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輕輕抬起頭,臉上浮現淡淡的輕蔑之色,目光穿過散落的頭髮,直視熊屠的雙眼。

    「你永遠都不配得到我的面子。」方運的語氣充滿了譏誚。

    熊屠憤怒了,不僅僅因為方運的話而憤怒,更因為方運的雙眼中沒有絲毫的恐懼,只有最純粹的蔑視。

    「你!死!定!了!」

    熊屠咬牙切齒一揮熊掌,鋒利的爪子切斷方運的左臂。

    方運悶哼一聲,無畏地看著熊屠,目光沒有絲毫的變化。

    熊屠緩緩舉起熊掌,道:「下一次,我會把你另一條手臂切斷,再下一次,就是你的脖子!不對……你想激怒我,讓我給你一個痛快?你錯了!」

    熊屠露出鋒利的牙齒,繼續道:「我會慢慢折磨你。你有沒有發現你的傷口難以癒合,還在流血?對,這種力量來源於我身上的祖帝之力,當然,這並不是真正的祖帝力量,只能算是祖帝的氣息,而且是死去的祖帝氣息,不過,折磨你足夠了!你哪怕吃下無數的神物,也無法讓傷勢復原!我……」

    「轟……」

    巨大的聲音從正殿方向傳來,整座大殿突然晃動一下,猶如地震。

    「怎麼回事?」熊屠望向四頭古妖王。

    古烏賊王面色一變大聲道:「馬上去正殿,不要耽誤時間!」說完就帶領其他妖族一起游向罪廳的一道側門。

    熊屠忙道:「可是我還要殺方運,能不能給我一刻鐘……不,只要半刻鐘。」

    古烏賊王恨鐵不成鋼地道:「等得到祖帝遺寶再殺他不遲!到時候我給你一天的時間!不想等你現在就殺了他!你們所有人都跟來,包括那三個人族!」

    熊屠看了看方運,罵道:「你以為我會讓你痛快去死?別做夢了!等我回來一定要折磨你!」

    熊屠說完轉身游去,同時驅趕莫遙、湯劍秋和連平潮一起沖向側門。莫遙三人神色變幻,滿面愁容,卻不敢有異動。

    等所有人進入側門后,罪廳又變得悄無聲息。

    「唉……」雲照塵長長一嘆。

    衛皇安道:「方虛聖,你身體怎麼樣了?」

    眾多大學士關切地看著方運,兩腿和左臂的傷口依舊在向外滲血,若非方運身體強大,早就死於失血過多。

    此刻的方運面如石灰,白得可怕,一些地方甚至發青,猶如死屍一般。

    「我……快要參悟透了,最多一個時辰!」方運說完,再一次閉上眼,呼吸變得極為微弱。

    「我們……如何是好?」丘猛嘆氣道。

    「還能如何?只能靜靜等待吧。鎮罪正殿中必然有大量的戰像把守,熊屠手中的龍符對正殿的戰像未必有用。」衛皇安道。

    「但四頭古妖王已經今非昔比,哪怕有血芒之力的壓制,他們身上的祖帝之力也會讓他們實力大增,就算面對金甲戰像也能以一敵多。」雲照塵道。

    「唉,只能等方虛聖了。只是不知道他在參悟什麼。」

    鯊燈大喊道:「我知道,他一定在參悟龍族碑文!貝族把所有的龍族碑文都給了他。」

    雲照塵雙目一亮,道:「真有可能。方虛聖在偏殿得到龍族碑文後,就可以命令那些戰像,在鎮罪殿中來去自如。」

    「他還能打開普通囚牢的牢門。」衛皇安道。

    「或許……我們真的有希望。」孟靜業道。

    「我相信方虛聖!他一定可以做到!」曾越道。

    「他是方運,是方全甲,是方文霸!一定可以做到!」孟靜業點頭道。

    「哦?方全甲?是指科舉的童生還是秀才?」

    「從童生到秀才,到舉人,再到進士,每一科的評等全部都是甲!」孟靜業道。

    「你們聖元大陸人開玩笑的時候都這般嚴肅?」衛皇安笑起來,但笑到一半僵住,因為所有聖元大陸的大學士都很認真。

    罪廳因此平靜了好一陣。

    雲照塵嘆道:「沒想到這個方運身上藏著如此多的秘密,老夫越發感到我們如同井底之蛙。」

    衛皇安還是不相信,一雙明亮的紫色眼睛不斷打量眾人,道:「我借用方虛聖的一句話,別鬧。你們不會說真的吧?」

    「不僅是真的,這兩年中,他在《聖道》刊發的詩詞文章,已經近百!」

    「啊?」

    「啊?」

    罪廳內接連不斷響起驚呼聲和疑問聲,血芒古地的大學士們全都目光痴傻,好像失去了思考能力。

    雲照塵道:「你們能不能把方運的事迹詳細告訴我等?反正我們即將駕鶴西去,臨死前不如弄清楚他是一個怎樣的人。」

    「唉……是啊,反正都要死了。」

    孟靜業道:「那老夫就講述方虛聖的事迹,若是有什麼遺漏,其他大學士請補充。方虛聖小時候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在『悟道河』邊學習與思索,當然,那時候還不叫悟道河……」

    孟靜業如同講述歷史故事的老先生一樣,把有關方運的事迹娓娓道來,偶爾有其他大學士插嘴,補充一些孟靜業不知道的事情。

    從頭到尾,血芒古地的大學士們的表情基本都是張大嘴、再張大嘴,睜大眼,再睜大眼。

    等孟靜業講完方運的事,罪廳里鴉雀無聲。

    衛皇安嘆息道:「聖元大陸有奸佞啊!用方虛聖那副對聯改一改,就是『聖院有幸埋忠骨,人族無辜出佞臣』。有些人,太過分了!若我是聖元大陸人,一旦方虛聖死於血芒古地,我必然殺向雷家或宗家。捨生取義,更待何時?」

    「我在聽的時候,就忍不住要殺人!」雲照塵怒道。

    「你們聖元大陸,和我們血芒古地沒什麼兩樣。」丘猛怒視聖元大陸的大學士。

    眾多聖元大陸的大學士面上無光,孟靜業無奈道:「這都是沒辦法的事。除非兩界山被攻破,否則人族只要有喘息之機,就會你爭奪我。這是人族的天性。但是,一旦人族有莫大的危機,我相信所有人都會擰成一股繩,戰勝一切來犯之敵!」

    「希望方虛聖不要死在這裡,否則,聖院必然會挖地三尺尋找事情真相,無論怎樣,對血芒古地都不是一件好事。」衛皇安道。

    曾越道:「我更不希望看到方運死。臨行前老夫聽說過,已經有不少讀書人在暗中串聯,一旦方運死於血芒古地,那些讀書人就開始暗殺雷家、宗家、司馬家或谷家等家族的人,因為他們曾經想加害方運。」

    「方虛聖若亡,則景國左相柳山必死無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