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罪龜長達千丈的身軀在水中前行,粗壯的四肢不斷划動,在後面掀起驚天海浪,留下由無數氣泡和激流組成的白色尾浪。

    不多時,那碩大的黑影從水中呈現,如同一座萬丈山峰迎來,好似隨時可以倒塌,所有人本能地向後一退,防止被砸傷。

    那是一座青銅古門,上面慘綠斑駁,看不到門檻和門楣,也看不到門框,大到超出了普通人族所能接受的極限。

    「這到底是大門,還是無邊牆壁?」

    轟隆隆……

    大門打開,巨大的聲音響起,幾乎所有人都被無形的力量錘中,向後倒去。

    慘叫聲聲,連那頭古虎王都不例外。

    唯獨方運站在原地不動,那奇異的力量從他身邊掠過,如微風輕撫。

    方運靜靜地看著前方,頭髮與衣衫雖然被文星龍爵的力量保護,並不沾水,但此刻輕輕飄動。

    青銅巨門緩緩張開,裡面出現一個巨大的銀色漩渦,隨著大門的不斷打開而增大。

    最後,整頭罪龜囚車扎進銀色漩渦之中。

    「啊……」

    天旋地轉,許多人在籠子里撞來撞去,本能地叫出聲。

    方運死死抓住欄杆,所有的水都在保護他,讓他不像別人那般撞到籠子。

    不一會兒,震蕩停止,所有人都有氣無力抓著欄杆。

    不遠處的衛皇安有氣無力道:「還是文星龍爵好啊,同樣都是囚徒,卻還能調動力量。」

    方運沒有答話,看著前方和下方。

    這裡仍然是水下,依舊看不清遠處到底有什麼,只能看到五百丈內的一切。

    下面有一條白玉似的道路,寬度超過六百丈,道路的兩旁佇立著一頭頭黃金戰像,每一頭黃金戰像都有相當於大妖王或大儒的實力。

    前方道路一眼望不到頭,罪龜囚車還在前行。

    不多時,方運看到前方出現了一座拱門。

    罪龜囚車進入拱門后,不再向前直行,而是向左拐,進入新的道路。

    新的道路的右邊有一處海中花園,方運隨意一掃,心跳稍稍加快。

    「劍刃巨藻,融入兵器中后,斷裂可自行修復!」

    「人魚魔芋,魔芋花開,會長出由花朵組成的美人魚,一旦吸食,便可容顏永固。」

    「捕魚草,天然的植物護衛,比龍血海葵更加強大。」

    「那竟然是傳說中的吸妖海帶,可以吸收任何種類的妖氣,是所有妖族的剋星,一旦大批量種植,必然會成為妖族剋星,可惜很難種植,這裡也不過只有十二條。」

    方運心中默默細數所有的海洋植物,最後輕嘆一聲,懶得再看,因為眼睜睜看著如此多的神物擦肩而過,是一件無比痛苦的事情。

    罪龜囚車遊動許久,再一次右轉,前方出現一座宮殿。

    這座宮殿的大門沒有正門那麼誇張,雖然高度超過千丈,但寬度沒超過七百丈,方運能看到兩邊的門框和下面的門檻。

    在這座宮殿的上方,有一塊牌匾,上面刻著兩個龍族文。

    罪廳。

    方運立刻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在鎮罪正殿的兩側,各有一處罪廳,用來關押聖位之下的囚犯。

    嗖嗖嗖……

    罪廳的大門打開,大量的鎖鏈從裡面飛出來,視囚籠如無物,捲起所有的人或妖,快速收回。

    方運哪怕身為文星龍爵,也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到,只覺全身酸疼,雙耳轟鳴。

    過了好一會兒,方運才睜開眼。

    這是一座恢弘壯麗的大廳,大廳之中佇立數不清的黃銅柱子,這些柱子從門口向里不斷變高,小的只有一丈高,大的有千丈高。

    大廳盡頭的柱子如同定海神柱,散發著金燦燦的光芒,照耀罪廳,讓所有人都能看到罪廳的全貌。

    方運快速扭頭,發現自己被綁在一根一丈多高的黃銅柱上,身體被十幾條鎖鏈纏繞著,若不是有水的浮力,自己恐怕會被勒出傷口。

    方運向其他地方張望,身側的銅柱依次排開,這一排的許多銅柱上都綁著人和妖族,除了從罪龜囚車上一起下來的,還有其他人,莫遙赫然在列,熊屠也在裡面,在龍骨珊瑚附近遇到的三頭古妖王同樣在。

    那三頭古妖王似笑非笑地看著方運,熊屠面帶冷笑,而其他大學士則有些萎靡。

    人人帶傷。

    方運仔細一看,那些大學士身上都有火焰炙烤的痕迹,似乎是鎖鏈突然著火一樣,那些熊妖身上的毛被燒掉許多,皮肉已經痊癒,而三頭古妖王身上沒有絲毫的傷口。

    「歡迎來到罪廳。」莫遙的頭髮散披著,擋住大半個面孔,他的雙眼透過頭髮的縫隙看著方運,陰森恐怖,聲音沙啞。

    「莫遙大學士當真厲害,當囚徒都比我們快。」衛皇安道。

    「呵呵……都是將死之人,老夫懶得與你打嘴仗。另外,老夫最後說一次,當年令尊之死,與我家父毫無關係。」莫遙的面孔藏在頭髮之後,身體被鎖鏈五花大綁,鎖鏈與身體的項鏈處,有大片被炙烤過的痕迹。

    「那你就閉嘴吧。誰能說說這裡?看上去不錯,比死在海底體面得多。」衛皇安的右手習慣性一動,發現扇子已經被打飛,露出遺憾之色。

    「少在那裡裝模作樣!我們要死了!要死了你懂嗎?」一個大學士沖著衛皇安怒吼,他的雙眼中紅光極亮,面貌扭曲,狀如瘋子。

    衛皇安一愣,笑呵呵道:「祁絡你這條老狗,終於被血芒之力完全侵蝕了嗎?好好享受吧。」

    「嗬嗬嗬……等離開這裡,我要先殺了你,再殺你全家!」祁絡露出可怖的笑容。

    衛皇安面色一變,眯著眼,兇狠地道:「你再說一句,只要我回到血芒古地,誅你三族!」

    「嗬嗬嗬……那就殺吧,全部死光才好!你們,所有人,所有妖,都會被殺死,都會死!」祁絡一邊說,一邊掃視所有人,然後低著頭,喉嚨里發出嗚嗚的聲音。

    方運第一次看到被血芒之力完全侵蝕的人。

    「方虛聖,現在沒有噬龍藤,你還想殺本王嗎?」熊屠看著方運,露出鋒利的牙齒。

    「聽說你已經與古妖聯手?」方運問。

    熊屠與四頭古妖一愣。

    「熊犴的兒孫,當然要與古妖聯手!等我們脫離罪廳之時,就是你的死期!」熊屠面帶詭異的笑意。

    方運道:「明妖不說暗話,說吧,你們手裡有什麼寶物,如何離開罪廳。」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