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包括人族大學士在內,都無奈地看著方運,誰都沒想到這個方虛聖如此直接。

    衛皇安道:「我要對你刮目相看,好,有時候就要直來直去,先把他們的妖腦子震一下。」

    那些熊妖和古妖則疑惑不解地看著方運,堂堂虛聖不可能如此直接,必然是有什麼後手。

    熊屠眼珠轉了轉,道:「我們熊妖不會出賣我,你是從哪裡得到的消息?」說著,看向莫遙。

    方運也看了一眼莫遙,他的頭髮垂下,依舊遮住面龐,不言不語。

    「你懷疑錯人了,並非是莫遙指使。畢竟就是他向你出賣我的消息,等回到聖院,我便動用虛聖之權,定莫遙為逆種!」方運道。

    「你敢!」莫遙一甩頭,把長發甩到身後,露出一張蒼老的面孔。

    「這有什麼不敢的?不久之後,聖院就會派人進入血芒古地,誅你九族。當然,你也可以戴罪立功。」方運面帶微笑,但目光比海水更冷。

    淺藍色的海水微微蕩漾,罪廳中的氣氛越發異樣,哪怕有金色光芒照耀大廳,每個人仍然感到心底發寒。

    這就是虛聖最令人恐懼的特權之一,只需要有說得過去的證據,可以不經聖院和四聖閣審查,直接定人為逆種,先抓捕之後再交由刑殿進行最後的審查。

    方運一旦上報聖院,指出血芒古地有逆種,刑殿根本就不會審查,虛聖的話就是鐵證,直接帶著戰殿屠光莫遙九族。

    虛聖一言定順逆。

    「方虛聖,老夫之前被聖元大陸派來的大學士誆騙,並不知你乃虛聖,自然有過一些不妥當的言行。但老夫發誓,自從得知您是虛聖,絕無半點意圖謀殺您的念頭。您要知道,我莫家在古地經營數百年,很清楚殺虛聖是何等的罪名,老夫再蠢,也不至於逆種。」莫遙大聲喊道,由於用力掙扎,身上的鎖鏈粘連傷口,絲絲鮮血從傷口溢出。

    方運點點頭,道:「湯大學士說的不錯,你現在並不想殺我。」

    「你出賣老夫!」莫遙猛地扭頭看向湯劍秋,他的面容狀如禽獸,已經沒有一絲讀書人的從容。

    湯劍秋慌了,忙道:「莫兄,你不要聽他的一面之詞,我真的什麼都沒有說啊,我背叛了雲照塵加入您的隊伍,怎麼可能會再做如此不智之舉?」

    衛皇安突然輕嘆道:「湯兄,原來我誤會你了,怪不得在罪龜囚車上的時候你見到方虛聖那般恭敬。你不用怕莫遙那個老匹夫,有我與方虛聖在,這血芒古地他翻不了天!」

    「我冤枉啊……」湯劍秋很想傳音跟莫遙解釋,可現在他用舌綻春雷已經是極限,根本無法傳音。

    一旁的熊屠看著頭疼,低聲道:「貴族真亂。」

    方運不等湯劍秋繼續喊冤,開口道:「莫遙,既然如此,告訴我那五個易容人的身份!只要你說出他們的身份,確定你沒有謀害我之意圖,我便放棄定你為逆種。」

    莫遙本能地掃視四周。

    聖元大陸、血芒古地的人族、熊族和古妖四大勢力都有部分被囚禁在這裡,但並沒有那五個蒙面人。

    過了一會兒,莫遙道:「那五個易容之人,分別是雷謨、雷珞洺、雷鈥、宗青玶和谷垣。」

    「哦,只有他們五人,沒有別的?」方運意味深長地看著莫遙。

    莫遙的眼皮一抖,咬著牙道:「對,只有他們五人,其中雷謨與雷鈥跟著衛皇安,他可以作證,另外三人易容,跟在我隊伍中,你已經見過他們三個易容后的樣子。」

    「那我知道該如何做了。」方運微笑道。

    莫遙目光輕顫,似是在猶豫什麼,但最終道:「多謝方虛聖開恩。」

    「那麼,回到之前的話題,熊屠,聽你話里話外的意思,是有機會離開罪廳?」方運問。

    熊屠笑了笑,不說話,看向那四頭古妖王。

    那古猿王嘿嘿一笑,道:「方虛聖,不,您既然您有百帝部落的傳承,理當在眾星之巔有席位,我們和水族一樣,都應該稱呼您為殿下。以您的才智,當然能猜出眾星之巔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若不被抓進罪廳,我們可直接進入正殿,若被囚禁,也有辦法脫困。」

    「哦?你們有什麼辦法?你們難道有龍庭的帝龍符?」方運問。

    「不要說現在,在遠古時期才有幾面帝龍符?很簡單,你馬上就會知道。」古猿王說完,看向其他幾頭古妖王。

    「開始吧,或許需要數天,也可能數個月,但總會破開這罪廳的鎖鏈。」

    另外三頭妖王齊齊點頭。

    隨後,就見四頭妖王的身體突然稍稍膨脹,皮膚凸起一根根粗大的紫黑色血管,如同一條條樹根,盤根錯節,猙獰可怖。

    「那是什麼?」衛皇安驚道。

    方運皺起眉頭,能引發這種現象的力量在古妖一族很多,實在難以確定。

    「嘿嘿嘿嘿……」四頭古妖臉上流露出愉悅之色,很享受這種狀態。

    隨後,所有的熊妖突然齊齊嚎叫,然後大口大口喘著粗氣,雙目中的紅光越來越亮。

    「好!果然是祖帝之力!」熊屠大聲吼叫。

    「我感覺全身充滿了力量,方運,我再也不怕你了!」熊煞惡狠狠盯著方運,全然忘記被聖頁嚇跑的事。

    與此同時,一縷縷黑色之物從鎮罪正殿的方向游來,如同凝而不散的墨汁絲線。

    那些黑色絲線大都進入四頭古妖王的身體,然後在古妖王的身體周圍形成淡淡的黑霧,腐蝕捆綁它們的鎖鏈。

    還有少數絲線分別進入熊妖一族的體內,其中熊屠得到的黑色細線最多。

    「哈哈哈……本王祖先是熊犴,在妖界相當於祖神一族,但血脈被壓制,現在得到先祖的力量,實力必然會大進,從而恢復血脈,回歸古妖!」

    「回歸古妖!」所有的熊妖熱血沸騰,大吼大叫。

    聽到熊屠的話,方運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先找到熊犴的帝血,配合秘術分別注入五頭古妖王的體內。進入罪廳后,發動帝血的力量,引來熊犴遺寶的力量,破除囚禁,然後進入正殿,以這些力量奪得祖帝遺寶。這種秘術,我聽說過。」

    古烏賊王看著方運,用越發陰森的聲音道:「您真是見多識廣。」

    熊屠突然道:「等脫離囚禁,把方運交給我!我要剁掉他的四肢,我要扒下他的皮,我要剁碎他每一寸骨頭,為我部落的妖王報仇!」

    「那他就交給你了。」古象王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