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連平潮氣得渾身發抖,道:「好一個雲照塵,平日里裝成謙謙君子,今天終於暴露你的本性。你竟然在虛聖面前奴顏婢膝,置多年好友於不顧!你自比管寧,我看你根本連華歆都不如!」

    「既然雲照塵為了聖元大陸之人與我血芒古地同胞割袍斷義,那老夫莫遙,今日對天地孔聖立誓,與雲照塵割袍斷義!」莫遙的聲音隨後在罪廳內回蕩。

    連平潮眼眶濕潤,道:「莫兄,血芒古地,您才是仁義無雙、智勇第一之人。從今日開始,在下願隨您左右,效犬馬之勞!」

    熊屠突然肅穆道:「想不到人族竟然能出如此忠義之悲,本王異常感動。本王對先祖熊犴起誓,若能掙脫鎖鏈,必將釋放莫遙與連平潮。這並非叛族,而是在下被忠義之人感化,心服口服,寧可背著叛族的罵名,也要拯救兩位。當然,只要與方運等人割袍斷義之人,本王都會出手相救。」

    連平潮與莫遙等人為之動容。

    連平潮輕嘆一聲,道:「多年的友人,竟然比不上妖族。雲照塵,你還有何顏面見我血芒古地子民?」

    「哼!」雲照塵不屑回答。

    湯劍秋突然道:「雲照塵此人假仁假義,實乃令人唾棄!我湯劍秋從今日起,與雲照塵割袍斷義!」

    熊屠立刻道:「本王再救一個忠義之士!」

    「慚愧,慚愧,看不慣這些宵小行徑而已。」湯劍秋道。

    孟靜業忍不住譏笑道:「井底之蛙,無論你們如何大叫,也跳不出井口。你們看看,方虛聖自始至終都懶得理你們。蟲豸!」

    連平潮怒而笑道:「你們聖元大陸之人,果然都是心胸狹窄之輩。身為堂堂孟子世家的大學士,竟然張口就罵我等是蟲子。有辱斯文,有辱……先賢。」

    連平潮終究不敢說有辱孟子,一旦說出來,就等於與整個孟家為敵。

    「老夫不跟你做口舌之爭。若你我死在這裡倒也罷了,若回到血芒古地,老夫與你生死文戰!誰敢插手,誅三族!」孟靜業說完瞥了莫遙一眼。

    「我等著你!」連平潮語氣明顯有些發虛。

    現在無論是莫遙還是湯劍秋都不敢開口,亞聖世家對整個血芒古地來說都是不可撼動的龐然大物。孟家只需要拿出十分之一的力量,就能血洗血芒古地。

    罪廳陷入短暫的寂靜,莫遙突然道:「方虛聖,老夫有一事不明。」

    方運一動不動。

    「方虛聖,老夫有事請教。」莫遙提高了聲音。

    方運依舊不回應。

    莫遙臉上浮現羞憤之色,道:「方運,你未免太無禮了!老夫終究是你的長輩,終究是大學士!」

    方運這才抬起頭,緩緩睜開眼,詫異地問:「用不到我的時候,說我無能無用;用得到我的時候,就開始呼來喝去了?長輩?大學士?好厲害,可為何說盼著我這個小輩和翰林帶你們出鎮罪殿?」

    莫遙強忍怒氣,道:「老夫找你,是因為與長樂街聶家和雲家之人有些交情,想問一件事,你為何用極為歹毒的手段侮辱幾個小輩?那幾個小輩不過把你當普通的讀書人,在你門口潑了幾次糞而已,你為何要往他們嘴裡灌糞?」

    「什麼,竟然有此事?太過分了!這哪裡是虛聖所為,最奸佞的小人也不過如此!如此行徑,如妲己之炮烙、呂后之人彘!」湯劍秋裝出一副剛知道的樣子。

    連平潮怒道:「說到此事,老夫亦義憤填膺!老夫之所以不喜此子,就是因為他用如此歹毒的手段對付我血芒古地的讀書人,那些人,可都是我血芒古地的根基啊!誰人不是父母所生父母所養?方運別說你是虛聖,就算你是半聖,我血芒古地也容不得如此糟蹋!」

    聖元大陸的大學士們神色各異,有的十分詫異,難以想象方運會做出這種事;而有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往虛聖門前潑糞,這就是侮辱虛聖,這就是違大禮,送禮殿後必然廢文宮文膽。

