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譚禾木幾乎看傻了,這種傷勢對妖王來說的確不算什麼,可如此輕易就能傷到妖王,力量直透身體,這是任何大學士都做不到的事情。

    「你……做了什麼?」譚禾木問。

    無論是翰林戰詩還是少量的弱水奇風,都不至於讓兩頭妖王如此疼痛,這些力量都只是載體。

    「這首戰詩能承載文膽之力。」方運道。

    「那也不可能啊,除非……您文膽達到二境了?」譚禾木瞪大眼睛問道。

    方運點點頭。

    「孔聖在上,聖元大陸出了怪物……咳咳,失言,老朽失言。」譚禾木無比尷尬。

    「無妨,你幫我拖住熊瑭,我對付熊荊。」方運道。

    「熊瑭就交給老夫了!」譚禾木信心十足。

    方運點點頭,逐漸與譚禾木分開,然後沖熊荊勾勾手,舌綻春雷道:「熊瞎子,你如果配當妖王,就跟我單打獨鬥,別藏在熊瑭肚子下亂晃。」

    「嗷……」熊荊雙眼瞬間血紅,當場就瘋了,全力殺向方運。

    熊瑭還有一些理智,但想了想,最終不管方運,殺向譚禾木,露出鋒利的牙齒譏笑道:「譚禾木,我早就聽說人族有你這頭善守的老王八,今日我就把你生吞活剝,然後再去管那個方運。」

    很快,雙方以一排囚籠為分割線,一方在左,一方在右,互不干涉。

    方運陸續喚出兩千寒鐵騎兵,其中長槍騎兵與長弓騎兵各一千。

    方運所過之處,銀沙鋪地,白雪茫茫,長槍騎兵押后,長弓騎兵在方運與長槍騎兵之間,一邊前進,一邊輪流向後射擊。

    銀沙不斷減慢熊荊的速度,讓熊荊始終難以全力奔跑,方運也偶爾使用強大的翰林戰詩喚出戰詩山峰攻擊阻攔熊荊,導致熊荊不斷處於奇風箭雨與弱水飄雪的攻擊中。

    方運心中算計的很清楚,妖王本身就有強大的爆發力,熊妖王的聖相之擊絕對能粉碎方運現如今的任何戰詩,哪怕是《詠秦民》加上《玉門關》連詩防護,都抵擋不住熊妖王全力一擊。

    妖王一擊可毀城,方運只有使用聖血和聖頁才能勉強抵擋。

    「嗷嗷……」熊荊越發瘋魔,氣得全身熊毛飛揚,如同置身於狂風之中。

    就見他前腿猛踏,氣血爆發,掀起重重氣浪,一擊震飛所有銀沙、弱水雪花和奇風箭矢,因為這次攻擊,他的速度減慢,而銀沙又在前方鋪滿,弱水雪花與奇風箭矢再度落下。

    弱水雪花與奇風箭矢源源不斷,以極快的速度消耗熊荊的妖煞與氣血。熊荊的如火妖煞原本有一尺厚,前不久只剩五寸,而現在,只有三寸厚!

    氣血轉化妖煞的速度,竟然跟不上方運的消耗速度。

    方運只需要消耗少許才氣,而霧蝶已經在不斷成長,這種程度的弱水和奇風它能維持數個時辰。

    過了片刻,熊荊終於忍耐不住,沖方運張開大嘴,發出驚天動地的吼叫,噴出一口黑霧,黑霧形成一隻方圓三丈的巨掌,如同一座小山重重向方運拍去。

    一千長槍騎兵齊齊一震,投擲出手中的寒鐵冰槍,千槍飛空,把熊荊的妖術生生擊潰。

    不遠處的譚禾木看了一眼,然後羨慕地看著霧蝶,那些長槍騎兵的攻擊最多只能削弱熊荊的妖術,畢竟對方是妖王,可有了霧蝶,長槍中蘊含弱水的力量,熊妖又不擅妖術,上千長槍騎兵自然佔據上風。

    方運也看了譚禾木一眼,熊瑭的確很強,但拿譚禾木毫無辦法,便放下心。

    雙方一追一逃,很快就過了數百息,熊荊身上的妖煞已經被方運生生耗光,體表只剩下純粹的氣血與熊族的天賦防護力量,讓熊毛形成了近似護甲天賦『剛甲』。

    譚禾木望向方運,暢快笑道:「好一個方虛聖!沙場遣騎兵,雪中論戰詩,這才是運籌帷幄的讀書人風采,你甚至連唇槍舌劍都沒出就讓新晉妖王無可奈何,完全是拿堂堂妖王練手,當真遠勝我們當年。」

    方運舌綻春雷回應:「譚大學士過獎了,那熊瑭當真氣勢如虹,可還是被你拒於百丈之外,始終奈何不了你。」

    「老夫也只有這點能耐,待才氣耗盡……你怎麼還有才氣?別說兩寸,你就算有四寸才氣此時也應當耗盡!」譚禾木終於發現怪異之處。

    「我才氣恢復得比較快。」方運笑道。

    「好吧,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加快速度逃離如何?」譚禾木道。

    方運卻露出猶豫之色,若是全盛時期的熊荊,自己絕無可能將其殺死,妖王的生命力太強,就算動用龍聖星位的力量一劍化龍都可能被熊荊逃走。可現在,熊荊被消耗太久,失去妖煞,身體表面的防護又極弱,攻擊雖然強,但已然失去了防護能力。

    有機會殺死一頭妖王!

    這是第一次在正式對戰中有機會殺妖王!

    方運雙目睜大,目露寒光,暗中傳音道:「禾木先生,你幫我拖住熊瑭百息,不要讓他搗亂,看我殺了這頭熊荊!」

    「你……」譚禾木還想勸說,可沒等說完一句話,方運突然一息詩成,書寫二境藏鋒詩《寶劍吟》,然後一張口,吐出兩把真龍古劍。

    譚禾木用力眨了眨眼,甚至用手揉了揉眼睛,連妖王熊瑭都本能地減慢追擊譚禾木,盯著方運。

    「不是我眼花吧……」譚禾木與熊瑭分別用人族語和妖語說出同樣的話。

    在真龍古劍飛來的一剎那,熊荊大吼一聲,就見它全身的毛髮瘋狂增長,湧出新的妖煞,與氣血混合,交織成一身鎧甲,散發著烏黑的金屬色澤,一葉黑甲壓著一葉,猶如魚鱗一般。

    不遠處的熊瑭露出笑容,道:「熊荊好樣的,沒想到你竟然把『剛甲』練成更特別的天賦『烏鱗』,連我都沒有得到。有了此甲,大學士的唇槍舌劍都奈何不了你,更何況區區翰林。」

    在熊瑭說話間,兩把真龍古劍從熊荊身邊飛掠,熊荊躲過一劍,卻被另一劍擊中肩頭。

    就聽鏗地一聲金屬交擊聲,真龍古劍飛過,而半葉鱗甲掉下。

    「好強的古劍!」熊瑭與譚禾木又分別說出相同的話。

    妖王熊瑭更為吃驚,眼中殺意更重,竟然調轉方向,殺向方運,同時大喊:「熊荊,你小心,這個人族很古怪,怪不得是虛聖,恐怕掌握聖元大陸特彆強大的力量,他若是有星位力量,我等最好暫時退避。」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