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唉……我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著他耗費心神。」曾越道。

    「我們一定可以離開鎮罪殿,方虛聖的眼睛一定可以治好。」雲照塵道。

    孟靜業道:「數百年前,一位大學士的家人被妖蠻殺死,他展開報仇,每天除了戰鬥,就是苦思冥想如何獲得強大的力量,強行參悟聖道,吃不下睡不好,沒過幾天,雙眼就變成方虛聖的樣子,最後雙眼爆開,形成血洞,徹底成為盲人。後來半聖出手,他的雙眼重新長成,但他卻再也看不到。哪怕醫家大儒說他的眼睛完好無損,他也看不到東西。沒過多久,文宮崩毀,唉……」

    連平潮道:「我看啊,你們想多了,他怎麼可能是為了擺脫這裡苦思冥想,應該只是承受不了刑罰而已。那位大學士是因為參悟聖道才如此,方運區區翰林,拿什麼參悟聖道?他若是真參悟聖道,現在恐怕已經死了!」

    衛皇安扭頭看向連平潮,道:「若你我都有機會離開鎮罪殿,我必取你項上人頭。」

    孟靜業用極冷的目光看著連平潮,道:「若老夫有機會離開鎮罪殿,必將親手屠你九族!殺人者非我,乃是你連平潮。」

    連平潮譏笑道:「孟子世家好威風,好煞氣!我不過是發發牢騷,甚至都沒有傷到方運一根毫毛,何必要誅殺我九族?怪不得除了聖元大陸,人族還有其他古地,怪不得差點引發文界人造反!」

    「若方虛聖有絲毫損傷,你便是逆種!」孟靜業的聲音堅定而有力。

    「等你們活著走出鎮罪殿,再說殺我的事吧!」連平潮冷冷掃視在場所有的人,目光中充滿了輕蔑。

    「豎子方運,傷我文膽,所以遭到報應!就他也配參悟聖道?」莫遙的傷勢極重,披頭散髮,雙目中沒有絲毫光芒,一片漆黑。

    湯劍秋看向熊屠,道:「熊屠殿下,您可要說話算話,等您掙脫鎖鏈,一定要救我們三人。」

    熊屠哈哈大笑,道:「你與連平潮都是莫遙的人,而莫遙與我在鎮罪殿合作愉快,我怎會見死不救?放心吧,我熊屠說到做到。」

    所有的大學士望向莫遙、連平潮與湯劍秋三人。

    連平潮慌了神,辯解道:「沒有這種事!我絕不承認,除非你拿出證據!」

    熊屠笑道:「沒關係,就算你不承認,我也會救你,我說到做到。」

    莫遙冷哼一聲,道:「熊屠,我豈會出賣人族虛聖?你莫要胡說八道。」

    「請熊屠殿下慎言。」湯劍秋道。

    熊屠鄙夷地看著三人,道:「你們人族真他娘的不要臉!救了你們我馬上離開血芒古地,和你們在一起,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被賣了!」

    衛皇安看著莫遙,流露出複雜的神色。

    「莫遙,三十年前,我第一次見你,你是何等意氣風發,儼然血芒古地的人族未來領袖。二十年前,我第二次見你,你已經是大學士。那日你曾對我們說,人族流淌著萬界最高貴的血液,人族擁有最不屈的魂魄,總有一天,你會帶領人族殺光妖蠻,讓人族成為血芒古地的主人!可現在,你做了什麼?你玷污了最高貴的血脈!」

    「哦?老夫說過么?不記得了。」莫遙冷漠地看著衛皇安。

    「你知道上一次試劍我為何輸給你嗎?因為第三次見面之時,你在刑場手刃逆種,你說,人可以背叛一切,但永遠不能背叛自己,背叛自己的人,等同死亡!你說,你永遠也不會背叛自己。所以,哪怕你我兩家有世仇,上一次試劍,我也故意輸你一分。」衛皇安的語氣中隱含著淡淡的悲痛。

    莫遙昂起頭,一頭亂髮隨水流輕輕飄動,面色木然,用毫無神採的雙目看著衛皇安。

    「你太自大,和你的天賦一樣,令老夫無比厭惡。等熊屠掙脫鎖鏈,我也讓他幫你解開束縛,你我就在這罪廳生死文戰!你我最後一次見面,我會用你的生命教會你,為何我能活著走出鎮罪殿,而你只能死在這裡!沒有高貴,沒有不屈,老夫活,你死,便是天地間亘古不變最大的道理!」

    「不,若天地間真有最大的道理,一定不會如此!」衛皇安的目光無比堅定。

    熊屠呵呵一笑,道:「莫遙,你可要想好了,真讓我把你們倆一起救出來?」

    「當然!」莫遙道。

    「你文膽受損,三思!」連平潮勸道。

    莫遙微笑道:「老夫立足血芒古地多年,還有些家底,哪怕文膽有裂痕,也能保證戰鬥半刻相安無事,足以殺死衛皇安。」

    莫遙的語氣中透著強大的自信。

    「好,我最喜歡看人族自相殘殺!四位古妖王殿下,可否滿足老熊的心愿?」

    古烏賊王皺眉道:「自從那個方運外放聖道之音后,鎮罪正殿似乎有了細微的變化,我們最好快一些到鎮罪正殿。」

    「哦?我怎麼沒感覺到?」古猿王問。

    「他是水族,你不是,聽他的。」古虎王道。

    熊屠笑嘻嘻道:「他們倆奄奄一息,恐怕幾十息就能分出勝負,不礙事。等我殺了方運,就讓他們倆決一死戰,如何?」

    古烏賊王思索片刻,點頭道:「好吧。」

    「多謝大人!」熊屠愉快地笑起來。

    「咔嚓……」

    所有人一愣,一起望向聲源。

    古烏賊王身上的鎖鏈竟然裂開一道清晰的口子。

    「完了……」譚禾木低聲哀嘆。

    熊屠笑道:「看來時間至少會提前半個時辰!方運,你給本王等著,看本王如何料理你!」

    方運依舊低著頭,紋絲不動。

    所有的大學士心都亂了,一會兒看看方運,一會兒看看四頭古妖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但越看他們越灰心,因為方運沒有絲毫變化,身上的鎖鏈也沒有變化,可四頭古妖王身上的鎖鏈正在不斷開裂。

    一刻鐘,兩刻鐘,一個時辰,兩個時辰……

    突然,一聲重重的咔嚓聲爆響,整座罪廳的海水都好似一震。

    古烏賊王身上的第一道鎖鏈斷裂!

    咔嚓!

    咔嚓!

    咔嚓咔嚓咔嚓……

    聲音不斷爆響,所有大學士絕望地看到,古烏賊王身上的鎖鏈接連綳斷,連帶他周身的海水都在激蕩。

    當最後一道鎖鏈斷開后,古烏賊王仰天大吼,十條粗大的觸手在水中鋪開,如群魔亂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