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湯劍秋嘿嘿笑道:「雲照塵,當年我想納你妹妹為小妾,你說我並非良配。等我回到血芒古地,挑選你漂亮的女兒孫女,統統納為我的妾室!哦,你有個兒媳婦很漂亮,不過她會很快守寡,然後成為我的小妾。」

    「湯劍秋,你若敢害我家人,老夫必將把你千刀萬剮!」雲照塵鬚髮怒張,這位年過五十的老人第一次如此瘋狂。

    衛皇安大罵:「湯劍秋,沒想到你竟然如此狼心狗肺!當年若不是雲照塵,我早就斬你於癸坡之下,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畜生!」

    湯劍秋哈哈一笑,怨毒地看著衛皇安,道:「你這個小賤種,明明比我們小很多,成就卻絲毫不弱於我等。等我回到血芒古地,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衛家所有男丁殺光,掛在城頭,然後把你衛家所有女子貶為奴隸,供我的屬下取樂。我要在你的靈堂上開無遮大會,讓你在地府看著我如何玩弄你們家族的女人!我要把當年你加在我身上的侮辱,千倍奉還!」

    「豬狗不如的畜生!我要殺了你!」衛皇安幾乎和雲照塵一樣發狂。

    「哈哈哈哈……」湯劍秋放聲大笑,笑聲里充滿了快意。

    莫遙緩緩道:「衛皇安,你放心,老夫不會動你家人,不過劍秋若對你家人出手,老夫也沒有辦法。所以,你好好死在我劍下吧,一了百了,不用再操心人世間的事。」

    「莫遙,熊屠,放我出來,我要殺了湯劍秋!放我出來!」衛皇安拚命掙扎,身上的傷口被鎖鏈刮開,鮮血直流。

    熊屠馬上就要衝到方運身邊,聽到叫聲后停下轉身。

    熊屠笑道:「衛皇安,你我鬥了那麼久,今天終於知道求我了?說實話,我其實更想把你大卸八塊,不過你很識相,當年我讓你給我個面子,你給了,所以我不會讓你難堪地死去。當然,更重要的是,方運可是虛聖,折磨堂堂虛聖,這是我祖輩都做不到的事情!虛聖的地位,和皇者相當,等於我親手殺了一頭妖皇,這對我妖族來說,是多麼無上的榮耀!」

    孟靜業卻道:「熊屠,你可要想清楚,妖皇為了方運而來,若是你殺了他,妖皇一定會找你算賬。你不要忘記了,方運身負星之王的力量,妖皇一定要親自殺死他才能獲取。如若被你得到或消散,你說妖皇會找誰?」

    熊屠愣住了。

    妖皇之名,哪怕在血芒古地也鼎鼎大名,那畢竟是妖界眾聖之下第一妖蠻。

    歷代妖皇,無一不是驚才絕艷之輩,不僅會被眾聖看重,甚至得妖界無上意志垂青,非比尋常。

    一些大學士這才明白為何妖皇要親自殺方運,原來是為了星之王的力量,那是妖祖為弟子遺留的恩賜。

    罪廳突然靜了下來,只剩下四頭古妖王幫湯劍秋和連平潮扯斷鎖鏈的聲音。由於兩個人的鎖鏈沒有被祖帝之力長久侵蝕,扯斷的過程並不很快。

    過了好一會兒,熊屠才兇狠一笑道:「誰會知道我殺了方運?就算知道,等妖皇來的時候,我可能已經離開血芒古地,進入眾星之巔。妖皇再厲害,又怎能跟我們古妖相提並論?得到星之王的力量,本王就相當於當年的妖皇,不久之後,必然能封聖!我現在更加想殺方運!」

    「那你殺吧!一旦你吸收了星之王的力量,妖皇必然能感應到,一定會降臨血芒古地殺了你,奪取星之王的力量!你若不怕死,就殺吧!」孟靜業道。

    曾越道:「這樣也好,讓妖皇為我們報仇。世事難料啊,妖族為人族報了仇。」

    熊屠懸在水中,猶豫起來。

    一些人族大學士相互看了看,默不作聲,孟靜業等人明顯是在唬騙熊屠,如果能唬住他最好,能留方運一條命,若是騙不成,也等於拖延點時間,或許還有一絲機會。

    四頭古妖王已經扯斷連平潮和湯劍秋身上的鎖鏈,一起看著熊屠,過了一會兒,古虎王不耐煩道:「你愣著做什麼?還殺不殺方運?若不殺我們馬上去正殿。你難道沒有感應到正殿有奇異的波動?連飛來的祖帝之力都開始減少。」

    「啊?是嗎?」熊屠急忙望向正殿的方向,那裡被牆壁擋住,他什麼都感應不到。

    「快點吧。」古烏賊王露出不耐煩的神色。

    熊屠猶豫數息,一咬牙,道:「老子乃是妖王,乃是祖帝熊犴一脈,相當於妖界的祖神一族,他妖皇算個什麼?老子今天就要殺了方運!」

    熊屠喊完,猛地沖向方運,不等眾人反應過來,就見他的前掌彈出鋒利的熊爪,用力一揮,就見熊爪如劍光閃過,血光迸濺,方運的左腿飛出去。

    血光之中,隱隱有黑色的祖帝之力!

    「嘶……」

    方運死死咬著牙,口中倒吸著涼氣,身形微晃,目光有些渙散,臉色越發慘白。

    祖帝之力形成的黑霧腐蝕方運的傷口,讓傷口始終無法癒合,不停流血。

    衛皇安驚叫道:「不好!他撐不住了!」

    「熊屠,住手!」雲照塵大喊。

    「方運不知道在參悟什麼,身體雖然傷勢不如我們嚴重,可生命力一直在透支,總體的傷勢比我們都嚴重,現在突然被砍掉一條腿,換誰也撐不住!」

    熊屠哈哈大笑,伸出熊掌,用一根尖銳的熊爪抵在方運的肩膀,然後緩緩刺入,看著鮮血溢出,露出暢快的笑容。

    方運後背抵在銅柱之上,歪著頭,凌亂的頭髮遮住半張臉,另半張臉上浮現痛苦之色。

    「偉大的方虛聖,我現在還配不配要你的面子?嗯?說啊?你當時不是很高傲嗎?在本王面前裝腔作勢,想讓本王成為血芒古地的笑柄?你做不到!十個你加一起都做不到!這血芒古地,天大地大,我熊屠最大!說!本王配不配要你給一個面子?」

    熊屠居高臨下看著方運,目光愈加兇悍。

    「你不配!」方運的聲音很輕,但卻和第一次對熊屠說的時候一樣,無比堅定。

    熊屠突然再揮動手掌,鋒利的爪尖掠過方運的右腿,就聽嗤的一聲,方運的右腿應聲飛出。

    血染罪廳。

    熊屠面帶猙獰的笑容,低頭看著方運,瞪著通紅的眼睛大吼:「你再說一遍,我配不配!本王配不配?你只要敢再說一個『不』字,本王就切斷你一條手臂!」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