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堂堂虛聖也被罪龜囚禁,看來我等真沒有任何希望了,唉……」一個大學士嘆氣道。

    方運看了那人一眼,正是湯劍秋,原本跟雲照塵關係極好,可後來出賣友人自保,本來說好跟雲照塵一起,最後又被莫遙收買,人品極度不堪。

    碩大的罪龜划動著四肢,在水中高速前行,眾人前方除了昏暗的海水,什麼都看不到。

    方運看向側面,就見四族組成的隊伍正在追趕。

    方運舌綻春雷道:「你們回去吧,我若死,之前的約定無效,我若離開此地,必然想方設法救你們出去。就此別過。」

    那些水妖這才慢慢減速,露出遺憾之色。

    「殿下,我也被抓了……」不遠處的一座囚籠中傳來妖侯鯊燈的聲音。

    方運點點頭,發現自己竟然還能使用舌綻春雷,於是試著外放唇槍舌劍,卻發現舌劍在即將離開文宮的時候,被沛莫能御的力量阻擋,無法離開,然後又試著出口成章。

    「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方運發現自己還能動用「巧舌如簧」文心,《大風歌》詩成,但是,最終卻沒有形成攻擊的力量,才氣白白浪費。

    「我們都試過了,能調動才氣,甚至能調動文膽,但所有攻擊性的力量都無法對外界起到任何作用,這罪龜的確很強。」衛皇安的語氣中充滿了無奈。

    方運試著去開啟吞海貝,竟然無法打開,一顆心深深沉到谷底。

    「各種方法都試了?」方運問。

    「全部試過,全部失敗,我飲江貝中有一件聖氣文寶,本來還有機會一搏,可現在根本拿不出來……」孟靜業嘆了口氣。

    「那真是可惜了。」方運露出惋惜之色。

    大儒文寶比之其下的文寶,不僅強大,還有一個極大的作用,那就是可以承半聖的力量。凡是承載半聖力量的大儒文寶,都可以稱為聖氣文寶。

    聖氣文寶一旦激發裡面的力量,會形成一次接近半聖出手的強大力量,一次過後,就會恢復成普通的大儒文寶。

    「我們現在怎麼辦?方運,聽說你拿了不少龍族碑文,上面難道就沒有逃離的手段?」衛皇安問。

    「誰告訴你們的?」方運問。

    「湯劍秋。」衛皇安很自然地賣掉湯劍秋。

    湯劍秋忙道:「我們進入偏殿第一間大廳的時候,根據留下的痕迹判斷出,你和雲照塵的隊伍必然拿走了大量龍族碑文。」

    方運仔細打量了一眼湯劍秋,記得在山谷中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湯劍秋詛咒過自己,笑了笑,道:「湯大學士的平步青雲很穩啊。」

    湯劍秋露出尷尬之色,當時他詛咒方運死,方運也回了一句小心從平步青雲掉下來摔死。若是不知道方運的身份,他現在定然反擊,可方運是虛聖,地位之高超越血芒古地所有讀書人之和,給他十顆文膽也不敢再像以前那般對待。

    「當時老夫有眼不識泰山,還望方虛聖莫要見怪。等出了龍城廢墟,在下定然負荊請罪。」

    「負荊請罪就不必了,你只要告訴我,我與雲照塵的隊伍中,誰人給你們傳話出賣我?」方運道。

    附近的大學士神色各異,吃驚看著方運與湯劍秋。

    湯劍秋乾笑一聲,道:「方虛聖威能齊天,或許看出了什麼,但老夫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一切都是莫遙告知在下,就算你們隊伍中有人出賣消息,也只有他一個人知道。」

    「哦,那天在山谷的時候,你沒有暗中傳音收買連平潮?」方運微笑著盯緊湯劍秋的雙目。

    湯劍秋的雙眼中閃過一抹驚疑,隨後鎮定笑道:「方虛聖真會開玩笑,沒有,絕對沒有。當時我只是幫莫遙傳話而已。老夫再次向您道歉,等出了鎮罪殿,我賠您千斤龍紋米!」

    方運暗道這個湯劍秋果然姦猾,自己年輕要敬老,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無法繼續追問。

    「罪龜減速了。」一個大學士道。

    方運扭頭看向前方,沒有什麼變化,還是黑乎乎的水中。

    「誰知道發生了何事?罪龜會不會殺了我們?」一頭熊妖王道。

    方運聽得耳熟,扭頭一看,正是被自己用聖頁嚇走的妖王熊煞。

    那熊煞正直立著,兩支前掌搭在籠子上,看到方運馬上四腳著地,目光慌亂,就好像方運身後還跟著噬龍藤一樣。

    方運暗笑熊煞大驚小怪,道:「前面就是鎮罪正殿。」

    「哦?方虛聖從何得知?」孟靜業問。

    「路遇水族,本來他們帶我游向鎮罪正殿,可惜不巧,遇到罪龜囚車。」方運道。

    「唉……你的運氣太不好了。」衛皇安道。

    「比你好一些。」方運道。

    「說的也是,殊途同歸。」衛皇安悶悶不樂。

    方運和幾個大學士被衛皇安氣笑了,這人說話果然和傳言一樣,太不靠譜。

    方運看向孟靜業,問:「你們孟家或聖院……沒有搭救你們的手段?」

    孟靜業苦笑著輕輕搖頭,道:「若是在荒城古地或十寒古地,或許還有辦法,畢竟有半聖分身坐鎮。可這裡是血芒古地,除非是血芒之主,否則無人可以救我們離開。大概……孔聖復生可以救我們。」

    衛皇安嘆氣道:「唉……不甘心啊。我的計劃是先殺光熊妖,然後成為半個血芒之主,最後去聖元大陸,把所有的大學士當我的磨刀石。可惜剛進地牢就被困住,然後被方運救了出來,現在又被困在罪龜囚車,壯志未酬啊!」

    「呼……」古虎王的鼾聲透過籠子清晰地傳過來。

    「古妖還真夠鎮定的。」衛皇安小聲嘀咕。

    方運道:「大家再仔細想想,人族,熊妖,與水族,都想想破解之法!在罪龜囚車上,我們還有一線生機,若是被送入正殿的罪廳囚禁,不僅沒有生機,還可能被巨刃屠夫慢慢殺死。」

    但是,沒有人回答方運,所有人和妖的目光中都失去了鬥志。

    衛皇安問:「算了,誰會古妖語?教教我,希望古妖王奪得裡面的至寶后,順手救我們。古妖語里的『祖帝保佑,古妖至上』怎麼說?」

    人族、熊妖與水族一起翻白眼。

    衛皇安拿著扇子快速扇著,扇得水花四濺卻滿不在乎,眾人看著越發彆扭。

    前方出現一個巨大的黑影。

    「好像到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