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咔嚓……

    咔嚓……

    一道道紫色雷霆在血芒古地的上空翻騰。

    血芒古地的上空是濃厚的血雲,但在紫色雷霆的力量下,血雲竟然分解成一道道濃濃的天地元氣,隨著不斷下落的雨水散逸到血芒古地的天地間。

    並非所有的大學士都進入龍城廢墟。

    梨山城城主府,年邁的大學士封乘手持官印,目視全城。

    在一刻鐘前,城市的水已經齊膝深,而且在快速上漲,封乘不得不調動聖廟的力量。

    此時此刻,梨山城上空都浮現一道半透明的護罩,排開天空瀑布般的雨水,並把城中的積水送到城外,阻止城外的水進入城中。

    許多人站在城牆之上,向外觀望,城牆外的積水已經齊腰深!

    城外已成汪洋。

    在大雨的開始,許多讀書人很十分高興,但隨著雨水上漲,影響到居民的生活,許多人慌了,除了讀書人,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是大災難。

    萬民哀嘆,許多人哭天搶地,更多的人結伴來到聖廟,跪拜上香,祈禱孔聖阻止這次水災。

    無論那些讀書人怎麼勸,大多數人都不相信。

    封乘輕嘆一聲,目光離開全城,望著門外,心中思索。

    「之前大雨傾盆,如春日喜雨,像傳說中古地晉陞,乃是大喜事。可方才天空紫雷閃爍,導致雨水翻倍,元氣更加充盈,乍一看是好事,可若是水淹古地,人族連田地都沒有,必當餓殍遍地。這如何是好?」

    封乘越發憂慮,

    不多時,封乘收到傳書,仔細一看,竟然是大學士姚絡的傳書,姚絡剛晉陞大學士不足三個月,實力較差,也沒有進入龍城廢墟。

    封乘看著傳書發獃,姚絡居住的望山城位於血芒古地的盡頭。

    望山城位於一座小山上,距離望山城不足二十里的東面,被厚實的血霧阻擋,所有大學士都試過,無法突破那血霧壁障,認定那便是血芒古地的古地壁障,是古地的盡頭。

    可現在,姚絡竟然說那血霧壁障在以極快的速度倒退,露出大片的地面,不過那些地面很快被雨水淹沒。

    呆坐片刻,封乘猛地站起,蒼老的面龐竟然浮現病態的紅暈。

    「蒼天有眼,孔聖垂憐!老夫已經年過六十八,離大限七十不足兩年,這元氣雨水天降,老夫或許能多活一兩年,但沒想到,竟然遇到古地擴充!傳聞,古地擴充時,必有大量寶物出世。老夫若沒猜錯,那些新的土地中,必然藏有大量的神物,足以換取讓老夫延壽的神物!」

    封乘目光中異彩連閃。

    「那姚絡雖然也算天才,但家世平平,他父親只是童生,他對血芒古地的所知所學,甚至不如普通的翰林家族,所以不會知道這種秘密。更何況,真正的秘辛,不只是所謂的新寶物,而是,古地晉陞必有古地之主誕生!老夫若能成血芒之主,必然可額外增壽百年,甚至壽比半聖都有可能!天不負我,天不負我啊!」

    「哈哈哈……」封乘忍不住笑出聲又急忙閉嘴。

    「那些蠢貨,以為出現龍城廢墟就一定得到寶物,現在倒好,已經有七位大學士的生機與聖廟斷絕,必然是已死。等他們知道血芒古地最大的機會在龍城廢墟之外,而老夫成為最大的贏家,那將是何等光景?事不宜遲!」

    封乘大笑著,迅速發布命令,命令家族所有人全力前往最近的血芒古地盡頭,用盡全力在新出現的地面尋找神物。

    隨後,封乘獨自一人離開城市,前往血芒古地的盡頭。

    紫雷生時,一道道強大的意念出現在血芒古地之外,但那些意念剛剛靠近,就被血芒古地那冥冥偉力吞噬。

    血芒古地發生劇變,而聖院、妖界、四海龍宮、古妖山脈等等許多地方也隨之變化。

    地牢非常廣袤,方圓數百里,方運前行許久,才抵達古貝王記憶中的入口範圍,帶著譚禾木在尋找具體的第二層入口。

    不多時,方運陸續遇到數百位的獄卒或巡獄將軍,憑藉文星龍爵的身份不僅安然無恙,還得到了第二層入口的具體位置。

    半刻鐘后,方運與譚禾木遠遠看到第二層入口,兩人還沒等高興,就聽到有個熟悉的聲音在舌綻春雷:「方虛聖,快幫我一把!我太倒霉了!」

    方運循聲望去,就見一位青衣大學士被困在囚籠里。

    那人雙眼中閃爍著紫光,赫然是大學士衛皇安。

    方運一愣,騎馬衝過去,然後舌綻春雷問:「衛大學士,你被獄卒抓捕了?」

    衛皇安焦急快速扇動扇子,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道:「別提了!我從後殿的入口進來,就被挪移到這座囚籠里!更可恨的是,我一眼就能看到一層下二層的入口,相距不足百丈,可就是出不去!你說可恨不可恨?」

    方運與譚禾木一愣,一起低頭暗笑,誰也沒想到竟然發生如此巧合的事。

    「笑吧笑吧!我就知道你們會笑,本大學士只是倒霉那麼一點點而已,總體來說還是很幸運的,畢竟我直接被挪移到二層入口,而且不用擔心會被獄卒殺死!」衛皇安煩躁地快速扇著扇子,不過他煩躁歸煩躁,卻一點不生氣。

    方運輕咳一聲,道:「在這期間,您還看到有誰進入二層嗎?」

    衛皇安怒道:「一提這事我就來氣。三頭古妖進去也就算了,熊屠運氣好衝進去也就算了,莫遙那個老不死的竟然也被挪移到近處,早早就進入裡面!我至今還記得莫遙進入二層前看我的那面孔那笑容,我恨不得脫下鞋狠狠抽他,抽得他滿臉鞋印!」

    方運知道這衛皇安脾氣和尋常讀書人不一樣,就是這種弔兒郎當的性子,笑道:「那在下去第二層的時候,盡量不笑。」

    衛皇安的小扇子扇得更疾,無奈道:「虛聖大哥,您就別鬧了,我知道您有辦法打開囚籠。您說個價,多少斤龍紋米?莫遙那老不修路過的時候,我一個字都沒說,我知道他打不開這囚籠。」

    方運仔細看了一眼衛皇安的囚籠,看到地面上有一隻殘破的巨蝦,足有三丈長,那是遠古時期很有名的螳螂蝦王,蝦王身上於蝦鉗的掠肢卻消失不見,道:「衛大學士好眼力,這隻古蝦王的兩條掠肢價值萬金,多年不腐,恐怕已經成為衛大學士的囊中之物。」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