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澎湃的古妖氣息橫掃罪廳,陰冷的力量掠過所有人,讓眾多大學士的傷口崩裂。

    現在的古烏賊王的身體整整粗了兩圈,全身都有黑色紋路,周身散逸著極淡的黑氣,無比邪惡,如同萬魔之主降臨。

    「完了……」

    幾乎所有的大學士臉上都閃過驚恐之色,古烏賊王之前哪怕被血芒之力壓制,也至少相當於巔峰的普通妖王,現在吸收了祖帝之力,恐怕已經遠強於普通妖王,達到聖子妖王層次。

    「這種感覺真好啊。」古烏賊王閉目仰頭,用力呼吸,臉上浮現迷醉的神色。

    眾多大學士看向方運,發現方運依舊低著頭,不知道在做什麼。

    衛皇安敏銳地發現,方運變得和以前似乎有些不一樣,按理說,方運的恢復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刑罰的破壞程度,應該和別的大學士一樣,傷勢越來越重,可最近幾天,方運的傷勢好像回歸了剛進入罪廳的那幾天。

    「可惜,或許再等幾天,方虛聖就會有辦法,但現在……唉……」衛皇安一聲長嘆,隨後眼中閃過堅定之色,望向莫遙,殺機涌動。

    「哈哈哈……」

    古烏賊王大笑幾聲后,就見它的十條觸手分別飛向三頭古妖王,抓住它們身上的鎖鏈后,猛地撕扯。

    咔嚓咔嚓……

    三頭古妖王身上的鎖鏈陸續碎裂,很快都恢復了自由。

    「鎮罪正殿是我們的了!」古猿王用力拍著胸口大吼。

    「眾星之巔的光輝,將照耀血芒古地!」古象王大叫。

    「古妖,再次君臨萬界!」古虎王雙目中涌動著濃濃的殺戮氣息。

    這三頭妖王與古烏賊王一樣,因為吸收了祖帝之力,實力不降反升,全身表面都多出黑色的紋路。

    「四位殿下,別忘了我熊屠,畢竟我們也是祖帝熊犴一脈。」熊屠眼巴巴地看著四頭古妖王。

    「哈哈,同為古妖,我們怎能放棄你!」

    古猿王張開雙臂,一劃水,如同利箭一樣衝到熊屠面前,激起陣陣水浪。

    水浪拍打在大學士的身上,讓眾多大學士疼得直抽涼氣。

    古猿王雙手抓住熊屠身上的一根鎖鏈,然後深吸一口氣,猛地向兩側拉扯,同時大吼一聲,水泡咕嚕嚕向上冒。

    咔嚓!

    第一條鎖鏈斷掉。

    熊屠滿面興奮,道:「多謝古猿殿下!」

    「哈哈,不要客氣,回到眾星之巔,你也會受到獎勵,恐怕會激發你的血脈,比我們更早成為王者!你們也一起動手,把所有熊妖王的鎖鏈扯開!」

    就見四頭古妖王各顯其能,以很快的速度解救所有的熊妖王。

    很快,四頭古妖王和熊屠為首,帶著熊煞和熊崆等其他熊妖王游向人族所在的區域。

    熊屠先游向莫遙,大笑道:「我熊屠說話算話,說救你,一定救你!」說著去扯鎖鏈。

    莫遙眼中閃過感激之色,道:「多謝,此事老夫必將銘記五內!」

    「嗯!嗯……嗯?」

    熊屠兩條前腿的肌肉鼓起來,充滿了爆發力,似乎可以撕天裂地,但是,鎖鏈紋絲不動。

    熊屠又羞又惱,怒道:「老子就不信撕不開這條破鎖鏈!啊……」

    所有人看到,罪廳之中,一根銅柱前,一頭熊妖王大叫著拚命撕扯莫遙身上的鎖鏈。

    足足過了幾十息,眾人都看累了,那鎖鏈依舊沒有斷開。

    「該死的罪廳!」熊屠惱羞成怒,大罵一聲,望向四頭古妖王。

    「咳咳,四位殿下,可否幫小的一個忙?我實力欠缺,難以運用祖帝之力,拿這些鎖鏈毫無辦法。」熊屠請求道。

    「罷了,你畢竟是我古妖一族。這鎖鏈雖然不一般,但我們現在力量更進一層,兼之這些鎖鏈已經老化,哪怕沒有被祖帝之力腐蝕,也不是難事。我們去幫他。」

    四頭古妖王立刻來到莫遙身邊,就見它們周身妖氣縱橫,祖帝氣息四溢,一道道強大的力量侵入鎖鏈之中,等鎖鏈的表面的光芒消散,才用身體的力量去撕扯鎖鏈。

    咔嚓……咔嚓……

    不多時,莫遙身上的鎖鏈全部斷開。

    莫遙舉起雙手,仔細看了看傷痕纍纍的身體,無比激動。

    「終於脫身了,終於脫身了!」說完,手碰含湖貝,拿出一顆生身果,隨後就見他的身體很快結疤,但卻沒有立即長肉。

    「這是怎麼回事?為何生身果毫無用處?」莫遙急了。

    熊屠笑道:「莫大學士不必慌張。你的身體若只受普通力量傷害,一顆生身果自然可以恢復。但你不要忘了,這可是鎮罪殿,那些火焰的力量已經進入你身體每一處,區區生身果根本無法立即恢復。你不用急,再過幾年就可以復原。幸好只是鎮罪殿力量,若是被我們身上的祖帝之力侵入身體,除非有活著的祖帝親自出手拯救,否則任何神物都不能恢復傷勢,比如……我接下來就讓方運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我要慢慢用祖帝之力把他折磨死!」

    古猿王低聲道:「那方運終究是負岳一族,他現在對我們沒有威脅,殺他會不會過於殘忍?」

    古烏賊王陰笑道:「跟我們無關,是熊屠動手。我們只是沒有救他,並沒殺他。」

    其他三頭古妖王都知道烏賊一族與負岳一族關係不睦,便不再開口。

    「熊屠,你去折磨方運,我們救下這兩個大學士。」古烏賊王道。

    「好!」熊屠興沖沖游向方運。

    連平潮則忙道:「多謝諸位古妖王,救命之恩,必當沒齒難忘!」

    葉放歌譏笑道:「一路上方運不知道救了你多少次命,你現在卻對妖蠻卑躬屈膝,你根本不配當人族的大學士!」

    連平潮臉上浮現一抹潮紅,道:「老夫不與你爭論!不久之後,老夫就會返回血芒古地,統攝多座城市。至於你們,會死在這裡!再說一句,老夫並未逆種,在得知方虛聖的身份后,從來沒有想過殺他。我只是一直厭惡他而已!」

    「卑鄙小人,你就算活著離開鎮罪殿,也不得好死!」劉山阿怒罵。

    「隨你們罵。放心,你們幾人終究與我同生共死,回到血芒古地,你們的家人我會照顧!」連平潮眼中閃過一抹愧色。

    血芒古地的大學士一聽,敢怒不敢言,他們不怕死,但怕家人遭殃。

    孟靜業望著方運,嘆息道:「終究是遲了一步,終究是遲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