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側門前,眾人開始準備,大學士們陸續使用各種可以持續存在的戰詩,比如增護詩、疾行詩等等,然後把所有要準備的東西準備好。

    方運在這種時候沒有藏私,贈給每人兩張聖頁,同時詢問眾大學士,得知曾越竟然會一首四境戰詩,而衛皇安年紀輕輕就把《大風歌》練到了四境,於是給兩人各一滴聖血。

    方運一聲令下,罪廳的側門轟隆隆地打開,與鎮罪正殿貫通。

    前方水光閃爍,一半金光閃閃,一半灰濛濛,彷彿是兩個世界的交界處。

    「準備好!」方運說完,眾人陸續通過側門,正式進入鎮罪正殿

    眾人感覺自己如同螞蟻進入了富麗堂皇的龍宮之中。

    前方有一根巨大的柱子,紅得鮮艷奪目,盤在柱子上的金龍散發著明亮的金光。

    盤龍柱直徑超過十丈,十幾人無法合抱,而盤龍柱在水中直上,隱沒於宮殿穹頂。

    眾人向深處望去,就見每隔數百丈,就有一根相同的盤龍柱,一直深入大殿的盡頭,共有八十八根,而在對麵灰蒙蒙的水中,有同樣的八十八根盤龍柱相互對應。

    其中有幾根盤龍柱上,有血色鎖鏈環繞,捆綁著幾具巨大的屍體,每一具屍體都如同一座小山屹立在盤龍柱下,有百丈之高的巨大龜殼,龜殼處處殘破,還有千丈之高的魚形巨妖,巨妖身上的鱗片如同明月一樣皎潔。

    哪怕這些巨妖已經是屍體,依然散發著尊貴不可侵犯的氣息,讓人望而卻步。

    由於被眾多的盤龍柱遮擋,眾人根本看不到宮殿深處有什麼,於是眾人從兩根盤龍柱之間穿過,來到鎮罪正殿中間的御道邊緣。

    御道用不知名的玉石鋪就,散發著令人心神安寧的光芒,這裡只有鎮罪殿之主正式進入或出行的時候才能踏足的道路,其他人只能走在御道兩側。

    眾人順著御道向正殿的深處看去。

    就見鎮罪正殿深處的左側,有一團數百丈的金光,而在金光的對面,則是一團同樣大小的黑霧。

    金光明亮清澈,看似比月光更柔和,眾人想要仔細去看。

    所有人眼前突然一陣恍惚,只覺前方出現一顆碩大無朋的太陽,太陽散發著無盡的光芒,落在人身上,猶如春日。

    突然,一把不知其長、不知其寬的巨刃自天而降,那巨刃明明通體呈金色,卻又泛著血色的光芒,隨後如同利刃切割豆腐一般,切開天空的太陽。

    太陽崩毀,天火四散。

    天地燃燒,而巨刃不滅。

    下一刻,巨刃輕動,於萬火之中升騰,欲滅世!

    所有人心中升起前所未有的恐懼,每個人都感受到那巨刃的滅世之威,甚至覺得自己的魂魄也即將隨之崩塌。

    與此同時,半個天空被邪異的黑霧籠罩,一頭遠比太陽更加龐大的黑色巨影降臨。

    那黑影的外形是一頭比一界更龐大的巨熊,它彷彿奪星空之靈粹、攜無上之天威,伸出覆蓋蒼天的巨掌,猶如磨滅天地之輪盤,鎮壓巨刃!

    轟……

    天地崩塌,神光閃爍,所有人身體突然猛地一震,連連後退,氣血翻騰,頭暈目眩。

    「我的文宮好似狂風暴雨中的小船!」

    「我感到自己在巨人的手掌上,被拋來拋去。」

    「不要去看那金光和黑霧!若所料不錯,那金光就是傳說中的斬龍刀碎片,而那黑霧則是祖帝遺寶!」

    無論是大學士還是四頭水妖,全力壓制身體的不適,根本不敢再去看兩件至寶。

    唯獨方運依舊端坐水王座,自始至終都無比平靜,看到了眾人看到的一切,身體卻一切如常,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在參悟龍族碑文的時候,我隱隱有種感覺,鎮罪正殿似乎有冥冥的力量在引導我,就是這金光,或者說,斬龍刀碎片。只是……」

    方運望向那巨大的黑色霧氣,別人看不到,但在他眼裡,那是一隻巨大的熊頭!

    祖帝熊犴。

    《古妖史》若是寫到浩劫之戰,寫到祖帝聯手鎮龍城,那麼必定有這位熊犴陛下。

    古妖傳承中,至今還有熊犴被斬龍台斬斷頭顱后,以無頭之軀攻入龍城的畫面,那威如岳海的背影如不朽的樂章,在萬界生靈中傳唱。

    方運微微低下頭,以百帝部落、負岳一族的獨特的方式向熊犴致敬,禮節之標準,遠超當今任何古妖。

    方運獲得的傳承不是最多的,也不是最強的,但奇書天地中的傳承是最細緻的。

    方運身上的祖帝氣息悄然散逸,向熊犴頭顱方向流動。

    但是,祖帝氣息對方運造成的傷害卻無法痊癒。

    生身果竟然不能讓方運恢復一寸血肉。

    數百丈長的金光與黑霧依舊懸浮在天空。

    斬龍刀碎片周身不斷外放一條條金色的光帶,猶如一條條錦緞在天空飛舞,而那熊犴頭顱在形成大團的黑霧,不斷阻擋光帶。

    在兩種力量的下方,四頭古妖正分列四方,把全身的力量注入一隻血色水晶頭顱中,頭顱的眼眶中燃燒著紅與黑的火焰,那火焰中彷彿蘊含污染一界的邪力。

    「不好,方運他們來了!」莫遙如同被踩到尾巴的野貓一樣,瞬間炸毛。

    「什麼?」

    四頭古妖王和所有的熊妖王身體一顫,齊齊扭頭。

    血色水晶頭顱輕輕一顫,差點掉落。

    「熊屠,你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蠢貨!你為何不殺了他!為何不殺了他!」古猿王氣得發瘋。

    熊屠苦著臉道:「我其實也想殺他,可最後不知為何,我總覺得殺了他會便宜他,一點都不急著殺他。這不能怪我,你們也在一旁,你們也沒勸我殺他。」

    古烏賊王突然道:「不可能,我怎會那般蠢?我一定會先殺了所有的大學士以免後患,除非……」

    古象王恍然大悟道:「祖帝氣息賜予我們力量,這斬龍刀碎片卻在不知不覺中讓我等放棄殺死方運。之前正殿的響動,根本就是斬龍刀碎片故意而為!」

    古烏賊王點點頭,道:「斬龍刀畢竟是至寶的一部分,斬龍台鼎盛時期,壓得所有先祖抬不起頭,影響我等實屬正常。我們不要自怨自艾,這件事情已經過去,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把所有的力量注入水晶血顱之中,喚醒熊犴陛下最深處的意志,鎮壓斬龍刀碎片,回歸眾星之巔!」

    .
最近更新小說