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道道奇異的氣息向四面八方傳播,源頭就是方運的聖道之音。

    所有人都看到,原本藍色的水中,竟然多出一些細微的金光,波光粼粼,猶如金色的魚鱗。

    隨後,整座鎮罪殿輕輕一震。

    所有人都意識到發生了一些事,四處張望。

    許多大學士卻不管外界發生什麼,一門心思研究那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方虛聖妙語定乾坤,說的好,做的也好。同為讀書人,若有不滿,可文比,可文斗,甚至可文戰。但仗著自己家世大,就往他人門前潑糞,而且反覆潑糞,讓他吃下去就是最好的懲罰方式!只有這樣,他們才能記住錯誤,才能改正!這才是遵循孔子聖道,這才是真正的以人治人!」

    「說的是!以人治人的最佳手段,便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方虛聖還是太仁慈,換成我,他們既然喜歡潑糞,那就讓他們在糞坑裡住十年!」

    「兵家總說我儒家過於軟弱,但方虛聖此言一改文弱之註解,字字如刀,領會孔聖真意!老夫敢斷定,此言必將流傳千古,不負聖道之音!」

    「怪不得方虛聖之前一直忍讓,他是虛聖,又是堂堂翰林,一旦口出聖道之音,那蘊含的力量無比恐怖。莫遙就算是大學士,文膽也會受到影響!」

    「你們看莫遙。」

    所有人看到,莫遙的身體輕輕抖動著,身上的鎖鏈嘩嘩作響,頭部也跟著晃動,表情無比痛苦,身上的傷口崩裂開,淡淡的血絲在水中擴散。

    「可惜了……」衛皇安一聲輕嘆。

    「沒有什麼可惜的,區區新晉大學士,竟然敢與方虛聖爭輝,自然就是這等下場。」

    「打擊誰不好,偏偏打擊方虛聖。他若想安然度過,只有兩條路。或者向方運俯首認錯,但從此以後見到方虛聖將永遠低一頭,一旦生出悖逆之心,則文膽必裂。另一條路,便是註解其他孔聖之言,同樣獲得聖道之音,並且能夠反駁方虛聖之註解。」

    「以莫遙之能,連註解半聖之言都做不到,哪裡能註解孔聖之言,更不用說聖道之音。」

    「他還在死撐,還不認錯,我看……莫遙凶多吉少啊。」

    「這樣也好,讓血芒古地的讀書人記住教訓!莫遙必然是發現方虛聖現在心神不寧,似乎陷入某種奇特的狀態,想通過此事打擊方虛聖,壞方虛聖文膽甚至聖道,卻不曾想,方虛聖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他自己文膽聖道受損。」

    「方虛聖當真是宅心仁厚,幾乎被逼到絕境,依舊不想碎掉莫遙文膽,結果莫遙不識時務,這才逼得方虛聖回擊。」

    眾大學士正討論著,熊屠突然大喊道:「為何祖帝之力減少了!」

    眾人仔細一看,果然如熊屠所說,從鎮罪正殿散逸出來的祖帝之力只剩不足原來的一半,原本如墨汁般的絲絲力量少了許多。

    眾妖吸收的力量少了,意味著他們掙脫鎖鏈的時間要變長!

    「混賬東西!一定是聖道之音導致,人與妖不兩立,方運你這個畜生!」熊煞氣得破口大罵。

    「完了,萬一我們死於刑罰怎麼辦?」熊崆氣急敗壞。

    所有的熊妖王破口大罵,而四頭古妖王面面相覷,其中三頭古妖王一起望著古烏賊王。

    古烏賊王臉上浮現慚愧之色,就見他的十條觸手在鎖鏈間輕輕飄動,隨後,望向莫遙,罵道:「廢物!」

    血芒古地的讀書人聽不懂古妖語,但孟靜業和曾越都是亞聖世家之人,雖然不會說古妖語,也能聽懂一些辭彙。

    孟靜業皺眉道:「莫遙,為何古烏賊王罵你廢物,而且以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莫非,他利用水族的優勢,在暗中傳音與你,讓你挑起我人族爭端?」

    衛皇安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怪不得!莫遙此人向來謀定而後動,很少主動攻擊他人,連對我都是綿里藏針。但方才對方運咄咄相逼,我一直就覺得奇怪,現在想通了!原來莫遙已經被收買!」

    「一派胡言!」連平潮最為憤怒。

    「莫遙畢竟是大學士,方運本就沒有起殺心,這聖道之音不至於讓他如此痛苦。看來,正是因為他對方虛聖有加害之心,聖道之音才特意針對他!在聖道之音看來,他與那些祖帝之力一樣,都對方虛聖構成威脅!」

    「人可以失言,但聖道之音絕不犯錯!」

    「原來如此。可惜啊,莫遙兄他……凶多吉少啊。」雲照塵哪怕與莫遙割袍斷義,也沒有幸災樂禍,只是有一些惋惜。

    「本以為會是本大學士戰勝他,沒想到他蠢到去打擊虛聖!莫遙啊莫遙,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當人族眾聖都是瞎子嗎?當人族讀書人都是傻子嗎?若方運沒有實力封虛聖,哪輪得到你來,聖元大陸的讀書人早就一人一句把他罵得文膽碎裂!他能活到現在,就已經可以說明,虛聖之位,名副其實!」

    衛皇安雖然也惋惜,但語氣中帶著一絲失望,好像覺得與這種人爭血芒古地第一是恥辱。

    等衛皇安說完,莫遙的友人無一反駁,無論是湯劍秋還是連平潮,都有苦說不出,衛皇安說的太有道理,如果方運是好相與的,也不會被人逼到血芒古地,直接在聖元大陸解決豈不是更簡單?

    可是,現在三人都與雲照塵割袍斷義,也等於與方運絕交,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再稱讚方運,更不可能低頭,一旦低頭,內心必然會悔恨,極可能導致懷疑自我,這是聖道之路最危險的事情。

    像「兵不厭詐」「朝秦暮楚」之術可以欺騙別人,但卻無法欺騙自己,一旦懷疑自我,聖道根基會逐漸崩潰。

    「噗……」

    莫遙身體猛地一顫,然後噴出一大口鮮血,如同一團紅霧在海水中翻騰,漸漸變淡。

    咔……

    一聲細微的碎裂之聲傳遍罪廳。

    罪廳中的海水激烈震蕩。

    「方運!老夫與你不共戴天!」莫遙大吼一聲,雙目如血,昏迷過去。

    衛皇安卻點點頭,道:「不錯,聲音細微,脆而不重,文膽只是出現裂痕,並未裂開口子,有機會還可以修復,不算有辱血芒古地前第一大學士之名,就算死了我也會給他寫訃告祭文。」

    眾多大學士白了一眼衛皇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