    還有幾個大學士竟反而向方運投出讚賞的目光。

    「不錯,這才是虛聖手段!虛聖威儀,不容褻瀆!」大學士曾越道。

    「血芒古地的蟲豸繁多,可惜老夫不在場,否則直接斬了!」孟靜業道。

    莫遙怒道:「看看你們聖元大陸之人,竟然如此卑劣!那幾個讀書人無論如何也是讀聖賢書的孔子門生,不過犯了區區小錯,何至於如此懲罰?」

    「我看也沒什麼,畢竟沒傷到他們。」孟靜業道。

    莫遙冷笑道:「沒傷到?這種行為對他們的侮辱之大,永世難忘!」

    「原來侮辱虛聖無所謂,侮辱你們血芒古地的人就豈有此理?」孟靜業反問。

    「潑糞而已,只是小錯,灌糞是大懲罰!」莫遙道。

    曾越道:「潑翰林,或許只是小錯,但潑虛聖,則是大罪!」

    「當時他們並不知道他是虛聖。」莫遙道。

    「還是潑了!」孟靜業道。

    「若是那舉人不知道你莫遙是大學士,不小心殺了你,你說他應該按照殺非讀書人判,還是按照殺大學士判?」曾越道。

    莫遙道:「方虛聖,這就是聖元大陸之人的回答?這就是你的回應?我血芒古地之人難道就如此不堪?連聽你一聲回答都不配嗎?」

    方運冷漠地看著莫遙,緩緩道:「第一次他們潑糞,我並未有任何懲罰,我只是詢問他們的長輩,想知道為何潑糞,我若有錯,道歉更改,若無錯,就算不懲罰他們,至少要一個結果。但是,他們的長輩不僅不知管束,不僅不加以教育,反而加深挑撥,讓兩人再一次潑糞,而且圍滿了我的營帳。容忍退讓未果,而他們的行為需要糾正,所以我才那般做。」

    「那般做?說的真是輕巧!堂堂虛聖,難道不知輕重嗎?」

    方運淡然道:「我勸你最好不要糾纏下去,對你不好,很不好。」

    莫遙見方運面無表情,目光冷漠,絲毫不把自己放在眼裡,冷笑道:「老夫今日就要繼續糾纏!不問出個結果,絕不退縮!此乃老夫的義之道,老夫要為血芒古地的讀書人討回公道!」

    「說的好!」連平潮大聲道。

    「你成大學士不容易,罷了。」方運低下頭,不再理會莫遙。

    連平潮喝道:「你這聖元大陸的翰林真是目中無人,你面對的是莫遙,是我血芒古地真正的第一大學士!你把他當成兒戲嗎?」

    莫遙本來在壓著怒火,可聽連平潮一說,再也壓不住火,大聲喝罵:「老夫從未見過如此無禮無狀之人!你的所作所為,不僅在玷污虛聖之位,還在玷污眾聖經典,甚至在玷污賜予你虛聖的聖院!連如此狂妄無知之徒都能獲封虛聖,聖元大陸不過如此,聖院不過如此!」

    「莫遙,你明知那幾人犯錯,屢教不改,還故意攻擊我,你就不怕文膽碎裂,文宮有損嗎?」方運猛地抬起頭,虎視眈眈,雙目如同水中夜明珠,亮的讓人不敢直視。

    「犯下大錯的是你,屢教不改的是你!你若不給老夫認錯,文膽不保的也將是你!」莫遙的聲音斬釘截鐵,擲地有聲。

    方運看著莫遙。

    罪廳中靜靜無聲,妖族各個面帶微笑。

    方運深吸一口氣,盯著莫遙的雙眼,緩緩道:「故君子之治人也,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其人能改,即止不治。」

    方運的聲音與平時沒有絲毫的區別,但所有人卻好似聽到一位飽讀詩書歷經風霜的老者在誦讀這句話,每一個字都重若千鈞,每一句話都彷彿蘊含聖道至理。

    無論是鯊妖還是古妖,無論是熊妖王還是大學士,在這一瞬間,突然感到方運變成自己的長輩,變成自己的老師,而且這位老師彷彿指出了一條康庄大道,只要沿著走下去,就能得到屬於自己的聖道!

    聖道之音!

    所有的大學士都很清楚,《禮記》里有一篇《中庸》,乃是亞聖子思子編撰,其中有一句話是「故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乃是孔聖親自所說,是說君子根據每個人的情況採取不同的方式管理人,只要對方改正了即可。

    方運的話,是在解釋那一句,是說君子管理人、糾正別人的錯誤,最好用那人的行為反過來對付他,只要那個人能改正,就可以停止。

    方運在為孔聖之言作注,是在解釋孔聖之言!

    為聖人作注,稍有不慎就會遭到聖道之力反噬,文宮崩毀,一般只有成為大儒觸摸聖道邊緣之後,才可以為聖人作注。

    方運不僅以翰林之身作注,而且引發了聖道之音。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字字珠璣,字字千金啊!」孟靜業低著頭反覆琢磨。

    「此言,近乎聖人之真知灼見!」曾越道。

    衛皇安獃獃地望著前方,喃喃自語:「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才是君子所為,只有這樣,才能讓錯誤之人更清晰認識到錯誤,這才是君子之治。此言和孔聖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暗合,簡直蘊含聖道至理!這個虛聖,不虛!」

    方運低下頭,繼續沉浸在龍族碑文中。他們哪裡知道,這話是華夏古國的朱熹之言,也是自秦朝之後,在孔廟中地位最高之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