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把宗青玶的屍身收入吞海貝中。

    「向鎮罪正殿出發。」方運道。

    「遵命!」

    隊伍加快向前,不一會兒,鯊燈游過來,道:「殿下,您準備直線前行,還是要躲避罪龜囚車。」

    「你們有辦法躲避罪龜囚車?」方運問。

    「也不算有辦法,而是我們四族在罪湖生存多年,對罪龜囚車有了一定的了解。罪龜巡海,航道細節有所不同,但大體路線不會改變。而且罪龜囚車路過的地方,水中會有一種極淡的腥味,你們聞不到,甚至絕大多數的水族都聞不到,但我們鯊族能感知到。」

    「嗯,聽說你們鯊妖鼻子很靈。」方運道。

    「罪龜囚車一般不會原路返回,我們只要能找到一條罪龜囚車經過的航道,在它的航道周圍前行,就有很大的可能避開。」

    「你們在這裡生活多年,怎麼去鎮罪正殿聽你們的。」方運道。

    鯊燈忙道:「若是碰到罪龜囚車,您可千萬別懲罰我們,畢竟罪龜囚車也可能改變路線。此次似乎進來了許多外族,所有的罪龜囚車都可能出動,我們安然抵達鎮罪殿的機會太小。」

    「你們放心吧,我不會怪你們。如果沒有你們,我恐怕已經被罪龜囚車捉到了。」

    「您真是仁慈的上使。」鯊燈話語里充滿感激。

    隊伍加速,方運坐在水王座上閉目養神,頭腦卻在瘋狂轉動。

    「如果鎮罪殿裡面是祖帝熊犴的遺寶,我很難爭得過那些古妖,我雖然有古妖傳承,但其他方面都欠缺。所以,鎮罪殿的寶物可取可不取,但必須要進入裡面得到飛牌離開。」

    「希望不要遇到罪龜囚車……」

    「龍城廢墟和鎮罪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拿什麼來抵擋妖皇?拿什麼抵擋龍威戰體?以我現在的力量,哪怕用全部壽命使用碧血丹心,形成的帝王戰詩詞也不可能殺得死有龍威戰體的妖皇。我該如何……」

    「三個月的時間,能度過嗎……」

    「聖院……狼蠻……景國……躍龍門……三上書山……」

    方運已經是翰林,頭腦和才氣都非同一般,但越想越頭疼。

    一刻鐘后,鯊妖族發現了一頭罪龜囚車路過的地方,立刻進入那條航道,通過這條航道向鎮罪殿的方向進發。

    一路上隊伍不斷改變航道,順利得超乎想像。

    路上經常會遇到巡海將軍,方運亮出文星龍爵的身份,他們都會讓開。

    三個時辰后,鯊燈遊了過來,道:「殿下,快要到鎮罪正殿了。」

    「哦?」方運睜開眼睛,雙目中布滿了血絲。

    鯊燈一驚,卻也不敢多問,道:「前方就是鎮罪正殿。」

    「鎮罪正殿附近會出現罪龜囚車嗎?」

    「很可能出現。」鯊燈小心翼翼回答。

    「那我們要更小心了。」方運道。

    「是的。」

    「鎮罪正殿里是什麼樣子?」方運問。

    「聽說像一座陰冷的龍宮,那裡是關押最重要囚犯的地方,當年據說還關押過大聖,現在裡面有半聖的屍體都不足為怪。據說裡面關押住囚徒的不是囚籠,而是鎖妖柱,鎖妖柱十分強大,每過一段時間都會根據囚犯的妖位降下懲罰。什麼雷火交織,什麼風刀落石,總之應有盡有,囚徒非常凄慘。」

    方運皺起眉頭,道:「是囚籠的話好說,如果是鎖妖柱,那可就麻煩了。」

    「是啊,鎖妖柱非常麻煩。而且鎮罪殿的鎖妖柱都是鳳火鎖鏈的分支……」

    突然,周圍的海水如同果凍般震動起來,一股邪惡的氣息鋪天蓋地出現,所有的海水突然變得灰暗,方運只覺身體被一種強大的力量禁錮,如同陷入泥濘之中,又好似在噩夢裡一般。

    方運本能地跟文宮溝通,想利用文膽弱化這種力量,但是,發現自己的感知無比緩慢。

    「不……好……是……罪……龜……」鯊燈的聲音陸續傳來,如同被風吹散了似的。

    方運徐徐轉身,望向邪惡氣息的方向。

    就見一個碩大的黑影從上方涌了過來,那黑影足有一百層樓那麼高,寬三百餘丈,在這個角度根本看不到長度。

    那黑影堪稱神速,幾乎一眨眼的功夫來到近處。

    方運這才看清,那是一頭體長超過千丈的巨型海龜!

    海龜的體表是純黑的霧氣,在霧氣之中,隱約可見漆黑的金屬色稜角,令人不寒而慄。

    巨大的頭部正向下望著,一對血紅的雙眼沒有絲毫的情感,如同無情的劊子手在望著死刑犯。

    在這隻海龜的龜甲之上,方運看到半邊的囚籠,其餘的地方都被海龜龐大的身體遮擋。那囚籠佔據海龜大半的身子,從囚籠之中,方運看到幾個熟悉的面孔。

    熊妖王,血芒古地的大學士,孟靜業,還有衛皇安。

    衛皇安正乾笑著著向方運招手。

    轟……轟……轟……

    就見龜背邊緣突然射出一條條巨大的鎖鏈,破開海水發出轟隆隆的聲音,攜帶大量的水泡快速襲來,不等方運有所反應,那鎖鏈就捲住他向上升起。

    這一次,方運沒有說自己是文星龍爵,因為罪龜不在乎。

    在被鎖鏈捲起的過程,方運發現另外還有四條鎖鏈,分別鎖住鯊族、龜族、貝族和旗魚族四族中的一頭水妖。

    方運眼睜睜看著自己被靈活的鎖鏈甩進罪龜後背上囚籠中。

    大囚籠被分成許多獨立的囚籠,小的一丈見方,大的百丈見方。

    「方運,我為什麼如此倒霉。從後殿進入地牢一層的時候,我被挪移到囚籠里。進入這地牢二層,我是沒有被挪移到囚籠里,但剛剛遊了一刻鐘,僅僅一刻鐘,就被這頭罪龜給抓到了!我可是這頭罪龜身上的第一個囚徒啊!」衛皇安隔著五個籠子,大吐苦水。

    「唉,我就知道遇到你沒好事!」方運看著衛皇安,試著活動筋骨,發現身體沒有損傷,鬆了一口氣。

    方運四處打量,發現自己位於一丈見方的籠子里,附近都是這種小籠子,加上自己一共有七個人。

    在遠處有較大的籠子,裡面都是熊妖王,還有幾條水族。

    在更遠的大籠子中,竟然有一頭古妖,是五頭古妖之一的古虎王。

    「方虛聖,沒想到您也入此籠中,唉,希冀破滅了……」孟靜業嘆著氣。

    方運用疑問的目光看向孟靜業,衛皇安解釋道:「我們幾人之前聊天,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現在完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