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柳山早就該死!」衛皇安道。

    許多血芒古地的大學士也一起點頭,雖然他們剛剛聽說過柳山的事,但已經對他恨之入骨。

    雲照塵嘆息道:「可惜啊,若能活著出去,我們必然會進入聖元大陸,幫助方虛聖,掃滅宵小!」

    「天誅柳山!」

    孟靜業與曾越相視一眼,輕輕搖頭。

    「你們太小看柳山了,他能被宗聖收為弟子,能成為景國第一官員,並非僥倖。他能在方運如日中天的時候隱忍,就能在方運勢弱時發動致命的一擊!更何況,他背後有宗聖,根本無人能殺得了他。另外,柳山在景國官場沉浮多年,對雜家聖道領悟之深還要超過許多大儒。當年,柳山也是有希望入選四大才子的人物啊。」孟靜業道。

    曾越緩緩道:「柳山可是曾經的翰林八俊。當年,柳山主動上書聖院,不想入選那一代的四大才子。你們可以輕視左相,但不能小看半聖的眼光。」

    「你們看方虛聖……」

    眾人急忙去看方運,許多大學士因為扭動的幅度過於大牽動傷口,卻無人喊疼,全都目不轉睛盯著方運。

    就見方運周身的海水正在緩緩地涌動,明明涌動的幅度很小,卻形成宏大的潮聲。

    慢慢地,整座罪廳的水都被帶動起來,整座罪廳彷彿位於驚濤海浪之下,隨時可能爆發未知的災難。

    方運一直低著頭,和之前比沒有絲毫的變化。

    「方……方虛聖這是要做什麼?」

    「不清楚,他才氣和我們一樣,已經被封禁,怎能引動整座罪廳的海水?」

    「文星龍爵殿下自然非同一般!」鯊燈忙拍了一記馬屁。

    罪廳的水晃動越來越大,許多大學士竟然被帶動,導致鎖鏈嘩嘩作響。

    在眾人的注視下,方運的頭髮在水中輕輕飄起,而方運緩緩抬起頭,身體挺直,鎖鏈將他捆綁得更緊。

    方運依舊閉著眼睛。

    但是,他的雙眼中泛著金色的光芒,越來越亮。

    「他的眼中,藏著兩顆小太陽嗎?」雲照塵喃喃自語。

    慢慢地,方運的眼皮已經遮擋不住金光,少許金光外泄,為附近的水染上金色的光芒,美不勝收。

    透過眼皮,眾人好似看到兩頭小金龍在他眼中遊動。

    被囚禁的水妖嚇得瑟瑟發抖。

    慢慢地,海水平息,方運漂浮的頭髮也緩緩下落。

    「難道失敗了嗎?」一位大學士露出失望之色。

    方運懸浮在鎖鏈與銅柱之間,一動也不動。

    突然,鎮罪正殿中傳來轟隆隆的聲音,如同地下有滾雷炸響,連綿不斷。

    「妖族一定在正殿中大戰,我們還有機會!」

    「方虛聖一定在參悟龍族了不起的碑文,一定可以助我們脫困!」

    「你們看,方虛聖的右手動了!」

    所有人立刻盯著方運的右手,就見五根指頭突然動了動。

    方運睜開雙目。

    海中升旭日,金光照萬里。

    所有大學士本能地閉上雙眼,每個人都彷彿看到兩輪朝陽躍出海面,照耀萬界。

    過了一會兒,陽光稍稍變淡,眾人這才睜開眼睛,而因為被過度照射,前方一片紅艷艷,模糊不清,只能看到方運雙目中好像蘊藏著兩顆太陽,金光萬丈。

    此刻的方運,猶如創造光明、分割黑暗的神靈,又好似腹藏滅世的怒火,為凈化萬界而來。

    方運身下源源不斷浮現金色的圓環,又不斷放大擴散,浩瀚的龍族威壓向四面八方散播。

    罪廳是龍族所建,牆壁屋頂上有數不清的龍族雕塑、壁畫或刻痕,但此時此刻,那些龍形物品好像有了魂魄似的,一條條半透明的龍離開它們的身體,在水中遊動。

    漫天龍舞。

    突然,一條巨大的金色蟠龍出現在方運上空,這蟠龍全身放射出無窮量的金光,威嚴的雙目掃視罪廳,猶如鎮罪之主在巡察。

    「哤喤!」

    方運突然張開口,發出眾人完全聽不懂的聲音。

    一切異象消失。

    罪廳瞬間恢復平靜,還是一座充滿海水的大殿,到處林立著銅柱,銅柱上捆綁著鎖鏈。

    就見方運身上的鎖鏈突然浮現數不清的銹跡,隨後銹跡與鎖鏈緩緩剝落,如同被風化的岩石一樣,緩緩融入水中。

    方運身上的鎖鏈全部消失,雙目中的光芒也緩緩消散,露出一雙布滿紅色裂痕的雙目,紅色裂痕深處,隱隱有極淺的金光。

    「成功了?」衛皇安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

    「成功了!」眾多大學士異口同聲道,每個人的臉上都有洋溢著喜悅的笑容。

    但是,方運懸浮在水中,異常平靜,臉上沒有絲毫的笑容,表情平平淡淡,好似從進入罪廳到現在,什麼也沒有發生。

    所有大學士面色一暗。

    孟靜業道:「方虛聖,您不要怕,只要我們離開鎮罪殿,回到聖元大陸,眾聖一定會救治您。不過是斷腿斷手臂而已,對眾聖來說微不足道。」

    「是啊,完全不用在乎。」

    方運面無表情,緩緩道:「我的傷勢我自己清楚,祖帝之力已經侵入我的身體,哪怕這些力量被驅散,也已經對我身體造成無法修復的損失,那種層次的力量,不能只看表面。」

    眾人沉默,每個人都很清楚,祖帝之力絕非表面看上去那般簡單,更何況方運的雙眼布滿裂痕,恐怕文宮已經受損,過不了幾天就會死亡。

    方運平靜地看著眾人,道:「不管其他,我只問你們,可願意隨我去鎮罪正殿,與妖族一戰?」

    罪廳出現短暫的寂靜。

    「在下願往!」衛皇安大聲道。

    「老夫願往!」孟靜業道。

    「願往!」

    ……

    眾多大學士陸續發出自己的聲音,他們明明多日未進食,天天遭受刑罰,身體殘破不堪,如風中殘燭,但是,每個人的話語都強而有力,每個人的聲音都如鍾如鼓,錚錚作響。

    方運嘴角浮現淺淺的笑意,望向兩個曾經與莫遙合作的大學士,問:「孫大學士,何大學士,你們面對的,可能是莫遙。」

    「老夫是人族!」

    「何某非逆種!」

    兩人的話語擲地有聲。

    「好!這才是我血芒古地的大學士!」衛皇安道。

    方運點點頭,道:「那我們攜手並肩,除妖族,滅逆種!開!」

    方運一聲令下,所有的鎖鏈嘩啦啦斷開,每個人都恢復了自由,在才氣的作用下,他們的身體迅速癒合。

    但是,每個人身上都坑坑窪窪,不知道少了多少肉。

    一張水王座浮現罪廳之中,方運緩緩坐下。

    水王座的椅背上,兩條水龍形成雙龍戲珠之勢,拱衛方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