「對付妖王,不能像以前一樣站立在原地不動,除非我們人多。你我兩人,要且退且戰……你放那些沙子是什麼意思?」

    「你不是說且退且戰嘛,這些沙子能減緩妖王的速度。」方運道。

    「好吧……」譚禾木看著不斷擴大延伸的銀沙,詢問道,「傳世翰林詩中並沒有如此奇特的疾行詩,莫非是你自創?」

    「嗯,是我自創。」方運道。

    「自古英雄出少年!那我們接著說,在騎馬跑動的時候,我們不能使用奮筆疾書,所以要配合神來之筆與出口成章先召喚一些戰詩兵馬阻攔……等等,你怎麼凌空書寫!等等,你那是什麼硯台?裡面怎麼還有……墨女?」

    譚禾木完全忘記了指點方運,目瞪口呆地看著方運面前的硯龜和墨池中的墨女,看著方運以屠妖筆蘸著墨汁在半空書寫。

    墨女能夠形成文心「一紙空文」的力量,讓方運凌空書寫也如在紙張上書寫一模一樣。

    譚禾木多年的修養讓他沒有爆出粗口,這完全顛覆了一個大學士對世界應有的認知,也更加明白為何雲照塵從頭到尾都對方運的身份諱莫如深,隻字不提,這些事若非親眼所見,提了也沒人信!

    「傳世寶光?奮筆疾書?三境舉人戰詩?」譚禾木在說完這八個字的時候,方運的《風雨夢戰》形成,霧蝶噴吐弱水和奇風,五百餘寒鐵騎兵出現,其中四百是長槍騎士,一百是長弓騎士。

    「霧……霧蝶?三件頂級神物?三件成長到最後比半聖甚至亞聖文寶還強的寶物?」

    這還沒有完,方運使用文心得寸進尺,分別為長槍騎兵和長弓騎士加持翰林防護力量《衣鎧》和秀才強弓詩《擒王》。

    這五百寒鐵騎士踏著銀沙而不下陷,速度比方運大漠夜馬絲毫不慢。

    三境的《風雨夢戰》增加了新的力量,這些寒鐵騎兵所過之處,不斷有雪花落下,而且這些雪花還蘊含奇風和弱水的力量,雖然微弱,但新晉妖王必須消耗氣血才能抵抗。

    這一次,已經不再是「大漠沙如雪」,而是雪與沙混合,很快,大量的雪花鋪在銀沙上。

    大地銀裝素裹。

    譚禾木扭頭看向後方,就見兩頭熊妖王的四腳踏在銀沙雪地上,身體下陷,四腳很快被淹沒,而銀沙上的雪花和天空的雪花迅速粘在兩頭熊妖王身上。

    兩頭熊妖王身有妖煞,周身如同燃燒著一尺厚的火焰,可在進入雪花區域后,一尺厚的妖王妖煞竟然被瘋狂腐蝕,瞬間減少一半!而妖煞稀少的腳底竟然被雪花腐蝕透,讓奇風與弱水的力量滲入他們的體內。

    《風雨夢戰》還蘊含方運文膽的力量!

    「嗷……」兩頭熊妖王只覺萬千銀針在四腿中亂刺,疼得直直跳到半空,腳底血淋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