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到罪湖之名,方運眼中閃過異芒,問:「鎮罪殿的罪湖,可是與龍獄主殿的罪海相連?」

    「據屬下所知,罪湖一直是罪海的分支,哪怕兩處相隔萬界,也會遙相呼應。終有一天能再次連通。」巡獄將軍道。

    方運發現這頭巡獄將軍遠比之前看到的幾頭更加馴服,猜到這是因為對方算是半個水族,對龍族氣息更加敏感。

    「我想渡過二層罪湖,應該用何種方法?」方運問。

    「屬下不知,屬下就算知道,也不敢說。屬下只能說,罪龜可縛半聖,罪龜才是罪湖之主。」巡獄將軍道。

    「罪湖既然多年未動,裡面的龍骨珊瑚一直在成長吧?」方運問。

    巡獄將軍露出為難之色,道:「您也知道,龍骨珊瑚是我龍族最頂級的寶物之一,我鎮罪殿可以不要噬龍藤,但不能放棄龍骨珊瑚。您既然提到,自然明白我為何如此說。」

    方運道:「都是自家人,不必藏著掖著。你放心,我不會動龍血海葵與龍形珊瑚蟲,我只是取幾塊龍骨珊瑚金。一部分我自留,另一部分我會給龍族的朋友。罪海還在龍城,四處罪湖也未聽說被四海龍宮掌握,現在的龍族恐怕已經幾十萬年沒有龍骨珊瑚金了。」

    「既然您是為現如今的龍宮取寶,末將不敢再阻撓。聽說此地罪湖的龍骨珊瑚金品質原本不如罪海的,而且此處龍血海葵與龍形珊瑚蟲生長緩慢,但此地的龍骨珊瑚從無斷絕,年常日久,品質今非昔比,怕已經是最頂級的品質。另外,您若想採金,需要龍聖之血凝線切割。」

    「我有龍聖之血。」方運道。

    「屬下祝殿下一路平安。」巡獄將軍道。

    「從現在開始,你駐守在通往二層罪湖的入口,禁止一切妖蠻與古妖進入,但允許像我一樣的人族進入。」

    「屬下得令!」

    方運點點頭,對兩個大學士道:「走吧。」

    「厲害,高明!」衛皇安連連稱讚。

    三匹戰詩馬噠噠噠踩著地面,載著主人向二層的樓梯口走去,而巡獄將軍與獄卒規規矩矩跟在後面。

    衛皇安道:「方虛聖,你方才與巡獄將軍說了什麼,方便透露嗎?」

    「不方便。」方運道。

    「咳咳……」

    衛皇安被噎得夠嗆,譚禾木反倒暗笑。

    方運又道:「巡獄將軍說,二層罪湖的罪龜囚車全部出動,開始在罪湖裡巡邏,我等沒有任何機會進入鎮罪正殿。」

    「若是屬實,我等何必還進入二層?」譚禾木問。

    「來都來了,不下去看看太不甘心。」方運道。

    「你有沒有什麼辦法?我拿龍紋米買,或者再定一份君子協定。」衛皇安笑道,眼中充滿了希冀。

    「沒有辦法,罪龜囚車本就是龍獄之主親自管轄的力量,沒有龍獄之主親自簽發的龍符,連龍族大聖進入都會被囚禁。我的身份雖然不低,但比龍族大聖還是差點,更何況你們。」

    「聽說二層罪湖裡面是水牢,而且根本沒有水面?」衛皇安問。

    「是的,那裡就是水的世界,所以你們進入后一定要小心。若是遇到罪龜囚車,不要掙扎,乖乖被抓就好。」

    「罪龜囚車什麼模樣?」衛皇安問。

    「等見到就知道了。」

    不多時,三個人抵達二層的階梯口。

    方運道:「兩位,就此別過,希望還有再見之時。」方運說完衝下階梯。

    「別忘了和我一起踏平熊妖!」衛皇安大喊,臉上滿是凝重之色。

    從光幕中走出來,方運突然覺得身體被無處不在的力量壓迫,胸口發悶,呼吸困難,但不過一瞬間,那種感覺就消失不見。

    方運睜開眼睛,臉色微變,自己身在一處深水中,近處是透明的,越向前顏色越深,由藍變黑,更遠處一片漆黑,除了水什麼都沒有,靜得可怕。

    上不接天,下不接地,整個人如同懸空,心中空落落的。

    方運低下頭,腳下是一片漆黑,心中不由自主浮現之前在深井中看到的那隻巨大的眼睛。

    一時間難以適應。

    呼……吸……呼……吸……

    方運努力適應水中的感覺,很快發現還可以接受,畢竟吞吃過龍珠,又是文星龍爵,已經有龍族的天賦,在水中生活是基本的能力。

    方運先是睜開眼觀察四周,無形的力量保護住自己的眼睛,不會被水流影響,而且水下可視距離竟然達到五百丈。

    一個普通人在清澈的海水中,最多也就能看到幾丈遠而已,讀書人的視力雖強,有明眸夜視,但並不能適應水中環境。

    方運隱約感到,自己的視力不是單單是眼睛的能力,還有無形的力量影響。

    方運試著划動四肢,發現自己心念一動,周圍的水竟然完全被控制,推動著自己前進,根本就不需要游泳。

    很快,方運發現水的阻力對自己來說可有可無,意識到龍族的力量實在奇妙。

    方運在水中遊了片刻,隨後心思一動,就見周圍的水立刻凝聚,形成一張透明的寶座。

    方運坐在寶座上面,後面的水立刻開始噴涌,推動著水王座前進。

    沒有阻力,只有推力,這讓方運以極快的速度前行。

    水王座後面有足足八對噴射水流,如同八對翅膀展開,在透明的水中格外美麗。

    方運坐在水王座上思考。

    「讀書人能在水下戰鬥,但除了聖頁,別的紙都會失去作用。只能靠才氣隔絕水,出口成章,除非有文心一紙空文,可以憑空書寫戰詩詞。我有墨女在,等同有一紙空文,水中對我來說不僅不會成為障礙,反而會成為助力。」

    方運感受自己的力量,發現自己可以利用水流勉強絞殺妖帥,對妖侯能形成很大的阻礙,對妖王來說微乎其微,畢竟妖王不僅能飛行,還有一定的避水避火的能力。

    「對那幾頭水族妖王來說,在這裡是真正的如魚得水。至於那些人族大學士……只能自求多福了。這片罪海……完全沒有標誌,頭疼,只能下潛到水底。」

    方運控制水流推力,過了好一會兒終於看到水底,水底的泥沙外露出大片的殘骸,同時還有一具新的大學士屍體被海帶卷著,隨著水流輕輕飄動。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