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頭被罪龜囚車束縛的妖族急忙游過來。

    「殿下,我們隨您戰古妖!」鯊燈道。

    龜妖王道:「陛下,我為您開路。我們龜族擁有萬界最硬的外殼!」

    方運輕輕點頭,道:「我現在賜予你們各一滴聖血,並任命你們為我的龍宮侍衛,正式脫身入龍族行列!」

    方運說完,無形的元氣瘋狂湧入四頭水妖的體內,每頭水妖的身體出現明顯的變化。

    龜妖王的貝殼更加明亮,也厚了足足一寸,而旗魚妖王身形多出一丈,魚鱗更加堅硬,鯊燈與貝妖侯只是身形擴大,不如兩頭妖王的變化明顯。

    「多謝文星龍爵殿下!」

    方運說著,把四滴水族妖聖的聖血分別拋入四頭妖族的口中。

    四頭水妖立刻吞食聖血,全身半聖氣息鼓盪,力量節節攀升。

    「最多十天,我就可晉陞大妖王!」旗魚妖王興奮地大叫。

    那些大學士羨慕地看著四頭妖族,他們全副家當加一起,也換不來一滴聖血,不過現在要和古妖王戰鬥,這四頭妖族很重要,給他們聖血,或許等於給自己一條命。

    方運望向那些大學士,道:「我封虛聖之時,許多世家送了生身果,諸位雖有傷,但半顆生身果即可治癒,你們每兩人同吃一顆生身果,先治癒身體再戰鬥。」

    方運說著,從吞海貝中拿出一顆又一顆生身果,用水流推動到眾多大學士面前,然後自己也吃了一顆,止住傷勢,可血肉都沒有迅速恢復。

    反觀其他大學士,身上的血肉正在不斷蠕動,以極快的速度癒合。

    方運看著這些興高采烈的大學士,心中暗暗嘆氣。

    就在剛才神入文宮的時候,方運發現自己的文宮外多出一層淡淡的黑氣,正是祖帝氣息,文宮蟠龍雖強,卻阻止不了這種力量,這種力量正在慢慢侵蝕文宮牆壁。

    方運的文宮牆壁十分結實,至今都沒有被祖帝氣息穿透。但是,那些祖帝氣息已經對文宮造成了永久性的損傷,非常難以治癒,除非尋找到半聖故居,憑藉裡面積累多年的聖力才能慢慢恢復。

    「我會讓你們付出萬倍的代價!」

    方運在心中發誓。

    衛皇安游過來,關切地打量著方運,低聲問:「方虛聖,您的身體還能撐住嗎?」

    「至少可以撐到他們倒下!」方運道。

    「好吧,不過……我們如何戰勝那四頭古妖王?」衛皇安眉頭緊緊皺起。

    眾多大學士集中到一起,正在消化生身果,聽到衛皇安的聲音后,鴉雀無聲。

    方運微微一笑,道:「要怪,只怪他們太蠢了!若是不傷我,哪怕我脫困也只能一走了之,絕不會涉足正殿,畢竟他們太強大。但現在,只要進入正殿,見到祖帝氣息的源頭,我就有辦法削弱他們!」

    雲照塵問:「有幾成的把握戰勝他們?」

    方運道:「原本只有一成的把握,但現在有五成的把握!」

    許多大學士皺起眉頭,這個把握並不算高。

    方運慢慢挺直脊樑,抬高頭顱,道:「是的,五成的把握很低,但你們不要忘記,一旦他們得到祖帝遺寶,不要說鎮罪殿,甚至整座血芒古地都是他們的囊中之物!我們連一成的把握都沒有!我方運,可以戰死,但絕不做人奴!」

    「對,不做人奴!」

    「不做人奴!」

    所有大學士慢慢挺直脊樑,抬高頭顱。

    「我們去正殿!」

    四頭水妖打前鋒,所有大學士擋在方運身前,讓方運坐在最後,一起向前方游去。

    孟靜業拿出一方硯台,利用水流送到方運身前,道:「方虛聖,這是一件防護聖氣文寶,承載半聖力量,威力遠遠強於普通的大儒防護戰詩詞,形成的寶塔足以保證您的安全。這方聖氣硯台給您,一旦遇到危險,就交給離你最近的大學士,讓他釋放出裡面的力量。」

    「我……」

    孟靜業道:「您什麼都不要說,我們理當遵循死亡階梯。」

    聽到「死亡階梯」四個字,方運鼻子一酸,想起在三谷連戰中前赴後繼的大學士們,緊緊咬著牙,接過那方硯台。

    許多大學士身體一震,但什麼都沒有說。

    衛皇安微笑道:「我們雖是血芒古地之人,但今日,也當遵循死亡階梯。諸位血芒古地的大學士,若有人必須就義,我當第一個吧。」

    雲照塵搖頭道:「你是血芒第一大學士,又比我們年輕,前途無量,按照死亡階梯的規矩,你應該排在後面。我當第一個吧,你們不要勸了。若是我死了,請幫我殺了湯劍秋那個畜生!」

    「你放心,湯劍秋必須死!」孟靜業道。

    方運的目光一一掠過他們的面龐。

    六位聖元大陸的大學士,十一位血芒古地的大學士,加上自己和四頭水妖,在數量上與敵人持平,但是,對方有四頭古妖王,這是巨大的劣勢。

    如果不受血芒之力壓制,每一頭古妖王都相當於祖神一族的妖蠻,而且在力量和身體方面,甚至要勝過!若是晉陞王者,成為百帝部落,還要力壓普通的祖神一族的妖蠻王者!

    古妖唯一的缺陷便是數量少,百帝部落的古妖更稀少。

    很快,所有人來到側門,側門關閉著。

    前面的人扭頭看向方運。

    方運緩緩道:「過了這扇門,我們將經歷一場決定自己與整座血芒古地生死的戰鬥。我們,人人帶傷,而我甚至只剩一條手臂,坐都坐不穩,只靠水王座支撐。你們,遭遇刑罰折磨,實力只有平時的七成。但是,那些古妖王,那些熊妖王,擁有強大的力量。誰後悔,可以站在這裡,等待最後的結果。膽怯並不可恥,尤其在力量相差懸殊的情況下。」

    衛皇安微笑道:「我從小就怕死,我從小就喜歡吃喝玩樂麻痹自己,因為我不想上戰場與可怕的熊妖死戰。直到有一天,我第一次進入熊族部落。我看到人族的女子被切斷四肢,被捆在帳篷中,甚至連舌頭都被割掉,她們看到我,沒有任何反應,甚至連求死都做不到。於是,我親手殺死她們每一人,我把殺她們的罪孽背在我身上,然後我發誓,要用妖族的血洗清我身上的罪孽!所以,每攻入一個妖族部落,我身上的罪孽就多一分,我需要的妖族之血也隨之多一分!所以,我要重走先祖之路,屠光妖蠻!所以,我不會站在門后等待!」

    「不做人奴!」方運的喉嚨里滾動著雷鳴般的聲音。

    「不做人奴!」

    .

    .

    小三更。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