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熊瑭還有理智,熊荊早就被方運氣得發瘋,也不管熊瑭說什麼,完全依照本能戰鬥,目標只有一個。

    殺死方運!

    「熊瑭妖王,莫要忘了老夫。」譚禾木說完竟然主動迎向熊瑭,全力阻攔。

    熊瑭露出無奈之色,只得大吼:「熊荊,若有意外,馬上逃跑,不要戀戰!這個方運能控制噬龍藤,必然也能指揮獄卒!」

    「嗷……」熊荊的回應是一聲怒吼,瘋狂追向方運,而且烏鱗內部隱隱浮現血光。

    方運目光一凝,沒想到對方竟然開始燃燒壽命!

    「怕的就是你不全力戰鬥!你不以性命相搏,怎配讓我試劍!」方運說著,突然轉身背對馬頭坐好,面對熊荊開始全力出手!

    一道微不可查的光芒從方運身上散開,上品穩如泰山燈火驟然變亮!自此之後,方運可以連綿不斷使用戰詩詞,不用擔心才氣煙柱震動!

    接下來,上品信口雌黃文心燈火燃燒,一道若有若無的光芒擴散,掠過方運的寒鐵騎士,方運所有的攻擊力量落在敵人的身上,會直接抹除敵人四分之一的防護力量!

    一心二用文心燈火同樣變亮。

    翰林天賜,神來之筆。

    就見方運面前的托板上,出現兩張紙,每張紙上有一支筆,方運手握一支筆,還有一支筆憑空懸在半空,兩支筆都運用奮筆疾書的力量,一息詩成!

    與此同時,方運的上品巧舌如簧文心發動,口吐戰詩,快得如連珠炮一般,可每個人都能清晰聽到每一個字,而且同樣是一息詩成!

    方運右手、神來之筆與巧舌如簧形成相同的戰詩。

    詩成,整整三個李廣虛影出現在方運身後!

    林暗草驚風,

    將軍夜引弓。

    平明尋白羽,

    沒在石棱中。

    李廣挽弓,弓滿似月。

    與此同時,方運控制兩把真龍古劍,直直刺向熊荊的左半身,熊荊本能向右側閃避。

    嘣……

    三支手臂粗的長箭同時飛出,如三道流星,火光橫空,準確擊中熊荊!

    若熊荊身負妖煞,氣血充裕,這三支箭將止於皮毛外,但現在,他只有一層烏鱗甲。

    若腳下沒有銀沙,熊荊可以躲過,但現在,他四腳陷入沙中。

    三境《石中箭》,一旦擊中,必然貫穿,但只相當於進士戰詩,可以貫穿妖侯防護,本不能貫穿妖王烏鱗。

    因為位階威壓,力量層次差距太大。

    但是,有上品信口雌黃在,有上品春秋積序在,有妖祖星位與龍聖星位在,生生把兩個位階的差距壓到一個位階!

    妖王鎧甲,只剩妖侯的威力。

    噗!噗!噗!

    三境石中箭,一旦擊中,必然貫穿!

    三支箭擊中后炸開!

    「嗷……」熊荊慘叫一聲。

    三個一尺深手臂粗的大洞出現在熊荊的身上,鮮血汩汩流動。

    相對於妖王那龐大的身軀,這三個血洞並不算什麼,但三個血洞癒合的速度極慢,而且血洞之外的鱗甲不再恢復。

    為了避免鮮血流盡,熊荊只能消耗大量的氣血加快血洞癒合,但即使這樣,至少也要一刻鐘后才行。

    兩把真龍古劍再次攻擊。

    三位李廣虛影已經融合為一,一弓張滿,三箭在上。

    真龍古劍攻擊熊荊左側,三支箭攻擊中間和右側。

    熊荊的戰鬥本能讓他選擇避開石中箭,硬抗兩把真龍古劍。

    「鏗……」

    兩把真龍古劍結結實實切在熊荊的後背上,仿劍只能把烏鱗切得傷而不斷,烏鱗以極快的速度癒合,但本體不僅把熊荊後背大量的鱗甲切開,還生生切出一大片一丈長、一尺寬和一寸厚的肉。

    「嗷……」

    真龍古劍雖然沒有三境戰詩虛聖李廣的力量,但上面有真龍紋,方運又是文星龍爵,而且有龍聖星位在,除了貫穿力差一些,其他方面遠超石中箭!

    譚禾木看到這一劍哈哈一笑,熊瑭卻心裡咯噔一下。

    熊荊的這一大片傷口同樣不能快速癒合,鱗甲更是難以重現,這意味著,方運下一次真龍古劍落在這片傷口上,就能直接扎進去,在熊荊的身體內攪個天翻地覆!

    妖蠻很強,妖王凌駕於普通妖蠻之上,但終究不是半聖,體內的五臟六腑在真龍古劍面前與豆腐毫無二致!

    熊瑭身為妖王,有著豐富的戰鬥經驗,他自知短時間內無法闖過譚禾木,便想辦法指點熊荊,可思來想去,直到方運繼續連續攻擊,把戰詩當連珠箭放,他也沒想出合適的對策。

    很快,方運展開第五輪攻擊。

    三支石中箭與兩把真龍古劍襲向熊瑭!

    熊瑭為了躲避三支石中箭,似是準備硬抗真龍古劍,但在真龍古劍即將臨身的一剎那,他突然暴起,伸出兩隻前掌,分別抓向一把真龍古劍,同時口吐妖術。

    「你都知道,我豈會沒有準備?」

    方運冷冷一笑,真龍古劍本體立刻下降避開,但仿劍速度不如本體,眼看就要被抓住。

    「葬劍!」

    一聲悲涼的劍鳴聲響起,真龍古劍仿體砰地一聲炸開,然後裂成數不清的小劍飛射西面八方。

    金光四射,奪目耀眼,悲鳴重重。

    嗤嗤嗤……

    一劍化萬劍!

    數以千計的小劍擊中熊荊的左半身,留下上千個小血洞,尤其是抓向仿劍的左前腿,幾乎被打成馬蜂窩,連他的臉都有多出血洞。

    血洞里血肉蠕動,讓熊荊的身體變得無比恐怖。

    不等熊荊緩過氣來,三詩同書《半峰傾》,一息成三詩!

    三座幾十丈高的戰詩小山峰排一線砸向熊荊。

    小山太大,熊荊避無可避,只能用沒有受傷的右前腿硬抗!

    砰!砰!砰!

    又是三座山峰!

    砰砰砰!

    再一次飛來三座!

    真龍古劍本體在熊荊左前腿劃開一道傷口。

    砰砰砰!

    ……

    當第二十四座戰詩山峰炸開后,熊荊哇地吐出一口鮮血,終於因連續硬抗戰詩山峰而導致五臟六腑受傷。

    隨後,整條左前腿突然掉落!

    熊荊愣了一下,低頭一看,左前腿早就被葬劍和真龍古劍的力量切得支離破碎,這第二十四座戰詩山峰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徹底將粘連的地方震斷。

    方運也輕輕鬆了口氣,穩如泰山的力量即將消散,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再次使用,不能像之前那樣肆無忌憚不斷使用戰詩詞。

    方運眼中更加明亮,戰鬥要結尾了!

    「跑!跑啊!」熊瑭突然大聲吼叫,在場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他心裡的悲憤。

    堂堂妖王被人族一個翰林打斷腿!

    熊荊眼中的血芒終於淡了一點,他看了一眼熊瑭,又看了一眼方運,轉身就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